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石油泄漏造成哪些危害?

作者:王五人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1-22

墨西哥石油泄露6年过去了,相关报道早已淡出人们视野,但环境危害却依然在悄无声息地弥漫……

  也许有些人已经淡忘了6年前发生在墨西哥钻井平台“深水地平线”的爆炸,其在87天内共泄露了7万立方米石油,5万吨气态烃类。该次泄露被认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漏油事故。

  而在政府、科学家等多方合作下,10%~29%泄漏的石油被化学消除,20%~25%蒸发或者溶解了,23%~27%在井口处回收后处理掉,但仍有12%~13%的泄露石油在自然环境中“作恶”。而它们很有可能会部分沉积在海底,或随水流到达海岸湿地处。当年就有大量的研究发现泄露石油弥漫在海面上甚至达到数公里之长,众多海洋生物如珊瑚甲鱼等受灾,飞翔在天空中的海鸟也不幸沾上粘稠的石油。

  而2016年11月的一项研究发现,除了海洋动物之外,泄露的石油或许已经进入了陆地食物链。让人不禁深思,时隔六年,新闻热度的消失并不能真正带走泄露石油的环境危害。

墨西哥石油泄漏,6年仍痛 图片

海滨沙鹀

  不过,研究人员怎么能确定进入陆地生物麻雀体内的石油就是那次泄露的石油呢?这就要说道研究人员使用的方法了——测定14C或13C的含量。这是因为石油来自古老的含碳化石,几乎不含放射性14C(14C的半衰期仅仅是短暂的5730年),而与海洋表面含碳物质相比,石油中稳定的13C含量也更少。这一点就可以让研究人员根据含碳物质中的13C和14C含量来判断这个物质来自哪里。该方法也被其它研究证实可行。而且在2010年,当石油泄露的时候就有研究通过测定稳定性13C含量,发现石油进入了浮游生物体内。而且结合了13C和14C的研究测定也发现泄露的石油沿着海洋食物链传递。

  但是,关于石油污染进入陆生生物体内的研究却一直未见报端。直到最近,路易安那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对一种陆地鸟类海滨沙鹀羽毛和胃内物质中碳的测定证实了泄露石油已经危及了高级陆生生物。海滨沙鹀是盐沼的标志性生物,不同于迁徙水鸟,海滨沙鹀会在海湾湿地中度过一生,因此这些小小的棕灰色鸟类被当作生态系统健康的标志。其成鸟和幼鸟摄食广泛,也会吃些海洋无脊椎动物。所以它们可能会受到泄漏的石油危害。该项调查结果就证明了泄露石油沿着食物链进入了高级的陆生生物。而且对该地多年的野外追踪调查也发现,与未受污染的地区相比,受石油污染地区的鸟类数量也在下降。除此以外,一些无脊椎动物如昆虫,蜘蛛等的种群数量也有所下降。海滨沙鹀的“爱屋”,互米花草、海滨盐草等植物数量也在下降。

  除了这种碳同位素含量测定,研究人员也发现了污染地鸟类体内的细胞色素P4501A的含量的增加。细胞色素P4501A表达的增加表明了其暴露于更高浓度的多环芳烃物质。而多环芳烃物质来源于石油。这也表明了泄露的石油对鸟类的毒害影响。不过,该次研究结论仅仅是基于10只海滨沙鹀,若想得到更加全面可靠的结论,还需进一步增加样本量。

  但仅仅是这十只可怜的海滨沙鹀也足够让我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墨西哥石油泄露事件距今已有6年,相关报道早已淡出人们视野,但环境危害却依然在悄无声息地弥漫……

 

参考文献:Bonisoli-Alquati, A.; Stouffer, P. C.; Turner, R. E.; Woltmann, S.; Taylor, S. S., Incorporation of Deepwater Horizon oil in a terrestrial bird. 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 2016, 11, (11), 114023.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