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病,只有成功人士才有资格得?

作者:Agata Boxe 翻译丨杨心舟来源:Discover magzine发布时间:2020-11-19

有一些人总在追寻完美,即使自己已经做得比其他人好很多,但仍然会不断进行自我否认。在心理学上这也被称作“冒名顶替者综合征”。	

image.png

图片来源:Kellie Jaeger/Discover


患上这种疾病的人,往往会否认自己的成就,认为自己用不属于自身的成功欺骗了他人。一旦陷入这种循环,成功和完美只会让人更加精疲力竭。


那是一月份一个下雨的午后,我沿着一栋大厦里的走廊走着,然后进入了一间没有窗户的阴冷房间。作为一名大学兼职讲师,我正准备去面试一份正式的全职职位。我在会议桌前坐下来后,9名理事会的成员就开始向我轮番提问,每一个问题我都能毫不犹豫地进行回答,但直到他们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之前有一次上课缺席了?我竟一时想不出要怎么回答。事实上,我每一次上课前都会花费数小时来备课,包括讲授内容、课中活动和讨论我都会考虑在内,为的就是让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防止课堂出现意外。这是我作为完美主义者,生活中必然会经历的一部分。


这种完美主义除了让我在面试时一时语塞,甚至会让我在一些超级微小的错误上纠结很久,以至于解决它们要花费很长的时间,直到压力接近临界值我就彻底精疲力竭了。这些状况大约在我25岁刚移民到美国之后就开始出现,之后的十年里,我的症状变得越来越严重。所以,最近我痛下决心,想要自己看看自己精神出了哪些问题,以此来应对生活中不好的和不完美的部分。


沉迷于完美


我叫上了Gordon Flett来帮助我了解自身的状况,他现在是约克大学多伦多分校的一名心理学家,专门研究完美主义的内心精神机制。他给我描述了我们这类人经常遇到的画面:许多完美主义者的时间都用在担心和焦虑上,他们喜欢沉浸自己的对话中,并告诉自己每件事必须做到完美无瑕。“当有件事没有做到绝对完美时,他们就会开始反复地思考这件事,”Flett表示。


Flett将这种状症状称为“错误沉思”,也就是对一件错事深思熟虑,他甚至还发明了一个打分表来对此进行评测,并检测其与完美主义之间的联系。在三项一共涉及970名志愿者的试验中,Flett和同事询问了志愿者最近一次犯的最大错误,这些人需要给这一事件做出苦恼等级评价。


研究者发现,错误沉思与两种完美主义具有联系,其中一种会让人具备一种追寻完美的内部驱动力;另一种会让人产生他人要求自己变得完美的认知,而这种认知和现实可能并不相符。Flett于2019发表了他的这些研究结果,另外,他还发现过度思考过去的错误会使人更易朝追寻完美的方向发展,这也被称作完美主义者自动性思考。


我就经常会经历错误沉思并认为别人需要我做到完美无瑕。我过去甚至还沉迷于一种独特的爱好:检查我过往工作申请表上的错误。一个夜晚,我一边喝着葡萄酒,一边拿着我提交给理事会的申请信反复查看。然后我发现了一个错误,在信的第一段我少写了一个逗号。就为了这件事,我沮丧了很多天,甚至一直担心有人会发现这个错误。我脑中不断出现一个“你应该很完美”的声音。无论喝多少酒,我也无法摆脱这个遗漏的逗号带来的羞愧感。


完美主义者似乎对他们遇见的每件事都会产生过多的自我意识。“这会导致他们过度地自我反省,有些人甚至会觉得自己是一名‘冒名顶替者’(impostor),”Flett表示,“他们总认为自己没有其他人优秀。”


image.png

图片来源:Kellie Jaeger/Discover


感觉是一个骗子


事实上,一系列的人体研究显示,完美主义者通常会患上“冒名顶替者综合征”(impostor syndrome),有了这种病症后,患者会反复质疑自己的成就,并时刻担心别人会察觉到自己是一个骗子(患者会认为自己欺骗了别人自己是个成功人士,因为他们总觉得自己并没有这么成功)。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心理学家Kevin Cokley检测了468名志愿者对智力伪造、自尊心和两种完美主义(适应性良好和适应不良完美主义)的感受。结果发现,那些适应性良好的完美主义者只是单纯有着更高的生活标准,而适应不良的完美主义者往往会给自己设置一个难以达到的门槛。不过也有类似Flett的研究者认为,没有什么适应良好或者适应不良,任何完美主义都是不健康的,只是不同的人症状严重程度不一样。


在Cokley的研究中,他发现冒名顶替者综合征和适应不良完美主义存在联系,但与适应性良好的完美主义无关。这种联系在那些自尊心比较低的人群中会更加强烈。“即使一个人非常有能力、很聪明并且很成功,但只要有了适应不良完美主义的倾向,他会觉得他自己就是冒名顶替者,自己和这些成就都配不上,”Cokley表示。


当我在纽约读新闻专业的研究生时,就开始有了适应不良完美主义苗头,并且冒名顶替者综合征的症状在逐渐增加。我入学的第一周,有个同学问我的家乡在哪,因为他听出了我的外国口音。我告诉他,我来自波兰,他接着问我是否知道有关波兰人的笑话。那一刻,我感觉非常不舒服,但这种感觉只是埋藏在了我的潜意识中。我甚至觉得自己的自尊心破碎了,我感觉自己就是那个笑话。


从那一刻起,我决定通过让自己变得完美来抵消这种异类感。我沉迷于在课堂上撰写一些无可挑剔的故事,但我自己会无缘由地设立一些很高的标准,这些标准严重拖累了我的撰文过程,甚至有时候让我错过了文章提交的最后期限。而拖延症也被认为和完美主义有着联系。我经常会因为这些事情在拥挤的地铁中就哭了起来,要是我的作业出现了A-的评价,我整个人都会崩溃。当时,我一周七天都在完成学校的作业,这也导致我现在变成了一个十足的工作狂。


完美是孤独的


讽刺的是,完美主义者总是会疏远那些想认识自己的人,对于我来说,完美主义让我很孤单。2016年,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的一项研究招募了270多名志愿者,并分析了他们神经过敏、社会焦虑和完美主义的水平。研究总结道,那些总担心被他人认为不够完美,以及不喜欢承认自己错误的人会更容易在人际交往间感到不自在。还有另外一项没有发表的研究显示,接连发生的疏离会增加完美主义者的孤独感。完美主义者会避免和其他人交流,Flett告诉我,“当一些其他问题来临时,他们又得不到解决问题所需要的帮助。”


就我而言,我肯定会因为完美主义避免人际交往。我甚至一度转变成自由作家,这样我可以独自进行工作,在家里只有我的猫会给我做出评价。不过,我慢慢开始选择走出这种隐士般的生活,并以兼职老师的身份开始授课,但我仍然在交朋友这件事上犹豫不决。当我决定找一份学术上的全职工作时就因此受挫,由于我没有很多社交联系和人际支持,我付出了很多代价,更多的是情绪上的。因为我孤单地进入了一个看似无限的循环,反复地申请,面试然后被拒。


当你给自己设置一些难以完成的标准,并一直处于这些标准的阴影下时,你真的会精疲力竭。2015年,一项针对40项有关完美主义者研究的综合性分析显示,当一个人担心犯错,害怕其他人的负面反馈,自己的高端预期和现实不符时,就很容易变得特别累。“当你成为一个极度的完美主义者后,即使是极小的事情也能让你神经紧张。”该项分析的主要作者Andrew Hill表示,他是约克圣约翰大学的一名心理学家。


我的心理压力在学术职位招聘季的末尾达到了顶峰。当时,我在两所大学兼职教授4门课程,与此同时我还要完成一名全职自由作家的工作。在应聘中,一家研究机构直接没有回复我,另一个看起来很有希望的职位,我也最终得到了被拒的结果。那时我还剩下一个面试没有参加,那是一家拥有喷泉和大量绿植的学院。我在面试前一天却难以入眠,而这也导致我第二天因为太累而没法表现得很完美。这一次,我选择不再隐藏我的缺点,我决定表现真实的自己,并且和面试官谈论自己是如何尝试管理时间,但有时却失败的。


这一次,不完美起效了,我得到了这份工作。


原文链接:

https://www.discovermagazine.com/mind/in-the-shadows-of-perfectionism-impostor-syndrome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