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身体想运动?不,它不想

来源:环球科学发布时间:2020-12-31

尽管医生建议人们多运动,但仍会有很多人强烈希望自己的身体能够得到休息。	

image.png

在加州,春季疫情封锁刚开始的时候,项目停工,旅游计划取消,突然间人们都待在了家里。我走路的时间也变多了,大多数时候,每天要走60到90分钟。

我们这边郊区的街道从来都没有这么受大家欢迎过。无论是一个人悠闲散步,还是和最近被困家中的孩子一起快步走,能走到户外,似乎就已经是我享受这所剩无几的自由的最自然的方式了。这样运动起来让我感觉很好,即使在疫情的种种压力之下,也比过去几年更感到满足。

为何全球疫情爆发后我坐得更少,动得更多了呢?科学家们早就发现,体育活动对健康益处多多,而且能让很多人心情愉悦。然而,仍有近半数的美国人每周平均运动量少于150分钟,达不到政府建议的标准。

image.png

尽管医生建议人们多运动,但仍会有很多人强烈希望自己的身体能够得到休息。

Heart rules/Pexels

Fitbit三月份的用户数据显示,整体而言,各国家地区刚开始抗击疫情的时候,人们(尤其是在城市地区)的运动量减少了。研究显示,美国四月份成年人运动量整体下滑,而运动量减少的人的心理健康水平也随之降低。

当然,我们都需要身体上的休息,但在像美国这样的工业国家,大多数人的休息量已经足够,甚至远多于所需。这个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流行病学家杨林(Lin Yang,音译)是阿尔伯塔健康服务机构的研究人员。她作为主要作者,在2019年《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发表了一篇分析美国人久坐行为的研究,研究显示,相比15年前,人们每天坐着的时间增加了一个多小时。

要是站起来多走动会更有益,为什么人类的天性让我们瘫在椅子或沙发上呢?南加州大学生物科学教授大卫·赖希伦(David Raichlen)表示,解决这一悖论的关键在于人类的演化史。

人类祖先活动,只是为了捕食

赖希伦是研究人体演化史如何影响现代人健康的人类学家之一。他和同事就“跑者高潮”(runner’s high,指有些人在有氧运动时感受到的欣快与愉悦)进行了实验研究,并在2012年发布了研究结果。

image.png

在运动过程中,一些人会感到愉悦,这也许反映了一种有利于身体耐力的演化适应。

Mentatdgt/pexels

实验比较了运动前后,人、狗和雪貂大脑中内源性大麻素(endocannabinoid,一种能产生愉悦感的化学物质)水平。赖希伦和同事发现,在高强度运动后,人和狗的内源性大麻素水平显著升高,但雪貂没有。这表明,人和狗为了捕食演化出了对耐力的需求,而雪貂则没有。因此,对某些生物来说,这种“跑者高潮”是一种演化优势(evolutionary advantage):尽管追捕猎物会消耗很多能量,但这种“高潮”能让其在捕食时跑得更久更远。

为了更好了解人类健康,赖希伦还在坦桑尼亚哈扎部落(一个当代的狩猎-采集部落)做了田野调查。这一部落吸引来很多学者,部分原因是哈扎人还保持着类似于数万年前,即农业社会出现以前,许多社会狩猎-采集者的生活方式。他们被赖希伦赞赏地称为“非常了不起的人”。研究他们可以为了解过去狩猎-采集者生活方式提供线索。

粗略地看看便知道,哈扎人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非常活跃。他们每天要步行几英里去寻找野生动植物。相较于现代社会,部落里的男女老少运动量要更大。

不爱动的美国人和爱动的哈扎人对于何时运动、何时休息,都遵循着一条相同的简单规则。

image.png

- Uran D. -

赖希伦解释道:“在我们的演化历史中,我们所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活动起来去寻找食物。”因此,所有的步行、挖掘、搬运和其他累活都是为了觅食,这是一个求生行为,而不像在健身房跑步机上跑步那样,是一种刻意的选择。

有关哈扎族的研究确实表明体力活动有益于人的健康。与工业化社会中有良好的卫生环境和医疗保健的人们不同,哈扎人一旦被感染,更容易死亡。但是,这些在更危险的环境中生存下来的哈扎人,往往活得更健康长寿,因为他们不会得像肥胖症、心脏病、II型糖尿病这些公共健康专家所谓的“生活方式病(lifestyle diseases)”。事实上,研究表明增加体力活动,能降低患慢性疾病的风险。

对哈扎族的系列研究同时也让赖希伦对体力活动的另一面有了一些看法。他和同事在三月发表了一项研究,探讨了哈扎人是如何休息的。他们发现,成年哈扎人与工业化社会中的人们,花在休息的时间是差不多的。

所以,哈扎人也并不是不想停下来休息。他和团队发现,关键在于,哈扎人休息的时候,是坐在地上、蹲着或者跪着的。比起坐在椅子或沙发上,这些姿势能低强度地刺激到肌肉。换句话来讲,哈扎人的休息方式让他们避免了久坐所带来的危害。

人类生理机能滞后于现代生活

这些研究都渐渐弄清楚了人的运动需求与休息欲望之间的复杂关系。和哈扎人一样,人类祖先也是为了捕食才运动的。但与如今工业化国家的大多数人不同,他们不需要其它动力来运动。

赖希伦说:“如今我们所处的环境很奇怪,我们不需要花任何一点力气来寻找食物。走到车前,然后再走到超市前面,可能就是所要用的全部精力。”

image.png

不论蹲着还是跪着,坦桑尼亚的哈扎族人的这些休息方式,都避免了久坐带来的危害。

David Raichlen

对轻而易举就能得到食物的人来说,问题在于:人类的生理机能,也就是心脏、血管、大脑、肌肉以及其他器官系统的运作,是在数百万年前演化的。那时,为了能在狩猎-采集环境中生存下来,人体经过优化,来支撑所需的高强度运动,就像在高热量糖类食物稀缺的时代,为了生存,人们对甜食的欲望也更加强烈一样。但这种演化而来的生理机能,已经与当前环境不相匹配:人们现在仍然爱吃甜食,但食物已经有了很高的热量;人类机体仍有大量运动需求,可现在的生存环境却不需要了。

对于如今生活在工业化社会中的人们来说,更糟的是,人类祖先会见缝插针地休息,这对他们是有利的。对于狩猎-采集者而言,获取食物需要大量的体力活动——即获取卡路里要先消耗掉卡路里,因此,通过休息来保存能量是个好办法。经常和赖希伦一起合作研究(包括关于休息的研究)的赫尔曼·庞策尔(Herman Pontzer),是杜克大学的进化人类学家,他表示:“生命的全部意义就是将能量传递给孩子,这就是演化。”

庞策尔说:“自然选择所偏爱的策略,是任何能让你更好地将环境中的能量传递给后代的策略。” 休息就是这种策略的一部分:在能量匮乏的环境中,无谓地消耗卡路里的动机,会随着自然选择逐渐消失。

因此,赖希伦和庞策尔表示,能量管理的最佳演化策略可以浓缩为一条规则:如果消耗卡路里对你的繁殖适应度*(reproductive fitness)有益,那就该消耗;否则,你就应该休息。

*译者注:适应度,是指在某种环境条件下,某已知基因型的个体将其基因传递到其后代基因库中的相对能力,是衡量个体存活和生殖机会的尺度。

image.png

- Charlie Davis -

虽然不是通过有意识的选择,但不爱动的美国人和爱动的哈扎人都遵循了这一规则。赖希伦说:“我们对休息的渴望跟以往一样强烈。”他还补充道,当你纠结是选择运动还是休息的时候,这种强烈的休息欲望往往会取胜。我们当前所处的环境不再逼迫我们运动了,这时,运动变成了一种刻意的选择,“选择运动需要很多的动力。”

如今想要运动,所需的动力可能比以前多得多。杨认为,她在2001-2016年间记录到人们的久坐行为增加了,原因在于新技术的使用。具体来说,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手持设备的流行“是过去15年来的主要差异”。不论是忍不住地去刷Facebook、在Netflix上一口气刷完一部剧、还是玩2048,你都是坐着的,没有动起来。

image.png

在像美国这样的工业化国家,随着新科技的使用增加,人们的久坐行为也在增加。

Cottonbro/Pexels

不幸的是,经常久坐的人不能指望他们的身体能很快适应这种新的生活方式。一方面,庞策尔表示,用人类演化史的时间尺度来衡量,“一千年都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补充说:“还要明白的是,很多生活方式病会等到你有了孩子以后才会出现。”

这意味着,心脏病是对人类演化是没有威胁的,因为心脏病通常只会折磨已经有了孩子的成年人。正如赖希伦所说:“只要你已经有了下一代,整个人类演化就不会再在乎你的健康了。”

对我这个中年知识工作者来说,这一点正中要害。随着疫情加剧,我的工作逐渐增多,日常能散步的时间越来越短,但我还是用慢跑代替了部分步行。和这些科学家对话,促使我更加努力地锻炼身体。演化可能并不关心我的健康与幸福,但我在乎。

作者:Marina Krakovsky | 封面:Uran D.

译者:平 | 校对:Sixin

原文:

https://www.sapiens.org/biology/evolutionary-history-exercise/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