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门的文场

作者:金刚子来源:皇城根儿胡同串子发布时间:2019-08-31

​说起朝阳门‘文场’ ,大多人只知有朝阳门外,元老胡同‘文场’ ,实际在上个世纪解放前后,朝内北钓鱼台内,常记干果行业,有-趟‘高桡会’ ,后来不知为何解散了。

说起‘文场’ ,只有老北京人知晓,是属于老北京一种民间花会形势,现在年轻人只知朝阳门,知以前叫齐化门的人较少了。

元代时朝阳门叫齐化门,我小时侯,有人要问;你哪儿的人?我就言;齐化门的娃娃!我的发小们都这么说。

齐化门文场

齐化门文场

说起朝阳门‘文场’ ,大多人只知有朝阳门外,元老胡同‘文场’ ,实际在上个世纪解放前后,朝内北钓鱼台内,常记干果行业,有-趟‘高桡会’ ,后来不知为何解散了。

我的发小穆德全,年轻时不仅爱好摔跤,对‘文场’ 更是情有独钟,先是在元老‘文场’ 学习打《大铜》,每次过牌(练习)都少不了他,每次走局(外出活动),他更是主角儿,因他最年轻、个子高,长的英俊漂亮,按现在言;整个帅哥!

每次的红白事走局,他总是引人嘱目的人物,个子高人又帅气,打大铜动作花样儿繁多,-些大姑娘小媳妇,围他身边人最多,其他打大铜戓打小镲花儿的,有时不免瞧他、稍-疏忽,打乱了点儿,“击四通儿” 打成起‘擦儿’ 了。

气的打‘单皮‘指挥恕言;你不看指挥看他干嘛?打小镲花言:您瞧他真有个样儿(漂亮),打单皮戏言;我再瞧他咱们全乱了算!

引得围观人群-阵轰堂大笑!板头吳二爷走到徳全面前嘻言;小老爷子!您别走头铜了,您走四铜吧!您在前面,人来疯!净瞧您了!全不看单皮指挥了!打乱了营!咱可“现“这儿了。

上个世纪1965年秋的一天,我可开了眼界,元老胡同‘文场‘,和二闸的‘獅子’ 同堂走会,我也隨着德全去了。

跟着文场板头吳二爷,来到耍獅板头王德水家、主角儿冯志孝也在,双方見面非常客气,互称‘都头’ ,互道吉祥!完全-派老北京的老礼儿。

双方把自已的队伍帶街上了,当地听说二闸的獅子,和元老‘文场’ 同堂,招的满街筒子人,都来瞧热闹,真是人山人海的。

说起二闸的獅子,老北京人没不知道的,是受过皇封的一趟玩艺儿,二闸练的‘泰獅’ 全国独-份儿!-个兰獅头-个黒獅头,獅头得有几+斤重呢!要练起来可不简单哪!

据说耍獅人以过去架子工居多,他们不仅身手敏捷,而且臂力过人,所以练的比一般人好,二闸的泰獅得有三百年历史了。

元老文场和二闸獅子同堂开始了,以常徳山单皮叫‘起擦儿’ ,一阵脆亮单皮嗒卜嗒响‘四通儿’ ,跟着二闸的兰、黒双獅,往起-立身一个漂亮亮相,围观的人群一片叫好声!‘文场四个大铜同时往起扬,二闸的獅子开始耍起来了,一个拿绣球的是指挥者,戏耍兰、黒俩獅,-会儿是平扑,一会儿是獅子戏绣球,还有打滚儿动作,不仅平地耍,还要蹬三张八仙桌上耍,不能出一点儿錯儿,可真不易呀!

泰獅是两个人,一个獅头、一个獅尾,两个人得配合好了,后面还跟了不少少獅,少獅的功夫也+分了得,各种跟头翻的高难度。

元老文场配合的是珠联壁合,该起‘擦儿’ 该‘扬’ 的,该‘四击头’该‘四通儿’ 的,真是各显其能!

单皮打的脆亮响,堂鼔打的催人兴奋,小镲花儿打出了承前启后,四个大铜打出了节日般喜庆,二闸的獅子和元老文场同堂,引起围观群众-阵阵喝彩和叫好声。

这是我看到耍獅会和文场同堂最好一次表演,那时要有彔像拍下来,搁现在是北京民俗文化珍贵资料了。

在史无前例文革中,双方都受到了强烈沖击,有的人被揪斗、让做各种打文场动作,当作群众笑料了,二闸的兰、黒獅子头,被有心人保护下来了,元老文场活动也停上了。

在文革后期,穆德全巧遇王侗,王侗可不一般,是原北海雪池文场最后一任板头,要说起雪池文场,老北京人沒不知的,那是受过皇封的一趟玩艺儿,从单皮指挥打法到堂鼔擂法,直到小镲花儿,最后到大铜的打法,在北京独树一帜,穆徳全都和王老先生学会了。

在上个世纪1983年,我的发小徳全值办全套文场傢伙什,成立了齐化门文场,过牌(练习)每星期六下午,在地铁朝阳门西南角儿,招不少人围观、有时有外国人又是照像又是睩像的,他们对中国百姓民俗东西非常喜欢。

齐化门文场成员里,平常百姓居多,也有身居领导干部的,有一位建筑集团副总,也喜欢上文场玩艺儿,过牌和走局都少不了他。

原标题《齐化门文场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