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芬芳四百年 北京市花的前世今生

作者: 户力平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发布时间:2020-07-30

月季是北京的市花,素有“花中皇后”之美誉。因其花期长,月月可开花,北京人多称其为“月月红”,寓意日子月月红红火火。

郎世宁《黄刺么与鱼儿牡丹》(局部)

北京种植月季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明清时期。最早的记载见于明天启元年(1621年)王象晋所撰《群芳谱》:“月季一名长春花,一名月月红,一名斗雪红,一名胜红,一名瘦客。灌生,处处有,人家多栽插之。青茎长蔓,叶小于蔷薇,茎与叶都有刺。花有红、白及淡红三色,逐月开放,四时不绝。花千叶厚瓣,亦蔷薇类也。”而刘侗、于正奕所著《帝京景物略》则记载:“凡花历三时者,长春也,紫薇也,夹竹桃也。”高濂《遵生八笺》“燕闲清赏笺”卷下“瓶花三说”中也有记述:月季“俗名月月红。凡花开后,即去其蒂,勿令长大,则花随发无已。二种虽雪中亦花,有粉白色者,甚奇……按月发花,色相妙甚。”因月季花开三季,且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人们又雅称其“长春花”。

月季与玫瑰同属蔷薇科蔷薇属的姊妹花,明代在京西百花山、妙峰山一带便有野生的月季、玫瑰花生长,只是月季茎干低矮而玫瑰茎干粗壮。月季多在农历五月盛开,而玫瑰则开在六月,山民们按时令采花,或为自赏,或拿到庙市上出售。早年间妙峰山、潭柘寺、戒台寺一带每至农历五六月间便有小贩叫卖月季、玫瑰花。

历史上丰台有“花乡”之称,尤以草桥一带花木栽植最盛,月季也是其中之一。明清时每到农历四月中旬,花农们便将盆栽且含苞待放的月季花送入皇宫,由太监摆设于内廷,以供帝后、嫔妃们观赏。

历代帝后对月季情有独钟。清代雍正皇帝扩建圆明园时,广植各种花木,月季花也在其中。当时有山东莱州乡绅进奉月季花本百余株,被雍正帝种在了他经常读书的“碧桐书院”。乾隆皇帝也颇爱月季,曾令宫廷画师、意大利传教士郎世宁将中国月季与外国月季相比较,绘制了多幅月季画幅,其中一幅《黄刺么与鱼儿牡丹》最受乾隆的喜欢。“黄刺么”即黄色的月季花,因茎上多刺儿,被俗称为“黄刺梅”,后谐音为“黄刺么”。另一幅《花荫双鹤图》,也别富有情趣,画中一株茂盛的月季花花香四溢。花树下,一只丹顶鹤正细心地梳理着它的羽毛,另一只似乎与两只小鹤正在有趣的对话。

慈禧太后也喜欢月季花,光绪年间重修颐和园后,曾令人在万寿山下长廊两侧广植月季,每至五六月间月季花开时,在宫娥彩女的簇拥下,到此赏花。高兴的时候,还采下几朵,赐给贴身的宫女。“训政”之余,她多怡情于翰墨,而月季花是她笔下最常见的花卉。在故宫、颐和园的殿堂里,挂有不少花鸟、山水画幅,月季花也在其中,这些字画上端多盖有“慈禧太后御笔之宝”印章,意为慈禧所绘。她写字作画的地方名为“大雅斋”,宫廷造办处为她专门设计、烧制的瓷器上均印有“大雅斋”之名,月季花是她御用瓷器上常见的花卉。据传这些月季花多是她自己绘制后烧造的。有一款绿地粉彩花鸟纹高足盘,盘内绘藤萝花和月季花,一只雀鸟栖于藤萝枝上,颇有雅趣。还有一款月季蝴蝶花瓶,月季花色凝重、质朴。

曹雪芹祖父曹寅颇爱月季,当年监修畅春园西花园时,植有花卉数十种,而月季数量最多,并题诗《瓶中月季花戏题》八首。其中诗曰:“茧糊房棱爇[ruò]乌银,北地催花百样新。长记么红多骨鲠,独留金盏对长春。”诗中的“长春”即月季花。或许受祖父的影响,曹雪芹也颇爱月季花,并把它写进了《红楼梦》里。第十七回元妃省亲之后,赏赐给贾母的绸缎上绘有牡丹、月季组合的吉祥图案,谓之“富贵长春”。第五十六回中描写到:“李纨忙笑道:‘怡红院别说别的,单只说春夏天一季玫瑰花,共下多少花?还有一带篱笆上蔷薇、月季、宝相、金银藤……’”第六十二回写到大观园姐妹们玩斗草游戏:“这个又说:‘我有星星翠。’那个又说:‘我有月月红。’”“月月红”为月季的别称。

京城民间栽植观赏月季兴于清代中后期及民国年间,因其花开三季,月月花红,北京人视其为祥卉,广植于庭院中、甬路旁。而每至小满节气前后,京城的花局、花市上也有盆栽月季花出售。

近几十年来,月季花在北京地区的栽植更为广泛,除了在园林中多有栽植外,京城的街头巷尾也常见月季花影。1985年,《北京日报》等新闻单位开展了首都市花、市树大讨论,引起广泛关注,随后开展了市花、市树评选,最终选出以月季、菊花姊妹花作为北京市市花。1987年3月12日,经北京市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从此,月季就成为了北京的代表花卉之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