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地道“京味儿”少不了这部宝典

作者:罗楷经 李士敏来源:北晚新视觉发布时间:2020-07-15

京腔京韵查起来。

您是几辈儿的老北京人了吧?响亮的京腔,亲切的京片子一定是您引以为自豪的资本。尽管您的北京话是那么地道、标准,我还是要说,在北京话的宝库中,还有需要您了解和探索的珍宝。

您是来北京几年、十几年、几十年的新北京人吧?您也一定在生活中感受了,学习了,运用了或多或少的北京话。怎么样?那京腔京韵的北京话是不是特有味儿?特有范儿?不瞒您说,您不知道,不了解的北京话里的珍宝还多着呢!

您是教师?还是教语言,教文学的老师?您是语言文字工作者?您是语言文字专家?还有您,就仅仅是个北京话的爱好者……好,好,好,诸君就更得听我往下说了。

说了半天,在下究竟要说啥呢?我就是想向大家说说这本书——《北京话儿化词典·增订本》。

案头放着一本不久前出版的《北京话儿化词典·增订本》,整个封面、封底呈宫墙红色,上绘金色的风筝、风车儿、扳不倒儿等,十足的北京味儿,它不由得使我想起北京故宫那巍峨的红色宫墙,承载了多少厚重的历史文化呀!

作者贾采珠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的研究员。她说自己编写《北京话儿化词典》的原动力就是因为:我从小生活在北京城,对于北京话,特别是对其中的儿化词语比较熟悉,怀有兴趣。那时我家住在西城的胡同儿里。街坊四邻都是“老北京”;我还常跟老人们上天桥儿,逛小市儿。那些古朴的北京风俗,那些京味儿十足的话语,我至今不能忘怀。就是现在,当我从居民楼群重新踏进城里的胡同儿,听那些年逾古稀的老人及土生土长的年轻人带着浓厚乡音的谈话,总感到亲切。

是的,语言是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北京话就是被人称道的、具有深厚底蕴的京味儿文化的重要载体,而北京话中的儿化词无疑是那个载体中,很重要、很独特、很有兴味的一部分。

北京是历史名城,自金、元代以来,又是历代的都城,北京话在语音、语法、词汇方面是颇具特色的。关于儿化韵的形成,专家们说在清代乾隆年间就已经有了,更有专家认为从明代隆庆、万历年间,北京话中的儿化音已经高度发展,使用得非常普遍了。无论哪种说法更符合实际,总之,收集、整理儿化词,编写一部儿化词典,对于研究北京话,学习北京话都是很有意义的。

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博士生导师张伯江先生在此书的《序》中说:我知道作者在从事北京口语的研究。她说着一口地道的老北京话,对日常生活中的北京风物人情特别敏感,随闻随记,积累了大量来自现实生活的第一手北京口语材料,几年后,她的《北京话儿化词典》(语文出版社1990年9月第一版)问世了。尽管我知道她多年来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但是那样厚厚的一册放在眼前还是吃了一惊:一部“儿化词典”的部头远远超过当时已有的任何一种“北京口语词典”或“北京方言词典”“北京土语词典”什么的。

张伯江先生接着说道:翻阅这部词典,才发现我曾经以为那么熟悉的北京儿化词,竟是那么陌生,不仅是从中读到了太多我所不熟悉的词语,更重要的是,让我对北京话的儿化现象有了新的思考和认识。北京话儿化现象的语言学价值,在这部词典丰富的实例中,得到了深刻的揭示。其词汇学、语法学意义,有些我们还没有充分认识。

尽管上述评论反映了当代著名语言学家张伯江先生求真务实、客观严谨的治学理念,我们还是不难看出《北京话儿化词典》这本书的作用、价值和地位。从张伯江先生的评论中我们知道了《北京话儿化词典》是迄今为止,在“北京话儿化”领域里部头最大、涉及范围最广、收录词条最多,极具学术价值和实用价值的一本辞书。这是作者多年研究的成果。不仅如此,早在1990年《北京话儿化词典》由语文出版社出版后,1994年1月就荣获了第一届国家图书奖的提名奖。一部仅是反映北京地方语言的辞书,在首届国家图书奖这样一个高水平的平台上获得提名奖也是很难的一件事。也从侧面证明了这本词典的水平之高。

作者在《增订本后记》中,简述了增补修订本书的初衷和经过:1990年初版后,颇感原书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期待有一天能修订再版,但总难如愿。在很长一段时间,因忙于参与《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书的修订等工作,一拖再拖,直到2013年底,修订才得以开始,由于工作量太大,修改只能改做增订了。在《北京话儿化词典》出版后的20多年里,又有多种有关北京话、北京民俗、北京风土人情的专著陆续出版了。有些是著名作家、老北京前辈的著作。有历史人物、老根儿人家到平民百姓的衣食住行、日常生活——庙会、年节、掌故等;形式更为多样,有辞书、回忆录、口述历史、各类访谈、札记,可谓琳琅满目!这些充满京腔、京韵、京味儿,又京范儿十足的佳作为她的增订本添加了宝贵的文化资源。

此次增订本与初版本相比有多处不同,仅列举部分来说。

1. 增订本重新审核了北京话儿化音系,特别是26个儿化韵母和289个儿化音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作者在无录音设备和现代化手段的条件下,总结出北京话的26个儿化韵。当时她还不知道北京大学王理嘉教授运用科学仪器也总结出了北京话的26个儿化韵。如此不谋而合,真是达人殊途同归。对于一些儿化词与相应非儿化词意义的区别,如“白面儿”和“白面”,词典初版辨析了261组,本次又增加了39组,计300组。

2. 此版增收条目500条左右,总共收了7000多条。增订本还有意增收了一些体现北京民俗、风土人情、独门儿手艺、著名街巷、景区、城池等方面的词语。对活跃在人们口头儿上,生活气息浓厚的俏皮话儿、歇后语、谚语、俗语等均有所增补。

3. 对释义进行了增补充实及修订完善。增订本对释义或例句中出现的不太明确、不容易理解的老词儿、老旧事物都做了适当解释,注意丰富词典的知识性。对于原先释义不够准确、甚至有误之处,增订本或采用书证补充释义或纠正了失误的条目。总之力求释义清楚、简洁、明确。

4. 突出“京味儿”。此增订本还突出了“京味儿”。什么是“京味儿”?如何理解“京味儿”?“京味儿”表现在诸多方面。其内容丰富,涉及面儿广,很难用简单几句话来概括。如,老北京四合院儿邻里之间那种互相帮衬、苦中找乐的精神,人与人之间幽默风趣、开朗率真、热心助人的品格和包容的胸怀,都是“京味儿”重要的体现。还有北京城雄伟壮丽的宫殿、皇家园林、四合院儿、胡同儿、小桥儿流水、老字号,富有北京地域特色的京剧、文艺作品、说唱文学,年节庙会、各种小吃美食等等无不渗透着浓浓的“京味儿”。本书在收集、释义中非常着力地强调了这一点。

5. 还有就是它的通俗易懂,可读性强。词典的查考作用毋庸置疑,本书也不例外。但它让人爱读爱看,有读者说“新鲜有意思”、“特别好玩儿”能使人心情愉悦,无疑这源于北京话的丰富多彩、形象鲜活、生动幽默。

《北京话儿化词典·增订本》真是一本好辞书。书中收集的北京话儿化词里边取自生活的条目,简洁明快的注解,幽默风趣的举例,京城市井的温情,极富京韵之美的味道将北京话生动、形象、富于生活哲理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那亲切、地道的京腔京韵充分反映了北京人热爱生活、乐观、自信、大度、睿智的精神风貌。

儿化语汇是汉语构词的宝库

张伯江

《北京话儿化词典》的价值,首先体现在词汇意义上。有这样几方面的特点尤为值得注意:

其一,作者的收词,既有单音节、双音节这样公认的“词”,又有大量的多音节的、大于一般意义上“词”的单位。如:收了“会儿”,还收了“多会儿”、“有时有会儿”和“一会儿一个莲花,一会儿一个牡丹”;收了“脚儿”,还收了“抱脚儿”“跟脚儿”“带脚儿”以及“跐脚儿”“撇子脚儿”“离手儿离脚儿”,等等。这种选取标准,显示了作者对北京话儿化现象的深刻认识:儿化现象并不总是可以类推的,也就是说,“会儿”“脚儿”尽管实现了儿化,并不意味着所有包含这两个语素的北京话词语中的“会”和“脚”都要发生儿化,作者尽可能地为我们列举出了包含“会儿”、“脚儿”这样的儿化语素的词语,也就为我们展示了这些儿化语素分布的全貌。

其二,从儿化词的构词功能看,过去人们较多地注意到了动词性语素儿化以后变成名词的现象,如“摊摊儿”“吃吃儿”“好好儿”等,但是这部词典罗列的事实却给我们展示了更为丰富的词性随儿化变化的类型,如“拨拨儿”“游游儿”是由动词变成了量词,“敞开敞开儿”是由动词变成了副词,“一般一般儿”是由形容词变成了副词,“狠狠儿”是由形容词变成了动词,而“蹿蹿儿”“呲呲儿”“翻翻儿”则是动词儿化以后还是动词。这些类型都是以往论著中很少提及的。

其三,词典中很多词例让我们看到了汉语名词和动词更为丰富的构成方式。如“扳不倒儿”“招不着儿”“死不了儿”(分别指玩具不倒翁、爱发脾气的人、花草名),都是动补结构式的名词,而以往的著作中一向认为动补式名词是很少见的;动词方面,“边儿靠”“底儿掉”“塔儿哄”这样的构词方式,也曾被认为是罕见的。可以说,北京话的儿化语汇是汉语构词方式的一个宝库。

(选自《北京话儿化词典·增订本》序言)

原标题:说地道“京味儿”北京话少不了儿化音,也少不了这部宝典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