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颈癌疫苗:打没打上,你都该弄懂这些

作者:赵言昌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8-16

基础款的问题,才最根本。

  据新华网报道,7月31日,国内首个获批的宫颈癌疫苗正式上市供货。[1]

  一石激起千层浪,消息一出,相关讨论层出不穷。宫颈癌疫苗安全吗?有效吗?有效的话,应该打哪一种,二价和四价分别是什么意思?

  其实,都不用着急。只要回顾一下宫颈癌疫苗的研发历程,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1

葛兰素史克的“希瑞适”HPV2价疫苗(图片来源:finance.qq.com)

 

豪森——HPV的掘墓人

  宫颈癌,顾名思义,首先,它是一种恶性肿瘤,其次,它是一种生殖器上的恶性肿瘤。

  故事该从哪里开始呢?

  就从70年前说起吧。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科学家们注意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宫颈癌与性经历密切相关,具体来说,这种病在青年女性、尤其是有多个性伴侣的青年女性中最为常见;其发病模式,和性传播疾病非常相似。[2]

  如果你在网上搜索癌症,你会发现多数癌症的描述大同小异。第一,癌症不会传染;第二,癌症的形成是缓慢的、渐进性的,;第三,癌症的成因很复杂,通常认为和原癌基因的激活有关。

  换句话说,按照常理推论,宫颈癌应该多见于中老年女性。

  这种矛盾引起了楚尔·豪森(Harold zurHausen)的兴趣。

2

楚尔·豪森(图片来源:en.wikipedia.org)

  提到人体,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细胞,然而,实际上,细菌、病毒,才是人体内数量最多的生物。以生殖道疣为例,科学家们很早就发现,生殖道疣的提取物,不仅可以诱发疾病,而且可以促使生殖道疣转变成鳞状细胞瘤;其发病区域、传播模式,也和宫颈癌高度重合。那么,会不会是提取物中某种病原微生物,导致了宫颈癌呢?

3

皮肤疣(图片来源:en.wikipedia.org)

  病原微生物是肉眼不可见的,幸好我们不只有肉眼。运用基因工程技术,1974年,楚尔·豪森宣布,在宫颈癌和生殖道疣的活组织中发现了人类乳头瘤病毒(以下简称HPV)的DNA,证明HPV是宫颈癌的罪魁祸首。[3]

 

周健——HPV的立碑者

  随后,楚尔·豪森又发现了HPV的诸多亚型,HPV,这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正式浮出水面、被人们熟知。

4

HPV模式图(图片来源:en.wikipedia.org)

  接下来呢?

  接下来,接力棒传到了一位中国学者手里,他,就是周健。

5

左:弗雷泽,右:周健(图片来源:kedo.gov.cn)

  HPV具备一些病毒的典型特征。比如说,它由两部分组成,外面的蛋白质和内部的遗传物质;外面的蛋白如盔甲,保护核心,内部的遗传物质,可以嵌合进人体的遗传物质,“蛊惑”人体复制它的遗传物质、合成它需要的蛋白质,大量复制自己的后代。[4]

6

电子显微镜下的HPV(图片来源:en.wikipedia.org)

  不过,HPV也有一些特殊的地方。它只认活体细胞,没办法在实验室内用组织液进行培养;HPV感染人体之后,一般不会出现严重症状,但是当反复多次感染时,它就能激活人体内的原癌基因,促使细胞恶性增殖,引起癌症。[5]

  最迟1987年,周健就对HPV产生了浓厚的兴趣。[6]随后,他接受弗雷泽的邀请,偕同夫人,前往昆士兰大学,专心研究HPV。[7]

  当时全世界都在研究HPV。既然宫颈癌是由病毒引起的,疫苗对病毒的作用又早已被证实,那么只要有合适的病毒样本,不就可以研发HPV的疫苗了吗?要是能研发出HPV疫苗,何止是金钱滚滚,简直会留名青史……

  然而很长时间过去了,周健一直没有取得突破。于是,他决定换一个思路。人体是依靠蛋白外壳识别病毒的,所以,合成HPV的外壳,是研发疫苗的关键。周健先是把HPV的DNA整合进细菌,细菌也是活的,所以可以被HPV感染,被迫合成HPV需要的蛋白;接着,对这些蛋白进行纯化、分析;最后,像搭积木一样,东一点、西一点,用这些蛋白合成自己需要的HPV颗粒。[7,8]

7

周健合成的病毒颗粒(图片来源:周健等)[8]

 

拿着火枪的手

  有了病毒颗粒,就意味着,既能用它引起人体的免疫反应、生成相应的抗体,又不用担心它会导致疾病。

  接下来的事,是顺理成章的。各大医药公司,在楚尔·豪森和周健的基础上,向着HPV疫苗发起了最后的冲刺。2006年,默克(Merck)公司宣布,他们生产的宫颈癌疫苗,加德西(Gardasil),获得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许可,同年9月,通过欧盟医药评价署(EMEA)批准。两年后,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研制的疫苗,也先后进入美国和欧洲市场。

  说到这里,文章开头提到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第一,    宫颈癌疫苗有效吗?

  有效,绝对有效。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现有宫颈癌疫苗均显示出很好的免疫原性,产生抗体的概率是100%,对机体的保护率超过90%,而且,抗体浓度可以在8年内保持较高水平。[9]

  第二,    宫颈癌疫苗安全吗?

  安全。

  宫颈癌疫苗,和所有疫苗、药物一样,不是制作商单方面宣布“成功”就能开卖的。每一种疫苗在进入市场前,都要进行动物实验,一般耗时3到5年。倘若结果良好,可以向管理方(如FDA)提出申请。此后,要进行三期的临床测试:I期临床试验,通过小范围人群,测试疫苗的毒理作用;II期临床试验,扩大人群,测试疫苗的有效性;III期受试人群进一步扩大,对疫苗进行更全面地评估。

  宫颈癌疫苗出现10年来,罕有严重的不良反应。唯一被报告的全身性反应是发热,局部反应包括疼痛、发红和肿胀。不过,这些症状都有自限性,既不影响人体健康,也不影响疫苗有效性。[9]

  第三,    宫颈癌疫苗的“价”是什么意思?

  “价”指成分。

  前面提到,HPV有很多种亚型,所以,医药公司在制造疫苗的时候,出于安全和经济方面的考虑,必须有所侧重,不能一股脑把所有亚型颗粒都攒进去。

  调查显示,人群中70%的宫颈癌与HPV16、HPV18有关。因此,市面上的宫颈癌疫苗,都包含这两种HPV亚型。以葛兰史素克的疫苗为例,它只含有HPV16和HPV18两种亚型,因此,被称之为二价疫苗,对HPV16和HPV18引起的宫颈癌有预防作用。[10]

8

不同HPV亚型和癌症的关系(图片来源:李昌等)[3]

  第四,    哪些人应该打宫颈癌疫苗?

  有争议。

  世界卫生组织建议9到26岁的女性接种HPV疫苗,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认为,11到12岁的所有儿童,都应该接种疫苗,不超过21的男性和不超过26岁的女性,倘若没有接种过疫苗,可以考虑补种。[11]

  相信随着宫颈癌疫苗在国内的上市,很快,卫生部等部门会发布相关意见,指导人群更好地保护自己。

 

远未结束的战争

  宫颈癌疫苗的诞生过程,就像是在深山里挖掘隧道。楚尔·豪森在山体上找到了那几个关键点,周健先生在那些点上安装了炸药,各大制药公司又在科学家们的基础上,清理乱石、铺设轨道,最后,就要看医疗工作者们了,他们需要澄清谣言、坚定人们对疫苗的信心、监测疫苗的使用过程。

  如今火车已经通行,必将有越来越多的人因此受益。

  那么,其他癌症呢?

  其实,所有疾病的应对,都包括预防和治疗两部分。一方面,虽然大多数癌症没有或者还没有疫苗,但是,仍然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比如,自从美国开展控烟运动一来,吸烟人数持续降低,相应的,从1990年到2014年,美国男性肺癌死亡率下降了43%;另一方面,免疫机制不仅可以运用于预防,还可以成为治疗手段,如默克、阿斯利康公司等公司,正在大把烧钱、在这一领域展开角逐与合作。[12]

  立秋已经数日,古人认为这是一个万物衰败的季节。实际上,细菌、病毒(不管是人体内的还是人体外的),一年四季都不会停歇。它们有的忙着入侵人体,有的帮助人体构建防线,偶尔客串一把“家贼”。

  最后赢的,一定是我们,因为知识在我们这一边。

9

HPV疫苗(图片来源:utfaq.com)

 

延伸阅读:

 

参考文献

[1]   国内首个宫颈癌疫苗上市 适用于9至25岁女性-新华网[EB/OL]. [2017-08-01].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7-08/01/c_1121410634.htm.

[2]   HPV: the whole story, warts and all[EB/OL]. Cancer Research UK - Science blog, . http://scienceblog.cancerresearchuk.org/2014/09/16/hpv-the-whole-story-warts-and-all/.

[3]   李昌等. 引发宫颈癌的人类乳头状病毒及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的发现[J]. 生物物理学报, 2008, 24(6): 409–421.

[4]   李凡等. 医学微生物学[J]. 北 京: 人 民 卫 生 出 版 社, 2008, 67.

[5]   众病之王[M]. 李虎, 译. 中信出版社, 2013.

[6]   食管癌标本中人乳头状瘤病毒(HPV)DNA序列的检测--《河南医科大学学报》1987年01期[EB/OL]. [2017-08-13].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HNYK198701000.htm.

[7]   请记住中国科学家周健:宫颈癌疫苗共同发明人 - 知乎专栏[EB/OL]. [2017-08-13]. https://zhuanlan.zhihu.com/p/21641480.

[8]   程浩等. 含 HPV16 E7 的病毒样颗粒诱导小鼠产生特异性 CTL 反应[D]. 2005.

[9]   世界卫生组织 | 疫苗立场文件[EB/OL]. WHO, . http://www.who.int/immunization/documents/positionpapers/zh/.

[10]  陈奕等. 预防性人乳头瘤病毒疫苗的应用进展[J]. 国际流行病学传染病学杂志, 2014, 41(001): 54–56.

[11]  生殖器 HPV 感染 -CDC 常识篇[EB/OL]. [2017-08-13]. https://www.cdc.gov/std/chinese/stdfact-hpv-chinese.htm.

[12]  煎蛋网. 抱团取暖:频频失败的新药临床试验让制药公司从对抗走向合作[EB/OL]. 煎蛋网, . http://jandan.net/2017/08/12/co-operating-rush.html.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