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欧洲人用鸡头让这种致命病毒绝迹

来源:环球科学发布时间:2020-03-14

人类的心机深啊。

科学家们早就发现,只要把某个物种的 ZP3,或者透明带注入另一个物种的体内,那么就会引起后者强烈的免疫反应,从而导致不孕。

今天我们要讲在30年前,欧洲用鸡头让一种致命病毒绝迹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00312085841.gif

狂犬病你应该听说过。被狂犬病毒感染的动物就像僵尸,它们走路歪歪斜斜的,还会留下可耻的口水。丧尸片的灵感来源就是狂犬病。

狂犬病的病原体是狂犬病毒,它主要攻击大脑,并通过口水传播。被发病的动物咬伤后,除非马上注射狂犬疫苗,否则死亡率接近100%。更可怕的是,狂犬病会感染许多哺乳动物,从人类、狗狗、猫咪、狐狸,到牛、鹿还有蝙蝠都是狂犬病的宿主。

据世卫组织估计,每年有近5.5万人死于狂犬病,大多数死者来自亚洲和非洲,很少来自欧美。这是为什么呢?

以美国为例,美国的狂犬病发病率低,是因为美国大多数州已立法规定家养动物,如狗、猫和雪貂要打狂犬疫苗,因此传播狂犬病的主要是野生的蝙蝠和小浣熊干脆面君。

但是欧洲则是另一个故事了。让狂犬病在欧洲几乎绝迹的,是瑞士鸡头。

image.png

欧洲狂犬病的主要传播者赤狐

在欧洲传播狂犬病的主要是赤狐。二战期间,携带狂犬病毒的赤狐(Vulpes vulpes)袭击波兰。接着,狂犬病以每年30千米的速度前进,顺着前线向欧洲的西部和南方深入。

而在东欧的波兰传来狂犬病之前,欧洲的狂犬病实际上在19世纪已经消失了。新爆发的狂犬病让欧洲各国非常苦恼,但也没有什么好法子。

1967年3月,狂犬病来到了瑞士。1978年,狂犬病开始在阿尔卑斯山的罗讷河河谷域肆虐。在投喂鸡头之前,瑞士人已经试过了各种方法,比如给狐狸下毒、铺陷阱、射杀狐狸…无一奏效。

image.png

士以及接壤的国家

就在鸡头项目大规模实施前的1982年的第一个季度里,欧洲的狂犬病病例较上个季度生生增加了31.7%。另外,东德和捷克斯洛伐克的狂犬动物和病人还没被算进去,算进去的话数字就更吓人了。

当时,给野生动物投疫苗是很前沿的概念,美国科学家是首先尝试的人,但是没有成功。到了1971年,SAD 毒株的减毒狂犬疫苗,就是现在动物用的那种减毒疫苗出现了,这让投喂口服疫苗成为可能。瑞士伯尔尼大学的动物学家 Franz Steck 是第一个想到用食物诱饵给狐狸喂口服疫苗的人。

image.png

宠物大都用 SAD 毒株的减毒狂犬疫苗进行防疫

不过,用什么食物比较好呢?一开始,Steck 用过狗饼干、香肠和鸡蛋,但是最后发现还是鸡头好用。他把疫苗胶囊塞在鸡皮下面,小狐狸见了鸡头都馋哭了。

许多人担心,这种减毒的病毒最后会演化为更有毒性的狂犬病毒。为了证明它不会,Steck 先用鸡头在一个小岛上做了一次试验。岛上没有任何啮齿动物被狂犬病毒感染,也没有爆发狂犬病。

1978年10月17日,Steck 又在一块田上进行了测试。当时,在日内瓦湖的东边狂犬病疫情很严重,因此 Steck 的团队就制造了4050个鸡头,鸡头被丢在马路边和小道上,偏远的地方则用直升机投喂。

为了证明鸡头真的有效,他们还在鸡头里留了记号——四环素。四环素是一种抗生素,但因为会被骨头吸收,所以常被用来当作研究骨头生长的标记物。后来在猎人捕到的狐狸牙齿和骨头里发现了四环素,而这些狐狸没有染上狂犬病,这证明鸡头疫苗是真的好用。

image.png

四环素牙

在实施了鸡头计划的瑞士西南部的瓦莱省,1980年11月后就没有任何狂犬病病例了。于是,鸡头项目被推广了开来。在1979-1984年间,瑞士阿尔卑斯山下起了鸡头雨。在这四年里,大家一共丢了5.2万个鸡头。

鸡头所到之处,狂犬病闻风而逃。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 Rabies Surveillance Report 报告,在投喂了鸡头后的18个月里,罗讷河谷没有发生一例狂犬病例。

看到瑞士的成果后,1983年德国也开始用鸡头疫苗。到了90年代,先后有16个欧洲国家参与了鸡头计划,一开始强烈反对瑞士请狐狸吃鸡的法国也加入了进来。

不过,国土面积是瑞士8倍的德国需要更有效率的方法。特长是做香肠,爱好是吃香肠的德国人想出了一招,他们把肉都绞成泥,制造了肥油鱼肉饼,饼里塞上疫苗,香味赛鸡头,小狐狸看到整个狸都膨胀了。这样的肉饼疫苗德国年产百万个,搞到后来领头鸡瑞士也开始抄作业,放弃鸡头改用肉饼了。

微信图片_20200312090959.gif

到了1996年,整个欧洲投喂了7400万个疫苗肉饼。欧洲的“鸡头疫苗”项目在10年里让患有狂犬病的狐狸数量下降了90%。1983年,欧洲有2.3万例狂犬病动物,而到了1995年就只有8000个了。

1996年,瑞士一只疯狂的狐狸都没有了。1998年,瑞士宣布全境狂犬病清零。瑞士联邦兽医办公室的发言人 Marcel Falk 自豪地宣布:“瑞士发明了根除狂犬病的方法。”

后来,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芬兰、比利时、卢森堡等十几个欧洲国家都用这种方法摆脱了狂犬病。零星的野生动物狂犬病复发也是用类似的“鸡头疫苗”遏制的。

这就是狂犬病在欧洲被消灭的故事。不过,许多人畜共患病并没有疫苗,也不太可能用投鸡头的方式给动物免疫。所以有时人们避免野生动物生传染病的方法是避免它们大量繁殖,毕竟繁殖的过程有很多孔孔相传的接触机会。而且动物数量少了,患病的动物的数量也会跟着减少。

那么怎么让动物不能生孩子呢?

这里要隆重介绍一种让动物暂时无法繁殖的疫苗。还记得你是怎么打败其他兄弟姐妹的吗?你之所以有机会成为你,是因为你妈妈(以及其他哺乳动物)的卵子有一层叫做透明带的物质,它相当于卵子的结界,而这个结界接受了你。

image.png

精子,卵子和卵子的透明带(红框所指)图片来源:(DOI)10.1038/35055178

透明带只允许一粒精子通过,这可以防止一个卵子被多个精子受精的惨剧(polyspermy)。此外,透明带还可以防止跨物种的爱情。

这是因为,这层结界里含有精子结合蛋白,主要是三种,即第一种、第二种、和第三种。啊不,是ZP1、ZP2、ZP3(人类还有ZP4)。其中,ZP3 蛋白的功能就是物种生殖屏障,也就是大自然防止跨物种爱情结晶的道具。在控制野生动物以及圈养动物数量的时候,聪明的人类就经常用 ZP3。

科学家们早就发现,只要把某个物种的 ZP3,或者透明带注入另一个物种的体内,那么就会引起后者强烈的免疫反应,从而导致不孕。它的效果大多数情况下是暂时的,有时是终身的。

比如在20世纪80年代,为了控制美国阿萨蒂格岛国家海岸的野马的数量,科学家们首次把猪的透明带远程射入它们体内,使野马在一段时间内失去繁殖能力,扎谁谁不孕。

image.png

工作人员在为斑马注射猪的透明带疫苗(PZP)

图片来源:saint louis zoo

现在,猪的透明带疫苗(PZP)被认为是控制动物数量的可逆且人道的新方案,从犬科动物、偶蹄动物(如牛和鹿)、奇蹄动物(如马)、鳍脚类动物(如海豹)、象,到熊和灵长动物都可以用(在人类身上还没有实现过,好孩子不要在家尝试)。奇怪的知识又增加了吧。

原标题:30年前,欧洲用鸡头让这种致命病毒绝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