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们是天生的悲观派——《高难度对话》

作者:鼹鼠的土豆来源:豆瓣发布时间:2018-01-09

我们的大脑天生就会追逐坏消息,忽视好消息。怎么破?

  小时候的我,每天都跟小伙伴们满村子乱跑,上树摘果,下河摸鱼,招蜂引蝶,可以说是无所不为。每次我们都玩得忘乎所以,直到远远传来“XXX回家吃饭”的声音,大家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那时候的我们,外出从来不用征询家长的同意。当然,家长也从不担心自己的孩子会出什么事情。

  现在的我们,已为人父母。孩子每次外出都会问小心地问:“妈妈,我可以出去跟朋友玩会儿吗?”我每次都勉为其难:“那……好吧,但你不准越过那条路,而且要保证一直在我的视线之内,否则……”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呢?为什么我们父母就那么放心,我们这一代人却这么神经兮兮?

  好些朋友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时代不一样了,现在世道多乱,车辆多,坏人也多,孩子被骗走了,都找不到门。

  真的是这样吗?跟我们小时候相比,社会犯罪率真的有大幅度上升吗?现在的孩子,真的比当年的我们缺心眼,稀里糊涂地就跟着坏人走?

  我不是专业人员,对第一个问题不做评价。但第二个问题,肯定不是这样的,根据我对自己和周边孩子的了解,这些小家伙可比当年的我们机灵多了。

  问题出在哪儿?在我们这些做父母的缺乏安全感。

  最近几十年来,我们看到关于坏人伤害儿童的新闻越来越多。也许恶性案件发生的概率并没有太大改变,但各种各样恶性事件的新闻报道狂轰滥炸,让我们觉得自己似乎生活在一个不安全的世界,没有谁是可以信任的。当我们带着不安全的滤镜去看待人与人的关系时,这种不信任也影响到了我们的人际关系。

  最近在看《高难度对话》,书中有个观点,很好地解释了我们为什么更倾向于接收负面信息而忽略正面信息。原来,这里面有生理学上的原因:大脑中有一个小小的区域叫作杏仁体,它负责这些事情。当杏仁体捡拾到了负面体验时,它会立即将其发送至长期储存区;但对于积极体验,我们必须持续关注它12 秒以上,它才能被储存起来。

  也就是说:对于消极体验,我们的大脑就像魔术贴,一旦记住就不愿忘记;但对积极的体验,我们的大脑就像不粘锅,不那么容易记住。我们往往高估了危险的严重性,低估了积极经验的价值。我们可以怀抱99 个美好的经历,但却专注于发生过的1件坏事。

  换句话说,我们天生就更容易悲观,而不是乐观。我们的大脑天生就会追逐坏消息,忽视好消息。

  看到这儿,一直以乐天派自居的我也有些乐观不起来了。还好《高难度对话》这本书给我提供了建议——心理学家丹尼尔·亚蒙称这一过程为“自动消极思维”。他说,我们应该提醒自己:我们大脑中的想法并不是每一个都值得相信,我们有能力去质疑那些想法。

  因此,当我们感到悲伤、疯狂、紧张或失控时,为了避免让负面信息影响我们的关系和沟通,我们需要提醒自己到底什么才是真的,我们应该把注意力从“我觉得”转移到“事实是”。具体说来,有以下几点需要注意:

  问问自己:我是被他们所说的吓倒了?还是被我“自己以为的”吓倒了?

  提醒自己:我无需假设他们在想什么,我需要的是探究。

  有意识地关注积极的观点而不是消极的观点。

  挑战我们对自己的消极想法,探究它们是否真实。

  记住,人人都会面对恐惧和挑战,但处理方式却不相同。

  当我们不再对他人怀着莫名的、往往是不真实的负面看法时,才能开展有效、高效的沟通,才能在沟通中解决问题,才能将彼此的关系引领上健康的道路。

未标题-1

《高难度对话:如何与挑剔的人愉快相处》

[美]迈克·贝克特尔

出版:北京日报出版社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