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黄雌黄

作者:马志飞来源:北京大学出版社发布时间:2017-05-31

鸳鸯矿物,相伴相生。

  《白蛇传》中,大家应该还记得这样一幕吧:五月初五端午节时,许仙听信法海,让白素贞误饮雄黄酒,结果让她现出了白蛇的原形,把许仙吓得昏死过去。

  这里面为什么要用到雄黄呢?自然界中不仅有雄黄,还有雌黄,难道天然产出的矿物还分雌雄公母吗?

雌黄与雄黄共生

雌黄与雄黄共生

 

  安能辨我是雄雌?

  雄黄和雌黄,都是砷的化合物,化学成分略有差异,雄黄的化学成分是硫化砷,化学式为AsS,而雌黄的化学成分是三硫化二砷,化学式为As2S3,但雄黄经过氧化可以变成雌黄。之所以有雄雌之说,源于我国古人对矿物的错误认识,最初发现雄黄的古人以为雄黄只出现在山的阳面,雌黄只出现在山的阴面,故而按照阴阳五行学说而将其分雄雌两种,现在看来,这并不准确。

  李时珍曾赞之曰:“造化有夫妇之道”,故而有“鸳鸯矿物”的说法。更让人觉得有趣的是,《本草图解》一书中如此写道:“妇人觉有孕,以雄黄二两,绛囊盛带之,可转女为男,以雌黄半两,素囊盛带之,可转男为女。”意思是这两种矿物具有转变胎儿性别的功效,当然,这是极其荒谬的。

  虽然它们是两种不同的矿物,但实际上,彼此经常共生在一起,形影不离。比如,有着1500多年开采历史的湖南石门界牌峪雄黄矿,这里既是雄黄产地,也是雌黄产地,被国际矿物界公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雄黄、雌黄晶体产地,有着“教科书式的标准矿物”之美誉。

橘红色雄黄与黄色雌黄共生

橘红色雄黄与黄色雌黄共生

  雄黄和雌黄的颜色十分特别,可称得上是地球上颜色最醒目的矿物之一,而且它们的硬度都很低,莫氏硬度仅为1.5~2.0,易于研磨,所以在历史上曾作为绘画、建筑用的彩色涂刷颜料,常常用在宫殿、庙宇等建筑之上。凭肉眼辨别二者,主要就是依靠颜色,雄黄晶体呈现出典型的橘红色,条痕(即矿物粉末的颜色)为浅橘红色,加热时产生的橙色、黄色烟雾浓而持久,而雌黄晶体则是柠檬黄色,条痕为鲜黄色,加热时烟雾较淡,以青烟和白烟为主。

  端午节的雄黄酒

  “唯有儿时不可忘,持艾簪蒲额头王。”在这样一句古诗中,作者所表达的意思是:忘不了小时候过端午节的情景,手持艾叶(多年生草本植物),头带菖蒲(多年生草本植物),额头上用雄黄酒写上一个大大的“王”字。这是我国南方过端午佳节时的传统习俗,大家都知道,端午节的来历与投身于汨罗江的诗人屈原有关,后人为了纪念屈原,就把家中的粽子拿出了投入江中,意思是让鱼吃了之后就不再咬屈原的尸体,还有人把雄黄酒倒入江中,目的是毒杀水中的蛟龙,保护屈原的尸体。大人们用雄黄在小孩子的额头上写上“王”字,意在驱避毒蛇害虫,保护孩子。

雌黄,柠檬黄色

  雄黄,又名“薰黄”“石黄”“鸡冠石”等,成书于西汉末年的医书《神农本草经》最早把矿物作为药剂,其中就包括雄黄,书中写到:“雄黄味苦平,主寒热、鼠瘘、恶疮、疽痔、死肌,杀精物、恶鬼、邪气、百虫毒,胜五兵。”由此可见,古人很早就已经知道,作为一种天然产出的矿物,雄黄具有解毒、杀虫、除恶疮的功效,可治疗疮痛、蛇虫咬伤、疟疾寒热等病症,现在的常见药牛黄解毒丸中也含有少量雄黄。

  但是,雄黄可以驱蛇的说法是真的吗?东晋道教学者、著名炼丹家、医药学家葛洪在《抱朴子》一书中写到:“昔圆丘多大蛇,又生好药,黄帝将登焉,广成子教之佩雄黄,而众蛇皆去。今带武都雄黄,色如鸡冠者五两以上,以入山林草木,则不畏蛇。蛇若中人,以少许雄黄末内疮中,亦登时愈也。”然而,现代人对这种说法提出了质疑。安徽省黄山市蛇类科学研究所的专家们做了几组实验,过程如下:

  第一组实验,是在蛇喜欢爬行的墙根处放上雄黄,选出四条蛇进行实验,分别是一条无毒的王锦蛇、两条有毒的五步蛇和一条有毒的眼镜蛇。结果发现:王锦蛇未改变行进路线,直接从雄黄上爬过去了;而一条五步蛇直接越过雄黄,另一条则绕开;眼镜蛇在雄黄面前停留片刻之后突然掉头爬走。

  第二组实验,是将沾过雄黄酒的小白鼠和未沾染雄黄酒的小白鼠分别放进蛇笼。结果发现,未沾染雄黄酒的小白鼠首先被蛇吃掉,浑身涂满了雄黄酒的小白鼠在几分钟后受到袭击,但蛇只咬了一口之后就松开了,而且一直张着大嘴仿佛受到了刺激。再次将一只沾过雄黄酒的小白鼠放入蛇笼中,其中的几条蛇先爬到小白鼠身边之后并未进行攻击,可几分钟之后一条蛇按捺不住直接将其死死咬住。

  通过实验得出的结论是:蛇类并不必然怕雄黄,也就是说用雄黄或雄黄酒驱蛇并没有必然的效果!但依笔者之见,现代科学实验给出的结论似乎有点武断。古人或许夸大了雄黄的药效,但不至于一点儿效果没有,之所以科学实验得出的结论未能印证古人的观点,可能是由于实验所用的蛇的种类有限,大千世界之中蛇类成千上万种,只是,并非所有的蛇类都怕雄黄而已。

  古人的“涂改液”

  当我们批评某人胡说八道时常用成语“信口雌黄”,这与矿物雌黄有什么关系吗?

  原来,这里面还有一段典故。西晋时期有位大臣,也是一位思想家,叫王衍,不仅长相清秀俊美,号称当时的第一美男子,而且他喜欢老庄,善于辩论,但是他讲的都是一些空虚的东西,并无实质意义,而且每次讲错的地方都会随口更改,于是人们说他“口中雌黄”,后来就慢慢演变成了“信口雌黄”一词。之所以大家这么评价王衍,是因为矿物雌黄在古时候就是著名的“涂改液”“消字灵”。北宋沈括在《梦溪笔谈》一书中曾详细描述过雌黄改字,书中记载:“馆阁新书净本有误书处,以雌黄涂之。尝校改字之法:乱洗则伤纸,纸贴之又易脱,粉涂则字不没,涂数遍方能漫灭。唯雌黄一漫则灭,仍久而不脱。古人谓之铅黄,盖用之有素矣。”可见,用雌黄涂改写错的字,不仅见效快,而且可以很长时间也不脱落,究其原因,应该是雌黄的颜色与当时的黄色纸张颜色恰好一致。

雌黄,柠檬黄色.1png

  现如今,雌黄多用于外涂中药,可杀虫、解毒、消肿等,对多种癣菌均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毒死光绪的砒霜!

  在工业领域,雄黄和雌黄都是提取砷的重要原料。砷,是一种重要的非金属元素,砷与其化合物被用于制造农药、除草剂、杀虫剂等化工产品,而且可以与其他金属物质制成合金,如砷铜合金,因为有少量的砷存在,可以提高铜的耐腐蚀性,此外,还可以制成砷化镓、砷化铟等化合物,在光学材料研究领域有广泛用途。

  前文说到辨别雄黄和雌黄时可进行灼烧,观察烟雾的颜色,但是,切不可去闻烟雾的气味,不仅仅是因为这种烟雾具有奇怪的酸臭味,更可怕的是,它会使人中毒,因为烟雾中含有三氧化二砷,该气体冷凝后形成的白色粉末状固体就是大名鼎鼎的剧毒物质砒霜!砷对人体的必要性尚未得到证明,微量的砷存在于人体也并没有什么坏处,但是过量的砷具则会使人中毒,会影响体内酶的功能,从而破坏各项身体机能,导致呕吐、腹泻、肝功能障碍等。实际上,世界各地已经多次出现因为饮用被砷污染的水而造成慢性中毒的事情,如1955年,日本就曾发生过一起由混入了砷的奶粉引起的砷中毒事件。

  清德宗(光绪皇帝)死亡之谜曾经引发了很多人的猜想。公元1908年11月14日,光绪皇帝驾崩,而比较蹊跷的是,此后不到一天的时间,大清王朝的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去世,这一前一后相继去世,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包振远曾在《近代史研究》发表了一篇题为《光绪死亡原因探析》的文章,利用先进的检测方法,对光绪皇帝陵寝内提取的头发等材料进行检验分析,结果发现,光绪的头发中发现了含量很高的砷。更进一步的研究发现,光绪头发中的砷含量,大大超出了人对砒霜的耐受量,亦即达到或超过了致死量的标准,而且,发现他的中衣、内衣的砷含量超过外衣,并且大量集中于胃区,最后得出结论,光绪头发中所含致命砷(砒霜)是由于光绪尸体腐败时“死后呕吐”而形成的,即表明光绪死于急性中毒!这样的结论一出,关于光绪和慈禧太后之间的故事必然引起更多的波澜。

  既然我们知道了砒霜的毒性,那就应该能想到雄黄酒的毒性。民间的雄黄酒只不过是将雄黄研磨成粉末,置于酒中浸泡摇匀而成,直接饮用就有可能把氧化生成的有毒物质三氧化二砷带入体内,此举与吞下砒霜别无二致,危险程度可想而知。民间风俗将雄黄酒涂抹在小孩子的额头上,也不可取,不仅难以起到驱除蛇虫的效果,还有可能造成孩子中毒。所以,从安全角度考虑,对于雄黄酒,我们不宜饮用,更不可将雄黄和雌黄随意当作中药来用,需遵照医生的安排,方可确保无虞。

——摘录自北京大学出版社《石头记》

石头记LOGO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