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酸枣面儿

来源:皇城根儿胡同串子 发布时间:2019-09-25

酸枣面儿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应该存留在很多人的记忆里吧。

忆少年时之--酸枣面儿

我在北京太仆寺街小学读的五年级,学校离家很近,出家门迈过西单北大街,穿过西单第四商场,再走五十米即是。西单商场后门摆着一溜儿小摊,卖烤白薯的、卖面茶的、卖豆汁儿的、卖炸糕的,卖卤煮火烧的、卖烧饼果子的、卖豆浆油条的……买成套的或干稀自配大约都是五百圆(不久改五分钱,下称分钱)。比如烧饼果子一套就是五分,跟我在上海读四年级时行情一样,那里罗宋面包三分,果酱两分,面包夹果酱五分。因此妈妈每天给的早点钱是每日五分。我就在商场后门吃过早点再登校。那么多品种呢,变着花儿吃。

商场后身还有经常背匣子边走边吆喝的小贩,“驴肉勒勒——”“买牛踢筋来——”。还有一个小地摊儿,卖酸枣面儿。那些东西实在诱人口水,就从早点钱中“勒”出一些去买它。钱好“勒”,油条不以豆浆送下即可。面茶是小米面熬的稠糊糊,浇芝麻酱、撒芝麻盐,香喷喷的,大碗二分小碗一分均能饱肚,五分钱的早点钱就能节约出多半。

在太仆寺街小学同班中有我一特尊重的同学、即现代词的偶像,叫王小文。他成我的偶像是因他略长我两公分略长我两个月年纪,还因他和我共同喜爱节约早点钱买那些零食。我俩同路登校同路放学,形影不离。

王小文的爸爸是农业部长,但他也是每天五分钱早点钱,他也是从那五分钱中“勒”些钱和我一起买驴肉、牛蹄筋、酸枣面儿,我们尤爱买酸枣面儿。酸枣面儿是酸枣儿肉干燥成粉成块的,微酸甜。粉状的为面儿,一分钱一大把。块状的按大小不等,有一分钱两块的,有一分钱一块的,大如拳者两分钱,还有硕大的就要三分钱了。我们爱买块状的,因为自己将它捏碎成粉比同价的酸枣面儿多,还因为块状的上面插着世界各国的小国旗。我们是为了攒全世界各国国旗,后来我们成了全班唯二能认清世界各国国旗的人。

我在同班还有一个偶像,是个女的,叫丁季珍。她成为我的偶像原因第一是她是少年先锋队大队长,肩佩三道杠。第二是那年上演《祖国的花朵》,我认为她唱的《让我们荡起双浆》比电影里唱的好,她比电影中的小演员漂亮。第三是有一次作文她写了一首诗,老师评语是“好,太好了,这是一首诗人写的诗!”就是说丁季珍已有诗人才华了。老师让她站到黑板前给大家朗诵一遍她写的“飞翔”。她上台不看作业本,挺起胸、扬起臂、眼睛忽闪光芒忽噙泪珠地朗诵了那首诗,我听出了普希金,听出了高尔基,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也开始写诗了,有的诗得到了老师好评,有的诗让妈妈姐姐自豪,但我始终觉得超越不了丁季珍,超越不过就崇拜了,就成今日语偶像了。我老琢磨得表示一下崇拜的心情,得向丁季珍奉献一件礼物。那时代那小小年纪还想不到鲜花,鲜花是献给毛主席或志愿军的。琢磨良久,琢磨出献给她一块硕大的酸枣面儿。

为此决断我和王小文吵了一架。因为买别的东西可各用各的钱,唯买酸枣面儿的得我俩共同集资共同享受,那是铁哥们死规定,我得跟他商量。王小文开始羞我:“凭什么给女的卖?”后骂我:“想娶媳妇不要脸!”

吵归吵,铁哥们儿还是铁哥们儿,王小文最后同意他出一半钱买硕大的酸枣面儿、以我一人名义送。

崇拜的心情表示出去了,礼物奉献上去了。丁季珍宛然一笑欣然接受,还道了声谢,当着我的面从那块硕大的酸枣面儿上掰下一小块送进嘴里,说余下的慢慢吃……

前不久偶在网上看到一则登着三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子的照片的寻友启事,大意是:自1957年我们毕业于北京太仆寺街小学……瑞英,你还记得我吗?希望和你们取得联系,叙谈友情。那不是仅低我一级的同学吗?

细看照片仨女孩子都梳着两条乌油油的大辫子,我心砰然一动,那时代的女孩子真大人气质!我想起我那时是否也大人气质,我想起送丁季珍酸枣面儿的事来,想起王小文骂我“凭什么给女的买”、“想娶媳妇不要脸”,也许是骂对了。我追想当年的丁季珍是否把酸枣面儿仅作酸枣面儿吃了?还是吃出了点儿别的滋味?

原文标题《忆少年时之--酸枣面儿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