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的茶馆

作者:母冰来源:北京日报发布时间:2020-07-30

老北京的茶馆很多,四九城里到处可见茶楼、茶园和茶馆。

上世纪五十年代,《茶馆》演出剧照(资料图片)

大茶馆通常面阔三至五间,里面还有六七间的进深,前边设有柜台和大灶,中间有罩棚,后边是过厅,再往后走是后堂,两旁的侧房设有雅座。大茶馆从装潢陈设到茶具、茶叶都颇为讲究,不仅备有各种好茶,而且售卖萨其马、芙蓉糕等点心,还卖一些小吃食品以及菜肴。

大茶馆在清代盛极一时,这是因为当时清政府统治下的八旗子弟都不能离京外出闯荡,所以居住在京城的数十万八旗子弟领着朝廷俸禄,衣食无忧,过着闲散日子。这样一来,遛鸟喝茶几乎是他们每天的必做之事。而茶馆就成了一个社交娱乐场所,在这里可以会友聊天、喝茶听评书等。清代京城著名的大茶馆有地安门外的天汇轩,前门外的天全轩、裕顺轩、东鸿泰等,东安门的汇丰轩,安定门内的广合轩,崇文门外的永顾轩,西直门内的新泰轩等。

进入20世纪后,大茶馆的生意逐渐萧条,但前门外的茶楼却应运而生,如宴宾楼的绿香园,第一楼的碧岩轩、畅怀春,集云楼的雅园等。后来,这些茶楼的生意又被各类中小茶馆所取代。这些茶馆可分为清茶馆、书茶馆、棋茶馆和酒茶馆, 还有一些季节性的茶棚。

清茶馆里只卖茶水,馆内备有方桌木凳,桌上放着一个小茶壶和两个茶碗。未进茶馆,就能闻到扑鼻清香。茶客中不乏大量清代遗老、已经破落的八旗子弟,他们虽然早已没有优越的生活,但仍保持了提笼架鸟,到茶馆喝茶聊天的旧习。

清茶馆还是找工作的“中介场所”。当时京城里还有许多靠打零工养家糊口的行当,如木匠、瓦匠、棚匠等,每天早上他们会聚到茶馆里,边喝茶边等待雇主。同样,如果有需要雇人的,也会到茶馆里找工匠,这类清茶馆陈设通常简陋,卖的大碗茶也很便宜。到了下午,光临茶馆的茶客又换了一拨儿,如拉房纤儿的“房虫”聚在一起交换房屋租赁买卖的消息;又如走街串巷收购旧物的小贩,与同行互通有无等。此时的茶馆名为喝茶,实际上已经成了五行八作人士的中介场所。

老北京的书茶馆还是一些古代小说的“诞生地”,许多优秀的长篇名著都是在这里由说唱艺人的口头文学转变而来的。这类茶馆以演述评书为主,饮茶为辅,在这里茶客交费称为“书钱”。东华门和地安门外是旧时书茶馆集中的场所,老听客多,艺人们说书要绘声绘色引人入胜才能在此登台。

除此之外,一些小茶馆还是棋迷过瘾的“竞技场”。这类棋茶馆通常很简陋,室内用圆木或砖垛支撑起长条木板,上面画有棋盘,两边分别放上长板凳,茶客每天聚集在十几张棋盘前下棋或观棋。

老北京夏天才有茶棚,尤以什刹海荷花市场最为出名。每年从立夏到秋分是茶棚生意最为红火的时候,什刹海北岸都会出现一条由茶棚构成的长廊。茶棚用竹子、芦席搭成,遮阳挡雨,外檐处挂上茶馆的幌子,用白布横幅写上茶棚的字号。茶棚里售卖的多是大碗茶,茶钱很便宜,茶客在此可以边品茶边欣赏什刹海的景致。

另外,在城郊处还有一些路边的野茶馆,听名字就知是为路人或游客歇脚纳凉准备的。低矮的土房,房前支起苇箔铺设的天棚,茶壶茶碗是粗瓷的,卖的是便宜的大碗茶。也有的凉棚是直接搭在大树下的,支起一两张桌椅即可。野茶馆本小利微,来此的茶客也意不在茶,而是与三五知己结伴踏青谈古说今。当时陶然亭的窑台茶馆就是如此,除了招待路人,像老舍先生、沈从文先生都是这里的常客。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