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历史上的可怕记“疫”

作者:殷元宗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3-03

笔者基于各种方志、年鉴、当年期刊或著作,以及人口学专家的研究,窥探著名瘟疫的死亡人数。

回首二月初的那些天,看着不断攀升的新冠病毒死亡病例的数字,我们的心被越揪越紧。

然而,历史上那些可怕疫情造成的人类伤亡,让人更加触目惊心……


分割线


小标志

民国时期哈尔滨霍乱大流行

霍乱是一种通过感染小肠引发的烈性肠道传染病,能让患者“上吐下泻”,严重者最后会因脱水、酸中毒(小肠液过多分泌)休克而死。

霍乱的病原体霍乱弧菌可通过苍蝇、水源以及人际传播。从1820年传入中国大陆以来,霍乱给人们带来了巨大威胁。(注:该霍乱是真正意义上的霍乱,称古典霍乱,中国古代医书上的霍乱则是急性肠胃炎。)

领导1919年霍乱防疫工作的伍连德博士

领导1919年霍乱防疫工作的伍连德博士

图自维基百科

特别是1919年、1926年和1932年哈尔滨地区先后暴发了三次较为严重的霍乱疫情。频繁的气候异常、苍蝇肆虐和水污染给疫情暴发提供了条件。除哈尔滨本埠外,此次霍乱疫情也波及到当时的俄、日两国铁路租界。

根据《哈尔滨市志》和《黑龙江省志》的联合记录,霍乱疫情造成1919年死亡7414人,1926年死亡29人,1932年死亡162人,三次霍乱大流行造成的死亡共计7600余人


小标志

东汉建安伤寒病大流行

翻阅《后汉书》《晋书》等史料,会发现从汉献帝建安元年(196年)至建安二十二年(217年),就不断有中原地区有“大疫”的记载,一种可怕的伤寒病流行(后世研究认为,根据古医书记载的症状,该病虽名为伤寒病,但应为一种流感)。曹丕在《与吴质书》中回忆到,名噪一时的建安七子中有五子丧命于伤寒病。可见其恐怖的传染性和致死率。

这场流感夺去了多少人的生命呢?由于当时正值战乱,其死亡人数难以统计。但我们可以根据张仲景提供的线索做个估算。

伤寒论

图自当当网

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注:因《伤寒杂病论》本书原貌不复可见,后世经整理分成《伤寒论》与《金匮要略》两书分别流通)中说“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

即其家族共有200多人, 从汉献帝登基十年以来,感染瘟疫而死去者就占了三分之二, 其中, 因患伤寒病死亡的占十分之七。

由此,我们得到一个数据:(200*0.66*0.7)/200=0.462,即从建安元年到建安十年这十年间,张仲景家族因伤寒病而死的人占全族的46.2%。而根据《续汉书·郡国志五》推算,建安十年(205年)全国大约有1572万人,则综合张仲景家族十年来伤寒病死亡比例(46.2%),大约推测全国有760余万人死于伤寒病。


小标志

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

(H1N1A型流感)

1918年1月,全球性H1N1A型流感疫潮暴发,该流感被称为西班牙型流感,并非因其首先暴发于西班牙,而是当时西班牙的疫情较为严重。该流感不仅横扫欧、亚、非、美各大陆,其“魔爪”甚至触及北极地区和太平洋群岛。超广的传播范围下,更可怕的是其平均致死率是普通流感的25~50倍。

虽然西班牙流感距今不过百年,但由于当时正处于一战时期,大部分国家没有详细的统计资料,所以对其死亡人数也只能进行估算。

北美洲,根据U.S. Bureau of the Census(美国人口普查局)1921年官方统计,美国死亡人数超过54万。根据Pub. HealthRep(美国《公共卫生报告》)1919年官方统计,美洲其他地区死亡人数超过52万。

欧洲是此次受灾较为严重的地区。根据欧洲主要国家民事机构的统计,欧洲此次流感死亡人数超过216万。

亚洲人口众多,也是受灾严重地区,根据当时的大日本帝国、日治台湾、葡属澳门、英属印度的统计资料,亚洲死亡人数超过1390万(中华民国数据争议较大,该数值按中华民国死亡最低数累加)

大洋洲约为182万, 非洲约为135万。

戴口罩的西雅图警察,1918年12月

戴口罩的西雅图警察,1918年12月

图自维基百科

综合以上数据,1918年西班牙流感造成全球死亡人数保守估计也在2000万以上(因为大多数统计数据只到1920年中,流感结束要到1920年底)。


小标志

14世纪欧洲黑死病大流行

瘟疫史永远无法绕过给人类带来沉痛灾难的黑死病。传染病学史主流理论认为黑死病是由鼠疫杆菌引起的鼠疫。由于鼠疫患者晚期的皮肤会因皮下出血变黑,状态极其可怖,再加上其广泛的传播力和超高的致死率,宛如黑暗而恐怖的雾霾,丹麦年鉴中才形象地称其为“黑色的”。

受害者

黑死病受害者,法国马提格斯的万人冢

图自维基百科

黑死病在14世纪40年代横扫整个欧洲,1347年-1351年达到峰值,那么多少人死于这场可怕的梦魇呢?

黑死病的死亡人数因地区而异,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Philip Daileader提出黑死病的死亡率特点:

在城市中心,暴发前的人口越多,疫情持续时间越长,死亡率越高。

地中海地区,如意大利、法国南部和西班牙,死亡率高达75%~80%,而英国死亡率只有20%左右。(解释:1400年,法国人口约为1200万,意大利约为900万,西班牙约为450万,英国约为270万)

综合来看,欧洲在黑死病流行的四年死亡率在45%~50%。当时欧洲人口大约为8000万,按这个比例,大概有3600万~4000万欧洲人丧生。(挪威历史学家Ole Benedictow则认为死亡率为60%,有5000万欧洲人丧生)

历史上的疫情触目惊心,当年的医学研究水平、医疗水平和护理条件以及各种社会保障制度和动员能力,远不能和今日同语,多种因素造成了如此骇人的死亡率。

今天,我们在大幅提高的医疗水平、护理条件和社会动员组织力的帮助下,疫情已经开始向良好的态势发展。让我们团结一心,夺取最后的胜利吧。

(注:本文所得结论严格依据当时统计数据做合理估算,仅为一家之言)


分割线

参考文献:

1 民国时期哈尔滨霍乱研究 (1919-1932年),樊冬实,哈尔滨师范大学,2015-06-01

2建安年间全国疾疫及其防治,马宝记,《许昌学院学报》2005-05-30

3东汉初年和末年人口数量,袁延胜,《南都学坛》2004-05-10

4Philip Daileader, The Late Middle Ages, audio/video course producedby The Teaching Company, (2007)

5 Ole J. Benedictow, "The Black Death: The Greatest CatastropheEver", History TodayVolume 55 Issue 3 March 2005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