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得不好更容易“变傻”!

来源:环球科学发布时间:2020-09-21

研究发现,“好好睡觉”可能是目前人们应对阿兹海默症的重要方法,睡眠质量不佳跟毒性蛋白质积累增多之间存在着一致联系。	

image.png


阿兹海默症(AD)是一种起病隐匿的进行性发展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随年龄增长的β淀粉样蛋白(Aβ)的异常集聚被认为是该疾病的一个主要病理原因。通常,该疾病发生于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且目前尚无预防和治疗方法。


不过,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的研究人员近日发表在《Current Biology》的一项研究报告发现,“好好睡觉”可能是目前人们应对阿兹海默症的重要方法,睡眠质量不佳跟毒性蛋白质积累增多之间存在着一致联系。那些睡眠质量更差的人大脑内积累Aβ的速度更快,这预示着更高的阿兹海默症风险。


https://doi.org/10.1016/j.cub.2020.08.017


该报告的资深作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教授Matthew P. Walker说:“人们现在的睡眠几乎就像一个水晶球,能够告诉您大脑中AD的病发时间和发展速度。由于大脑在深度睡眠时会自我冲洗,因此,有可能通过在生命的早期阶段获得更多睡眠来使时光倒流。”


过去,研究人员往往认为,人们的睡眠问题是阿尔茨海默病的一个著名症状,但是一些研究提出,睡眠不佳可能不仅仅是跟该疾病相关的神经退行性变的后果,而可能是一个潜在的原因。动物实验和人体实验均表明,仅仅一个晚上的睡眠中断就能增加Aβ的积累,而深度睡眠则有助于人们清理这些有毒蛋白质。


因此,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招募了32名健康的老年人,通过全脑脑电图(EEG)和多导睡眠图(PSG)对他们的睡眠状况及质量进行了评估,前者对β-淀粉样蛋白的峰值特异性已得到证明,后者则常被用于诊断睡眠呼吸障碍。这些参与者的平均年龄为75.5±4.3岁,其中有23人为女性。


参与者的基本特征


总体而言,参与者接受了平均时间为3.7年(±2.4)的随访,在此期间研究人员多次利用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定期跟踪参与者大脑中Aβ的增长率,将这些人的Aβ水平与其睡眠状况进行比较,并使用线性混合效应模型推导出每个受试者的Aβ负荷随时间变化的速率变化量。


β淀粉样蛋白斑块沉积的纵向轨迹


人的睡眠主要分为快速眼动(REM)睡眠和非快速眼动(NREM)睡眠两大部分,前者也叫快波睡眠,后者可被称为慢波睡眠。先前的研究表明,睡眠效率(总睡眠量占总卧床时间的百分比)和0.6-1Hz的慢波睡眠活动(SWA)频率比例与Aβ的变化有关。


于是,在进一步实验中,研究人员首先对Aβ变化率测量值与EEG波谱功率之间的二元相关强度进行了验证,发现0.6-1-Hz的SWA频率与β淀粉样蛋白变化呈负相关,而频率大于1Hz的功率则是正相关的。


随后,研究人员检查了睡眠效率与Aβ变化之间的关系,发现最初经历了更多零散睡眠和较少NREM慢波睡眠的参与者在研究过程中最有可能表现出Aβ增加。并且尽管所有参与者在整个研究期间都保持健康,但是通过比较高睡眠效率和低睡眠效率受试者的Aβ的年度变化,可以发现他们的Aβ生长轨迹与基线时的睡眠质量相关。也就是说,早期保持良好并充足的睡眠,将有助于人们今后预防阿兹海默症。


基于基线睡眠测量的β淀粉样蛋白年度纵向积累模式的区域差异


该报告的主要作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沃克人类睡眠科学中心的Joseph Winer说:“我们可以评估睡眠质量如何在多个时间点预测β淀粉样蛋白斑块的变化,而不是等待患者多年后出现痴呆症。这样,我们就能够测量这种有毒蛋白质在大脑中随着时间的推移积累得有多快。”


Walker说:“实际上,如果我们能够通过改善睡眠来降低阿尔茨海默氏症的风险,那将是一个重大而充满希望的进步。”


总之,这项研究表明,睡眠评估或许可以提供一种非侵入性替代方法,帮助预测大脑中β-淀粉样蛋白斑块的沉积情况。目前,研究人员正在探索如何让患有阿兹海默症高风险的人群接受睡眠研究,并实施可能提高睡眠质量的方法。


参考资料:

[1] Sleep Disturbance Forecasts β-Amyloid Accumulation across Subsequent Years.

[2] How we sleep today may forecast when Alzheimer's disease begins.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