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英雄》:中国非虚构大片

作者:肖扬来源:中国艺术报发布时间:2019-09-25

《烈火英雄》是“中国骄傲”三部曲的第一部,题材新颖、情节真实、情绪饱满、视听震撼,堪称是中国式大片的一个新典范。

视死如归、英雄无畏,听起来是壮阔豪言,但是呈现在银幕上就需要艺术的构思、合理的呈现,中国式大片的成功正是对于生活的真实捕捉。 

“非虚构电影”虽然源于真实事件,但其传达的价值需要高于现实,如果仅仅是将“真实事件”“还原”或“重现” ,这无疑是一种浪费,非虚构在艺术加工与真实元素之间必须进行适当的平衡,敏锐地发现中国社会的“现在进行时” ,抓住中国人的精神内核,由此,才能够真正拓宽中国电影的创作道路,开发出配得上这个时代的中国式大片。

如果说战场上还有看得见的敌人尚可循迹,消防员们面对的却是无形的死神,那些火舌如同是恶魔的狂舞,时而隐匿、时而吞噬、时而爆发,让生命在顷刻间化为灰烬,消防员度过的每一秒,迈出的每一步,都有烈火焚身的后果,然而,“烈火英雄”却直蹈死亡之地,这是一个无闻却伟大的职业,电影《烈火英雄》终于让更多的世人意识到,原来自己每天看似平静的生活是被这样的群体默默护佑着。

《烈火英雄》,中国非虚构大片的新模式

《烈火英雄》是“中国骄傲”三部曲的第一部,题材新颖、情节真实、情绪饱满、视听震撼,堪称是中国式大片的一个新典范,也为中国主旋律如何在英雄主义与可看度之间找到有效的平衡点,再次做出了有益的探索。中国式大片在经历了视觉元素的大量堆砌之后,开始了内容的回归,这符合当下中国观众对于中国故事和价值观体系的认同和期许,这当然是一种有益的尝试,有助于中国电影走向国际市场。“大片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战狼2》 《湄公河行动》到如今的《烈火英雄》屡屡获得成功,都说明了中国式大片正在重新建构价值与审美,变成中国故事的最佳载体,也由此一跃成为电影市场的新主流。

一部中国式大片的创作过程是对整个电影工业的成熟度的全方位考验, 《烈火英雄》不仅挑战了大制作、大情怀以及题材的突破,更给未来中国式大片的创作探寻了一条可行之路,那便是“非虚构” 。“非虚构”影片记录下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与有意义的故事,为创作提供了一种真实、客观、冷峻的视角,这与中国电影观众对于本土题材、本土心灵的需求相契合。

《烈火英雄》的原型事件是发生在2010年7月16日的大连“油爆大火”的相关纪实报道,影片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对于这场灾难做了艺术化、戏剧化的改编。1比1搭建的50个油罐和逼真的特效让人仿佛置身于火灾的现场,热浪的炙烤、浓烟的窒息感、神出鬼没的火焰和那随时都会爆炸的危机感让人感觉到命悬一线的脆弱,但是,正是在这种末世灰烬般绝望中,才能够看到同样是血肉之躯的消防员们选择了“最美的逆行” ,当人群在本能的驱使下逃离时,他们却在用自己的生命作为最后一道防线,守护着同胞的家园。

由于真实事件做依托,影片中绝大部分台词和情节,都来自于采访时消防员亲口所说的素材。杜江扮演的马卫国在火场中的那句台词:“消防战斗,早晚会有牺牲! ”也是有真实出处的,细心的观众会发现,说这句话的原型人物在《烈火英雄》的片尾彩蛋中现身,当时,这位队长在救火现场高喊:“中队长牺牲了,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是,消防战斗早晚会有牺牲!我们要继承中队长的遗志,把工作做好! ”

欧豪饰演的角色因被垃圾缠住无法脱身,现实中的消防员则因油污侵染水面无法呼吸,导致体力不支而溺水,抢救他的队友因为油太滑了,捞不起队友,也差点牺牲……这正是消防员们面临的真实残酷,正是因为这其中的不测与险况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观众才会在看电影时难以置信这一切曾经真的发生过。由于所有的情节都有出处,影片避免了杜撰和想象,而是让一条条线索丰满起来,因为这浩荡英魂来自于中国的每一个普通而平凡的家庭。尽管在烈火面前,消防员都是一样的无畏与无惧,但是,影片通过黄晓明、杜江、欧豪等出演,将这个群体还原为生动的个体,勾勒出消防员的不同性格、不同境遇、不同侧面。他们在职责面前毫无杂念,但在生活中却有各自的故事与困境。在真实事件中进入火场的消防员曾透露,当时支撑着自己去完成任务的唯一动力,就是“我只有赶紧关上阀门,才能活着出来见老婆孩子” ,由此,才有了黄晓明的角色将妻儿照片随身携带作为自己的最大动力的情节。而谭卓所饰演的人物是作为消防员的家属出现的,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亲人可能在上班出勤后,就再也不能归来,这种煎熬需要何等强大的内心才能化解!可以说,每一位消防员和他们的家庭都散发着光亮,是他们忘我的牺牲融入了死亡的黑暗,才换来了整个中国大地的光明白昼,而这也是中国式大片越来越受到青睐的原因。

视死如归、英雄无畏,听起来是壮阔豪言,但是呈现在银幕上就需要艺术的构思、合理的呈现,中国式大片的成功正是对于生活的真实捕捉, 《烈火英雄》通过真事件、真场景、真感情的呈现,塑造了真的英雄,观众们不仅记住了这部影片和主创,更记住了真正的消防员。这也是《烈火英雄》的精彩所在,它的成功不仅在于题材的突破、场面的震撼,更因为它给予了整个消防员群体庄严的对待和真实的呈现,让观众看到了灾难面前人性的高贵,这才是最为珍贵的人间景致,而且,它就在我们的身边,是平凡人“非虚构”的传奇人生。

“非虚构电影”虽然源于真实事件,但其传达的价值需要高于现实,如果仅仅是将真实事件“还原”或“重现” ,这无疑是一种浪费,非虚构在艺术加工与真实元素之间必须进行适当的平衡,敏锐地发现中国社会的“现在进行时” ,抓住中国人的精神内核,由此,才能够真正拓宽中国电影的创作道路,开发出配得上这个时代的中国式大片。

由《烈火英雄》可以看到“非虚构”足以成为中国式大片的新动力,第一,它能够弥补原创性的匮乏。第二,观众对真实的事件、人物有强烈的好奇心,其中名人传记影片和真实犯罪电影往往更惹人关注。第三,电影虚假的娱乐化已经不能满足人们对于这个世界的复杂认知,人们需要开发电影更多的潜力来反思这个时代,而“非虚构”就像是一双敏锐的眼睛,从中可以看到中国正在发生的一切是那么鲜活、丰富,这里有着与世界一样的悲喜,却不一样的世间百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烈火英雄》在创作上为中国式大片寻找到了一个“利器” ,中国电影也由此找到了一个“富矿”。

原标题《《烈火英雄》:中国非虚构大片的新模式》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