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奥巴马到特朗普,为何都觉得自己患上了“幽居症”?

作者:杨京宁来源:科通社微信公众号发布时间:2017-03-15

幽居症到底有什么症状?它又为何屡屡让美国总统屡屡中招?

  据媒体报道,特朗普最近对人抱怨说,住在白宫让自己头疼且抑郁,肯定是患上了幽居症!而更有意思的是,2014年,他的前任奥巴马也曾被同样的问题困扰,并采取环游美国的方式来缓解。联系起特朗普的妻子梅拉尼娅在一次采访中“白宫哪里都好,就是有点小”的言论,可能不少人会在心里犯嘀咕,难道白宫里的房间真的不大,把总统都憋病了?

从奥巴马到特朗普,为何都觉得自己患上了“幽居症”?

  别着急,让我们先看看“幽居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幽居症的病根儿——“感到不自由”

  幽居症的英文表述是Cabin Fever,,又名舱热症,从字面上看,cabin是小屋、客舱、船舱的意思,这些地点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便是狭小、幽暗。而fever是发热、发烧的意思,也可以指一种不健康的、患病的状态。因此,在心理学上,幽居症主要是指由被禁闭、被孤立而导致的不安、焦虑或者易怒。

从奥巴马到特朗普,为何都觉得自己患上了“幽居症”?

▲在心理学上,幽居症主要是指由被禁闭、被孤立而导致的不安、焦虑或者易怒(图片来自网络)

  为了进一步了解这种病症,北京科技报 | 科学加客户端记者采访了回龙观医院临床心理科的副主任技师张东,在他看来,人们患上幽居症的根源是主观上认为自己不自由。

  “向往自由是人类的原始本能,这里说的‘自由’有两个维度,一个是空间维度,另一个则是心理维度。”张东解释道。

  所谓空间维度的自由,是指人们会对自己熟悉的环境产生一种高度的认同,这种认同具有非常强的排他性,就像俗语里常说的那样:“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茅草窝”,人们只有在自己熟悉的空间里才能体会到安全感,从而自由自在。所以,如果突然到了陌生的地方,认同感消失,人们就会觉得自己被孤立了,而这种被孤立的感觉在心理学上便被归为“不自由”。

  与空间维度的自由不同,心理维度的自由是一种主观感受,通常指人与人之间在思想层面的交流。“人都有与其他同类进行思想交流的需求,在交流过程中,他们可以获得认同,并产生一种舒服、自在的感觉。”张东说道,“然而,当一个人感觉到自己的想法无法与周围的人沟通时,就会主观上感觉孤独,这种孤独感将带来紧张、焦虑等一系列的负面情绪。”据他介绍,“主观感受的孤独”通常跟当事人所处的环境没有太大关系,如果不能在交流时获得其他人的认同,即便是身处闹市,也仿佛置身孤岛。

  此外,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会不断地接受来自外界的感觉信息,它们通过视觉、听觉、触觉等多个渠道传入人们的大脑,从而建立起一个完整的感觉体系。比如,当你在清晨的阳光里散步,感受到微风拂面,嗅到空气里青草的香气,就知道是春天来了。因此,如果一个人长期处于封闭的环境里,既不与外界接触也不与其他人交流,大脑能接受到的感觉信息很少,那出现情绪问题也就不奇怪了。

  举个例子,古今中外,对犯了错的人有一种普遍的惩罚方式,就是“关小黑屋”。比如在“哈利·波特”的故事里,哈利一旦惹姨妈一家人生气,就会被关在楼梯下的碗柜里很久不能出来,这往往让他感觉到恐惧、焦虑。“小黑屋是剥夺人的自由的典型方式,”张东对《北京科技报》|科学加客户端记者说,“当人被封闭在狭小的空间中,并失去与其他人接触、沟通的机会时,很容易情绪崩溃。”关于这一点,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沈政也告诉记者,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已经有一个著名的实验对此作出了论证,“这个实验的名字叫做‘感觉剥夺’。”

  据了解,1954年,美国心理学家贝克斯顿(W.H.Bexton)等研究人员在付给学生被试者每人每天20 美元(在当时不是一个小数目)的报酬后, 将他们带入到一个缺乏外部刺激的环境里。所谓缺乏外部刺激,就是没有图形视觉(被试者须戴上特制的半透明塑料眼镜), 限制触觉(手和臂上都套有纸板做的手套和袖头)和听觉(实验在一个隔音室里进行。用空气调节器的单调嗡嗡声代替其听觉)。实验过程中,被试者什么都不用做,只需静静地躺在一张舒适的帆布床上即可。

从奥巴马到特朗普,为何都觉得自己患上了“幽居症”?

▲感觉剥夺实验示意图(图片来自网络)

  开始阶段, 许多被试者都是大睡特睡,或者考虑其学期论文。然而, 两三天后, 他们便决意要逃脱这单调乏味的环境。实验的结果显示: 感到无聊和焦躁不安是最起码的反应。在实验过后的几天里,被试者出现了注意力涣散、思维受到干扰、不能进行明晰的思考、 智力测验的成绩不理想等问题。

  另外,生理上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通过分析被试者的脑电波,研究人员发现,他们的全部活动功能严重失调,有的人甚至出现了幻觉( 白日做梦) 现象。

  特朗普患上幽居症是因为缺少交流

  好了,聊到这里,让我们再回头看看特朗普的幽居症。

  如按上文所说,美国总统之所以被这种心理问题困扰,有两种可能:一、突然改变了居住环境;二是缺乏与外界的沟通。

  先说第一条,通常来讲,一个人突然换了新的生活环境,心理上有些不适应是很正常的。“一个人要多久才能适应新环境,主要取决于这个新环境跟他原先的生活习惯有多大的差距。比如一个北方人到南方生活,冬天没暖气,可能几年都适应不了。”沈政说。

  所以,这一条放在特朗普身上显然不太适用。毕竟他原先居住的特朗普大厦虽然宏伟,但白宫作为历代美国总统的府邸,也着实差不到哪儿去。

  如此看来,就是第二种可能——特朗普之所以患上幽居症,是因为缺少与他人的交流及相伴的认同感。

  特朗普称自己不能再像曾经住在特朗普大厦那样,定期外出就餐;此外,由于特朗普的妻子梅拉尼娅和小儿子巴伦仍在纽约的特朗普大厦居住,单独住在白宫的特朗普或许难免感到孤单。

从奥巴马到特朗普,为何都觉得自己患上了“幽居症”?

▲2月18日,特朗普于佛州举行大规模集会(图片来自网络)

  自就任总统后,特朗普在自家俱乐部马阿拉戈度过好几个周末。不过这样的外出放松仍未能避免特朗普患上幽居病。

  社会角色转换成障碍,特朗普或需平稳过度

  对于这种说法,张东也表示支持,并作出了进一步的解读。“每个人都有自己熟悉的社会角色,当这个身份发生改变时,不适应是很正常的。”张东说道。在你进入新的角色后,自然要面临新的合作伙伴,而他们考虑问题、表达观点的方式或许会跟你熟悉的有所不同,所以,在双方交流时,你就会感到沟通不畅、不被认同,甚至被孤立,而被孤立的感觉很容易触发焦虑、易怒的情绪。

从奥巴马到特朗普,为何都觉得自己患上了“幽居症”?

▲社会角色变化就会让人感到沟通不畅、不被认同,甚至被孤立(图片来自网络)

  因此,特朗普所面临的“头疼”、“抑郁”等幽居症症状很可能是由于尚未适应身份的转换,从商业精英到顶级的政客,他与周围人的相处方式已经发生改变,“而越是在原来的领域做得出色的人,越是难适应社会角色的转换。”张东补充说。2月18日,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举行大规模集会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毕竟“获取他人的支持和认同”是缓解幽居症的有效方式。

  “严格来说,幽居症不是疾病,而是一种心理问题,它不会对人的身心造成持久的损害,并且较容易得到缓解。”张东如此说道。他的观点也得到了沈政的印证:“判断一个人有没有精神疾病,医生需要先采集病史,也就是由家属来提供当事人患病的线索。这个人和平时相比有哪里不同,失常的症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等。接下来,根据这些线索与当事人面谈,按照规范的提纲提出询问,并写出印象诊断。之后要对当事人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再作出最终的诊断。”所以,虽然特朗普说自己得了“幽居症”,但这并不能在医学上被采信,换言之,说这位美国总统是出现了抑郁、焦虑等情绪问题可能更为妥当。

  不过,就算不是病,也要进行疏导,以摆脱被孤立、不自由的心理状态。对此,张东给出的建议是:“多出去走走,不要让自己长时间待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而且即便是独处时,也尽量找点事情做。”

  同时,主动地排解自己“故土难离”的情绪。打个比方,很多人都有去陌生的城市上学或工作的经历,离开故乡,到不熟悉的地方打拼,肯定会不太适应。这时候就需要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我为什么来到这里”,“我在这里想得到什么”,“这里有哪些我喜欢的特质”……等等,让自己从心态上接纳这个新环境。

  最后,就是给自己一点时间,慢慢去结交新的朋友,毕竟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需要磨合,当你了解了他们的思维方式,或许就能遇到几位志同道合之士,而到那时你便会明白,新的生活也没有那么糟糕。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