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犀牛日”:野生犀牛为何从中国消失

作者:赵亮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9-21

脚下的土地也曾经是曾经犀牛的王国。

如今,野生犀牛在中国早已踪迹难寻。但古籍中却有不少关于它们的描述,化石挖掘更显示,这些身披“铠甲”的巨兽曾遍布中国。9月22日是“世界犀牛日”,让我们探寻野生犀牛从中国消失的原因。

一、 曾经繁盛的犀牛王国

如同鲸鱼不是鱼一样,被我们习惯性称为犀牛的动物也和偶蹄目的牛没什么瓜葛,而是和马同属于奇蹄目。

化石记录显示,最早的犀牛出现在始新世时期(5600万~3390万年前)的北美。在此后的5000多万年里,它们首先在海平面下降时期,穿过白令陆桥(位于白令海峡上连接亚洲和北美的冰桥)进入欧亚大陆,随后又在地球板块运动,欧亚大陆和非洲大陆相连之后来到非洲,先后发展出50多个属种。其中有不少分布于中国,比较著名的种类有大唇犀、甘肃黑犀、披毛犀、中华板齿犀、印度犀、爪哇犀、苏门答腊犀等,从东北的林海雪原到南方的热带林地、从黄土高原到海南岛,华夏大地的版图上几乎到处都有它们的踪影。

不过,正如很多曾经繁盛的动物因不适应气候变化而消亡一样,犀牛王国也在环境的巨变中遭遇了沉重打击。

图片11

嘴唇凸出的大唇犀(图片来源:化石网)

图片12

中华板齿犀(图片来源:北城百科)

二、 气候变冷,数量锐减

古生物学家结合犀牛化石所在的地层发现,曾经广泛遍布欧洲大陆的犀牛没有一种存活到全新世,亚洲也只有区区3种熬过了更新世(距今260万~1.2万年前)。

现有研究认为,气候的急速骤变是造成犀牛数量锐减的主因。从距今约1.8万年前的更新世末期开始,气温持续骤降,特别是距今1.28万年前,一颗彗星和地球发生摩擦,导致全球的温度在短短10年内下降了8 ℃。

如此快速的下降导致欧亚大陆的北方地区大部分被冰雪覆盖。植被要么被冻死,要么被掩埋在厚厚的积雪之下,这对于体型庞大的犀牛来说无疑是致命的,为了填饱肚子,它们不得不迈着短粗的四肢在雪地上艰难跋涉,很多犀牛因此被活活饿死。再加上人类的捕杀,犀牛王国的衰败也就不足为奇了。

三、 人类统治下的中国野生犀牛

距今1.2万年前起,随着最后一个冰期结束,终于转暖的地球进入了全新世,也就是我们现在依旧在经历的时代,随着制造工具技术的不断成熟,人类一步步成为了地球的“主宰”。而江河日下的犀牛家族却只剩下4属6种,其中就包括生活在中国的2属3种,即独角犀属的印度犀、爪哇犀,双角犀属的苏门答腊犀。

图片13

人类统治下中国境内三种犀牛的对比(图片来源:化石网)

虽然物种的多样化程度已经严重下降,但在全新世的早期,中国犀牛的数量还是很多的,分布在华北南部及南方的热带、亚热带地区。考古学家在距今7000~5000年前,河南仰韶以及浙江河姆渡等多个中原及南方的原始社会遗址中都发现过犀牛骸骨。

犀牛骸骨在人类遗址中大量出现,说明早在原始社会,我们的老祖宗就已将它们视为主要的狩猎对象。而随着农耕文明的不断发展,人们猎杀犀牛的目的也从吃肉变成了对其相关制品的追求。

(一)、 犀牛皮做铠甲

早期的生物学家,曾把犀牛、大象、河马等看上去身体非常结实,皮肤很厚很硬的动物统称为“厚皮目”。虽然从现代的角度看,这个分类单元不够科学,但也从一方面反映了犀牛皮厚的事实。

正因为如此,在冶铁业广泛兴起之前,由犀牛皮制成的皮革甲一度是兵将的主要防护手段。西周灭亡后,我国陷入春秋列国的分裂时期,各国之间征伐不断,对犀牛皮的需求暴增。根据《吴越春秋》所载:仅公元前570年的吴越之战中,吴国军队中就有13万人身披犀牛皮甲。为了获取犀牛皮,一些地方甚至推出了上交犀牛皮可以免死的政策。

图片14

战国时期身披犀甲的武士(图片来源:文档网)

(二)、 犀牛角当神药

从秦汉时期开始,犀牛皮开始被更坚硬的铁甲取代,但犀牛却依旧没有逃过被捕杀的命运,犀牛角成了人们心中可以祛除一切疾病的神药,甚至被当成辟邪的器物。大规模的猎捕,再加上人口不断增加、农田开垦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中国犀牛的分布区域逐渐缩小,从春秋时期遍布大半个中国到西汉末年从中原和关中地区消失;到了宋代,西南、东南、长江中下游地区的犀牛也越来越少;19世纪后两广地区也消失殆尽;进入20世纪后,只有云南西双版纳、思茅、景洪、元江等少数地区还能见到。1916年、1920年、1922年,苏门答腊犀、印度犀、爪哇犀相继灭绝。从此,中国境内再也没有了野生犀牛的身影。

四、 环境变化:犀牛从中国消失的辅助因素

抛开人为因素,就像更新世末期环境突变导致众多种类的犀牛绝迹一样,全新世时期犀牛数量减少同样和环境变化密不可分。对孢粉及放射性物质分析显示,在大约8000~2500年前这段时间,我国中原地区气候温暖,植被较为茂盛,非常适合犀牛生存。

然而,此后的两千多年里,我国的气候却从北到南逐渐变干变冷。犀牛虽然皮厚,但毛发却十分稀疏,很难抵御严寒。此外,犀牛15~16个月的漫长孕期,每次只生一胎的低繁殖率,又使得它们在数量受到影响时很难及时补充“犀口”。

当然,和史前时代应该由环境背锅不同,最近1万年来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犀牛的全面减少,最主要的祸首的确是我们人类。

结语

目前现存的6种犀牛中,非洲北部白犀的灭绝几乎板上钉钉,印度犀、爪哇犀、苏门答腊犀、黑犀也都处境惨淡,而原本一度只有50头左右的非洲南部白犀却在南非等国的保护下逐渐恢复到2万头以上,成为目前混得最好的犀牛种群。这样的对比也充分说明犀牛这一古老物种能否继续留在地球舞台上,很大程度要取决于人类的态度。


参考文献:

[1]何业恒.《中国珍稀兽类的历史变迁》.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2]未几.没有需求就没有杀害 中国野生犀牛消亡史.国家人文地理.2018年09期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