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崀山草木情》手绘植物插画的故事

作者:颖儿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11-15

插图作者讲述的书籍故事,关于一位老者的崀山情怀。

  2015年,科学技术出版社找到我:湖南崀山有个八十岁的老人写了书,你能不能给配些植物。

  插画?

  我说先看看资料啊!

  几天之后,邮件发了过来,三个附件:书中所有文稿;标注了序号、文章名称、手绘物种名的统计表格;内有一百多幅参考照片的文件夹,已经按照文章和物种分类清楚。

  顿觉对方诚意满满。

  粗读一遍文稿,整整50篇,字里行间透出来对生活的热爱、对草木的浓情。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罗老真是一位有情怀的人啊!这个活接定了。

  接下来的两三个月里,读文章,定物种,找重点,画下来,一口气画了52幅插画,包括51幅植物插图和1幅育种场景图。

  交稿几天之后,罗老反馈了信息,只有四个地方需要再加工——一是苦木下垂的枝叶表达不够明显,希望重画;二是葛根不同于土豆红薯,希望重画,表达出葛根的木质感;三是伯乐树的果子裂开图很有特色,希望补充细节图;四是银杉叶子正面和背面颜色不同,希望补充细节图。

  任务越具体就越容易,嗖嗖嗖,两个晚上就搞定了。终于彻底完活了,长出一口气。

  然后回想整个过程,总的来说还是很享受的。所以每幅插画我都先读文字,找到物种及描述重点,再翻看植物志,然后查阅尽量多的照片资料,观察根茎叶花果的特点,做到心中有数时才开始构思如何在纸面上表现。

  罗老的文笔真是很妙,轻松流畅,娓娓道来,画面感十足,总能第一时间迅速把我带入状态,对所要描绘的物种构建出立体形象。

  譬如讲到陀螺果的花:“……在靠近啄木江大瀑布的地方,看见许多粉红色的花朵,十分可爱;远看以为是桃花,近看又不是。它的花大,桃红色,花梗下垂,花瓣向下张开,像千万盏小巧玲珑的彩灯挂在树上,文雅清秀,酷似桃花,但又胜过桃花!”多么生动形象的语言啊!

  又讲到陀螺果的果实:“陀螺果的果实确实有点怪:1、名称怪。果实长在枝条上,活像乌鸦的头,故名鸭头梨。将果置于盘中,又像‘秤砣’,因此,又叫秤砣果。果的屁股上长有几道螺纹圈,所以又称陀螺果。在野茉莉科家族中,就属它的果型最古怪。2、特征怪。它的种子没有休眠期,果采回后,只要随采随播或润沙贮藏,便能早春发芽。若晒干贮藏,它就休眠了,要在地里睡2个月才发芽。3、种子怪。它的种子藏在木质化的果皮内,无法剥出来,就是以“嘴功”闻名的野猪也奈何不得。陀螺果就靠这身“铁甲”来保护自己,而且每个果有种子5-6粒,排列于果的周围,种子一膨胀发芽,轻而易举将果壳拱开,而且宽度、长度刚好容种子长出。大自然这种巧妙设计,真让人佩服!也是这种古老植物繁衍至今的秘密。”多么有趣的描述啊!

  读毕文字,再开始构图插画,无论是像桃花又胜桃花的花,还是状如秤砣和陀螺的果,都觉得轻松许多。

未标题-8

(蝌蚪君拍摄自本书)

  罗老的文章里还写了大量的亲身经历,透出浓浓的生活气息。譬如《实竹情》中,罗老一口气写了7个和实竹有关的故事,跨度长达六七十年。童年回忆、工作经历、兄弟友谊、伉俪情深……真情实感跃然纸上,让人感动不已。我在为其配图时,重点描画了让罗老 “特别喜欢实竹基部那小鼓似的短节”,因为“外婆告诉我,这是实心竹,其它竹子是空心的,只有这种竹子是实心的,”我又补充了一个实竹的截面细节图,希望读者通过图文能一目了然。

  在北大教授刘华杰教授看来,“崀山在中国是个普通的地方,但对于崀山本地居民来说它是特殊的,是自己的家乡。对于崀山生物多样性保护贡献力量、倾注了深情的人,它也是特殊的。《崀山草木情》这部小书也是特殊的、独一无二的。”

  而在我看来,给这本书画插画的最大收获,是我后来再看到相关植物的图片,一眼就能认出来,“檫树”、“伯乐树”、“青钱柳”、“枫杨”、“鼠麴草”、“虎杖”、“淫羊藿”、“蚊母树”……在植物爱好者微信群里回复咨询,倍有面子。再去南方,偶尔遇到画过的植物,会细细打量,犹如见到老友一般激动兴奋。

  后记:今年夏天,机缘巧合,我去了一次湖南新宁,见到了罗老。恰逢阴雨天气, 82岁的罗老特别热情,连续几天陪着我们奔波在崀山泥泞的山路上。一行五六个人,罗老经常冲在最前面,矫健的步伐让我们这些年轻人自愧不如。有次过一个田埂,前面的罗老脚滑摔了一跤,我们吓坏了,赶快冲上去,结果罗老站起来,甩一下裤管上的泥巴笑着说,“没事没事”,继续健步如飞,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和罗老聊天是件特别开心的事,老人思维敏捷、幽默风趣,随时都能讲出几个好玩的故事。尤其每每讲到崀山的一草一木,罗老就满脸自豪,两眼放光,如数家珍,时不时还作首打油诗,把我们逗得哈哈直笑。

  提到《崀山草木情》里的新宁毛茛、崀山唇柱苣苔等崀山地区的特有种,我问罗老:“您这么熟悉崀山的植物,有没有发现过新种?”罗老说:“有啊,我发现了十多个新种了。”“太棒了,发现新种就可以用自己的名字来给新种命名了,有十多个带自己名字的特有种,该有多过瘾啊!”罗老笑了:“我看得比较淡,就一个‘仲春石斛’是用了自己名字命名的,其它的都是用了‘新宁’、‘崀山’这些地名。”

微信图片_20171027102543

作者:罗仲春 / 著

出版社: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7月

图书分类:百科 / 植物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