这美丽的萌物,咋就成了祸害?

作者:秦彧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7-20

那些入侵植物,模样娇艳,却让人又爱又恨。

  这个夏天的7月,一个叫水白菜的家伙摊上大事儿了!根据有关新闻的报道,无数水白菜突然现身于长江重庆江段,大片江面顿时变成了水上大草原。为了重现长江的洁净,辛苦的清漂工人每天都要打捞上百吨水白菜!

 新闻截图

新闻截图(来源见图片)

 

    浩浩荡荡的水白菜大军确实令人触目惊心,难怪及时露脸的专家们,异口同声地把它们称为最危险的入侵植物。不过……水白菜到底是什么东东?它们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

 

  大薸:伦家是靠颜值来到中国滴……

  虽然长得蛮有菜相,水白菜可不是白菜家族里的问题儿童。水白菜的植物学名字是大薸(读音同“瓢”),与同属天南星科的海芋、马蹄莲之流算是远亲。身为一种草本漂浮植物,大薸并不将发达的须根扎入泥底,而是凭借长满软毛的叶片随波逐流,小日子过得很是优哉游哉。

  1

  大薸:感觉自己萌萌哒!(图片来源: Commons. wikipedia.org)  

 

  通常认为大薸的家乡是非洲或南美的热带湖泊,不过它们早已经遍布全世界温暖地区的各种水域。说起来或许有人不信,如今不受欢迎的大薸,当年居然是被人们当宝一样请来的观赏植物!

  大薸的白色小花并不起眼,叶片簇生的俏丽外形却神似一朵碧绿的莲花。荡漾于水面之上很是风姿绰约,大薸因此还有着“水浮莲”、“水芙蓉”等诸多雅称。无论是用来装点水族箱,或是成片种植于河湖池沼,绿意盎然的大薸均赏心悦目。来到中国之后的几百年间,大薸一度成为广受追捧的水景萌物,同时还被视为优良的绿肥和饲料。

  2

  雌雄异株的大薸,拥有并不起眼的白色小花。图中为雌花(图片来源: Commons. wikipedia.org)

  3

  大薸:我们像那莲花朵朵开……(图片来源:www.florum.fr

  

  大薸:长得快真的不赖我啊……

  然而,人们对于大薸的真正力量简直一无所知!看似柔弱的大薸有着近乎变态的繁殖速度,它们既可以用种子传宗接代,也能够在平卧水面的匍匐茎上分生出新的个体。在适合生长的盛夏高温季节,一株大薸母体在10天内就能变成七八株,一个月就能增殖出60株以上!

  有了比肩孙悟空的分身术,只要气候适宜并且水体肥沃,野蛮生长的大薸分分钟就能占据整片水面。如此一来,它们不仅使得其他水生植物无处容身,还密不透风地隔绝了水体和空气,使得鱼类等水生动物缺氧窒息而死。大薸在秋季的集中凋零腐烂,更是会造成水质的直线下降。

  4

  红耳龟:人类,我们有一个大问题!大薸长满了池塘,大家完全迷路了!

  人类:入侵物种何必为难入侵物种……

  (图片来源: Commons. wikipedia.org)

  

  更加糟糕的是,大薸非常善于扩张自己的地盘。它们或者沿着各种水道不断蔓延,或是借助泛滥的洪水四处飘荡,一旦抵达新的水面便会长得满坑满谷。和今夏的长江重庆段一样,我国西南的滇池、万峰湖也曾经饱受大薸灾害性爆发之苦。在我国南方的很多地方,铺天盖地的大薸军团甚至时常阻塞航道。大薸这种曾经的小萌物,早已变身为江湖中的大麻烦,“荣幸”地入围了中国第二批外来入侵物种名单。

  

  大薸:给点活路行不行?

  由于不耐严寒,大薸只能在我国黄河以南地区捣乱。对付大薸泛滥成灾的最好方法,及时的人工打捞暂时还是不二之选。引入专吃大薸叶片的天敌昆虫,在未来也是一个可行的生物防治战术。

  5

  水芙蓉夜蛾幼虫:别看俺们长得怪,吃起大薸那叫快!

  (图片来源:whatisthemoth.blogspot.com)

  

  其实,生命力强韧的大薸并非一无是处。生长迅速的它们需要大量养分,净化富营养化水体的效果相当不错。大薸还善于吸收水中的金属离子,用于治理受到重金属污染的废水也是极好的。只要小心不让它们“越狱”,颜值颇高的大薸不仅可以继续卖萌,还会成为我们改善水环境的好帮手。

  6

  没有天生邪恶的植物,只是我们为它们安排了错误的地方

  (图片来源:florawww.eeb.uconn.edu)

 

     除了大薸,我们身边还潜伏着哪些长相可人,却又“入围”了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的植物呢?来,跟蝌蚪君一起,看图认一认吧!(以下图片,皆来源于“中国植物图像库”)

垂序商陆

垂序商陆

凤眼莲,俗名水葫芦

凤眼莲,俗名水葫芦

加拿大一枝黄花

加拿大一枝黄花

马缨丹

马缨丹

三叶鬼针草

三叶鬼针草

五爪金龙

五爪金龙

野燕麦

野燕麦

一年蓬

一年蓬 

0藿香蓟

藿香蓟

0小蓬草

小蓬草

圆叶牵牛

圆叶牵牛(最后这个,真的让人很意外……)

 

参考资料:

《中国植物志》第13卷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