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唾沫一口,价值千金”,唾液真的有养生功效吗?丨蝌谚More

作者:赵言昌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9-07

唾液,干什么用?

本文由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口腔科主治医师李芸芸进行科学性把关

这是【蝌谚More】栏目的第21

俗话说:“唾沫一口,价值千金。”意思是说唾沫非常宝贵,比金子都值钱,轻易不要吐掉。

由此衍生出一种非常特别的养生方式:咽口水。有的人用舌头顶着上颚,等口腔充满唾液再咽下去。

微信图片_20200907101027

唾液,图片来源 Wikimedia Commons

唾液,也就是俗称的口水或唾沫。它真的有养生功效吗,这种下意识“咽口水”的方法有必要吗?下面咱们就来讲讲。

唾液是什么?

唾液就是唾液腺分泌的液体。

人体的唾液腺有大有小,大的有三对,位于腮帮子里、舌头下面与颌骨下面,小的有无数个,散布在口腔内部。[1]

微信图片_20200907101136

三大唾液腺,图片来源 《Medical gallery of Blausen Medical 2014》

这些唾液腺像抽水机一样,一边连着血液,一边开口于口腔内,将血液转化为近乎透明的液体,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唾液了。

唾液里面有什么?

唾液的成分跟血浆相似,只是更加稀薄。

唾液腺与人体所有器官一样,十分善于“持家”。

在生产唾液的过程中,它们会把值钱的东西(比如血细胞和大部分蛋白质)留在血液里,同时根据情况,适度合成一些新成分。

具体来说,唾液里的主要成分是水,占到99%以上;其次是一些血浆里也有的成分:

球蛋白、尿酸、无机盐、二氧化碳等;最后是一些唾液腺加进去的,黏液素、溶菌酶、唾液淀粉酶等。[2]

这些成分有什么作用?

这些成分可以帮助口腔完成它的使命。

有人可能会说,所谓口腔,不就是嘴巴吗?对我来说,嘴巴最重要的使命就是说话啊。

其实,它更重要的使命是关乎生存的“吃饭”,唾液在其中可是起了重要作用呢:

食物进入嘴巴里,唾液里的水分可以将它们打湿、乃至溶解,以方便吞咽;

唾液淀粉酶可以把淀粉转化为麦芽糖,让我们觉得越嚼越香甜;

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咬到舌头,唾液里的吗啡类物质(Opiorphin)可以止痛;

等到吃完饭,口腔里的食物残渣有可能引来细菌,没关系——黏液素跟绳网差不多,能与口腔里的其他蛋白质形成复合物,把细菌吸引过来,接着,溶菌酶就像火炮一样,把它们挨个消灭。[3]

不过,这里要提醒一下:唾液固然有清洁、杀菌的作用,但其效果并不完美。否则蛀牙怎么会出现呢?细菌引起的食物中毒又怎么解释呢?

影视剧里常常出现吮吸伤口“消毒”的桥段,大家看看就好,真学着这么做,可能会出问题哦。

真的……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成分吗?

唾液里确实有两类特别的成分。

一是腮腺激素(parotin)。它是一种由腮腺分泌的激素,有人认为可以“增强肌肉、血管、结缔组织、骨骼和牙齿的活力,尤其能强化血管的弹性”,乃至“让人返老还童”。

微信图片_20200907101638

关于腮腺激素的传言,图片来源知乎

实际上,腮腺激素的主要功能是把血液里的钙固化到牙齿上,从而修补牙齿的缺损。

至于其他功能,还没得到证实。与衰老有关的研究,也没有提到过这种物质。[4]

退一步说,就算唾液里有什么神奇成分,也不用刻意咽口水,因为我们早就咽不少了,真心没有浪费。

唾液的分泌包括两种情况:

一是跟食物有关的,想起食物、看到食物、咀嚼食物可以引起唾液大量分泌;

第二种却跟食物无关,称之为安静分泌。

哪怕什么都不做,唾液腺也会分泌唾液;白天多、晚上少,平均速度约为0.5mL/min,一天下来就是0.7升,占到唾液总分泌量(1~1.5L)的一半以上。

这些唾液哪里去了?都被我们无意识中咽下去了。所以,犯不着再千方百计想着多咽口水啦。

另一类特别的成分出现在某些患者身上。如果患者感染了病毒,比如新型冠状病毒,病毒可能出现在唾液里。

因此,某些时候唾液可以被用作病毒感染的检测......[5] 

总之,不要随地吐唾沫是对的,万一里面有病毒,吐唾沫还可能危害其他人;吃饭时,要细嚼慢咽,给唾液充分的作用时间。

如果唾沫过少或者太多,对生活造成了困扰,最好早点去医院看看。

但是,想用“咽口水”的方式养生,还是算了吧,这个方法不靠谱。


参考文献:

[1] 朱大年, 王庭槐. 生理学[M/OL].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3[2020–07–23].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5790128/.

[2] HUMPHREY S P, WILLIAMSON R T. A review of saliva: normal composition, flow, and function[J]. The Journal of prosthetic dentistry, 2001, 85(2): 162–169.

[3] 【德】朱莉娅·恩德斯. 肠子的小心思[M/OL]. 钱为, 译. 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6[2020–08–29].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706730/.

[4] GÁMEZ F N, MARTÍNEZ M P A, MELÓN E R M. Effects of Parotin on Long Bone Structure and Vascularization[C]. ARLET J, MAZIÈRES B, 编//Bone Circulation and Bone Necrosis. Berlin, Heidelberg: Springer, 1990: 47–52. DOI:10.1007/978-3-642-73644-5_11.

[5] 佚名. 唾液的诊断应用研究[J]. West China Journal of Stomatology, 2016, 34(6): 647–653. DOI:10.7518/hxkq.2016.06.019.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