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里的出血热,需要担心吗?

作者:赵言昌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4-07

不用过分恐慌。

太长不看版:流行性出血热主要通过老鼠传播,有成熟的检测、治疗、预防办法,没有必要过分恐慌。

据媒体报道,3月23日,一名务工人员在返程的过程中出现出血热、不治身亡。很多人不禁又惊又怕:出血热是什么、由什么引起的,我们该怎么办,怎么2020年这么难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先定定神,咱们这就来聊聊出血热。

出血热1

相关报道,图片来源:新京报




1


出血热是个啥?

出血热不是一种病,而是一大类疾病的统称。感染汉坦病毒、感染登革病毒、黄热病病毒、埃博拉病毒......等等这些病毒的人,都可能出现典型的3H症状——高热(hyperpyrexia)、出血(hemorrhage)和低血压(hypotension)。为了方便治疗,医生们便给它们起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出血热。

这次报道中提到的出血热属于其中一种,即做“流行性出血热”(HFRS),也叫“肾综合征出血热”。



2


它是由什么引起的?

流行性出血热由汉坦病毒(hantavirus)引起。

这阵子大家谈论最多的病毒是新型冠状病毒,我们就把它们放一起做个对比。

新型冠状病毒长得很特别,有一圈花冠一样的突起,而汉坦病毒形态多变,多数跟鸡蛋似的,呈卵圆形。

汉坦

汉坦病毒,图片来源: nypost.com

新型冠状病毒的抵抗力比较强,得用84等强力消毒剂。汉坦病毒则孱弱得多,甚至可以说,随便哪个正经消毒手段(加热、紫外线、苯扎溴铵等)都能杀死它。

新型冠状病毒的宿主还不太清楚,前面有报道说它可以感染狗,后来又被推翻了;汉坦病毒可以感染多种老鼠,引起自限性的、隐性的感染。老鼠遇到汉坦病毒,往往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很快能用免疫系统把它压下去。

新型冠状病毒目标明确,主要伤害肺脏;汉坦病毒没那么挑剔,一旦进入人体,可以伤害多种组织与细胞,引起广泛的损伤。

比如,它可以伤害血管的内表面,让细胞与细胞之间出现缝隙、血管的通透性增加。这样的危害是什么?打个比方:血管内表面相当于浴室里的瓷砖,如果瓷砖变薄或者缝隙增加,就肯定会漏水......

又比如,它可以伤害肾脏细胞。肾脏相当于人体的调节阀,体内的水多就排出去一些,水少就多回收一部分。一旦肾脏受到损害,患者丢失大量水分,血压就不太好控制了。再比如,汉坦病毒可以伤害血小板。血小板负责凝血,可以简单理解为血管的笼头。笼头要是没有拧紧,水自然会哗哗地往外淌……

这就是为什么,汉坦病毒感染者会出现典型的3H症状。细胞损伤引起发热;肾脏损伤影响血压;凝血异常引起咯血、尿血、便血,或者皮肤潮红(提示广泛的皮下出血)。除此之外,患者往往还会有三痛:脑血管扩张引起的头痛、肾脏损伤引起的腰痛、眼组织水肿引起的眼眶痛。




3


我需要担心这个事儿吗?

坏消息是,流行性出血热发病率不低、传播途径很多。

中国的流行性出血热最早出现于日本侵华时期,随后不断增长,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达到顶峰,成为全世界发病率最高的地区。大致来说,最近几十年呈下降的趋势。

流行性出血热的传播总共有三大类五种,可以是老鼠传播、虫媒传播,甚至由孕妇传染给胎儿。

传染

汉坦病毒的传播途径(作者自制)

好消息要更多一些。

第一,因为我国的流行性出血热比较严重,所以,早就有了成熟的应对策略,有检测方法、针对性的药物和有效的疫苗。

第二,传播途径虽然不少,但是最主要的传染源只有两种,一是褐家鼠,二是黑线姬鼠。这两者在城市里都不常见。

褐家鼠也叫大鼠,跟实验室里用的大白鼠是一家子。它们主要生活在野外,长得很有特点——尾巴上下颜色不一致,上面颜色深,下面颜色浅。

褐家鼠,图片来源:faunaparaguay.com

褐家鼠,图片来源:faunaparaguay.com▲▲▲

       黑线姬鼠则更加独特,背上有一条明显的黑线。

黑线姬鼠,图片来源于网络

黑线姬鼠,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不知道大家见过黑线姬鼠没有,反正我是没见过。至于城市里的老鼠,多数是小家鼠,传播汉坦病毒的风险较小。再者,随着我国城市规模越来越大,水泥做的楼房取代了砖瓦式的平房,下水道日益完善,现如今在城市里连遇到小家鼠的情况都十分罕见。

最后,流行性出血热有明显的地区性和季节性。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接触老鼠的机会更多,风险相应更大一些;每年有两个高峰,春季高峰在3月到5月,主要跟褐家鼠有关、冬季高峰在11月到次年1月,主要跟黑线姬鼠有关。

换句话说,生活在城市地区的人遇到汉坦病毒的风险小很多,没有恐慌的必要,更犯不上对孩子的宠物鼠痛下杀手;生活在农村的人也可以据此时间特点更有针对性地避免被感染。



4


万一被老鼠咬到,该怎么办?

跟处理所有外伤的原则一样。

第一时间进行清洁,用干净的水源冲洗伤口;

接下来,可以用碘伏对伤口进行消毒;

最后去医院,告诉医生“我被老鼠咬了”,医生会建议接种出血热疫苗——打完疫苗,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动图


参考文献

[1]李凡. 医学微生物学[M/OL]. 人民卫生, 1976[2020–03–26].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976869/.

[2]李兰娟, 任红. 传染病学[M/OL].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3[2020–03–26].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5800947/.

[3]陈化新. 中国肾综合征出血热疫苗大规模应用研究[D]. .

[4]宋干. 新中国流行性出血热防治研究的主要成就[D]. .

[5]张永振, 肖东楼, 王玉, 等. 中国肾综合征出血热流行趋势及其防制对策[D]. .

[6]白雪帆;王平忠; 流行性出血热和汉坦病毒肺综合征发病机制研究进展[J]. 传染病信息, 2005(04): 165–167.

[7]王芹, 周航, 韩仰欢, 等. 中国 2005—2008 年肾综合征出血热监测及疫情分析[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0, 31(6): 675–680.

[8]王芹;李建东;张全福;曲靖;王世文; 2014年全国肾综合征出血热监测总结和疫情分析[J]. 疾病监测, 2016(03 vo 31): 192–199.

[9]王芹;曲靖;张全福;张硕;李阿茜;李建东;李川;王世文;殷文武;李德新; 2013年全国肾综合征出血热疫情及监测分析[J]. 疾病监测, 2015(06 vo 30): 440–447.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