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外的筒子河

作者:赵惠民来源: 皇城根儿胡同串子发布时间:2019-08-31

紫禁城周围一圈护城河,也就是俗称的筒子河。早年挖河清淤时,我还曾见过水自北海来的入水口。

家住西华门附近,守着故宫住了五十年。如果把紫禁城比做皇上他们家的四合院,当然是大四合院,据说里面有九千多间房,那么四周的城墙就是院墙。紫禁城周围一圈护城河,也就是俗称的筒子河。早年挖河清淤时,我还曾见过水自北海来的入水口。

后河边午门前东西两侧叫阙门,一边是阙左门,一边是阙右门,出了阙门向北向东是劳动人民文化宫后河,向北向西是中山公园后河,附近的人简称后河。

筒子河边五十载

解放前这里很荒凉,道边便道上七零八落堆着好多大石头,土马路坑洼不平。便道上总有一两个摆卦摊的,支上桌子,铺好白布,上书“文王八卦”,有签筒、有棋子等主候客。记得解放前还有报纸上的小说连载调侃卦摊,说某人穷困潦倒生活无着,只好去摆卦摊,家什不全,用夹被代替桌布,也用白纸写好四个字,用白线缝在夹被上,夜间睡觉不小心,将“文”字踹下来了,晨起匆忙摆摊,睡眼蒙眬也未察觉,过路人无不讪笑。

1949年我在东城工作,常到北长街、西华门开会,骑自行车经常走这条路。几年后搬到西华门附近住,更是上下班一天两趟走后河,我爱人因给孩子喂奶,一天更要骑车走四趟。后来,这条路轧成煤渣路,几年后又铺成沥青路就好走多了。

上世纪50年代阙门是要按时开关的,有回下班我骑车赶到阙门刚好关上,只好绕北池子走北海前门回家。还赶上过有一年阙门修缮,将下门卸下,到下午五点多钟拦上一根粗麻绳,等我赶到那儿,守门的说,拉上绳子如同关上门一样,不能通过,只好绕道。再往后,阙门就不再关了。

筒子河边五十载1

角楼下

刚住到西华门附近的时候,每天必去后河散步,最爱看的就属角楼,书上说是“故宫建筑中装饰效果最强的建筑”,我则认为角楼是最美的建筑,可我怎么数,也数不够七十二条脊。

这角楼正名是崇楼,紫禁城四角各一个。上世纪50年代中期,先是拆卸翻修了西北角的角楼。那时我的大女儿还很小,带她去看角楼上的大金顶,女儿就天真地问我:“大金顶给你,你要吗?”我说:“不要,咱家没地方放。”

由于是在城墙上盖角楼,角楼高27.5米,在角楼顶上放瓶(就是大金顶),所以在地面上仰视,并不显得多么高大,其实很大。翻修西南角的角楼,大金顶被放在平地,敢情有一人高,下面有根长杉篙直插在角楼内。

后来看书才明白,这角楼的平面是“一个正方形四面接出一个长方形,边长较厚正方形小,且顺城墙的两面接出来的多,朝墙外的两面接出来的少。这样长高盖成抱厦,形成12个外出角,8个内窝角,柱角之上斗拱承托出檐,共三层,上层由一个四角攒尖顶和四个歇山顶组成,四面山花朝外,共24条脊;中层檐采用抱厦和歇山顶连搭组成,两面山花朝外,共28条脊;下层做半坡顶腰檐与抱厦多角相通,共20条脊,顶阁中央放一个镏金宝瓶”。

这故宫角楼,我是一天看几遍,五十年没看腻。

 筒子河边五十载2

老城砖

以前故宫门票卖一毛钱,收入太少,不足以维护开销,更不用说修缮,后来调整票价,才有较多的收入,才有钱维修。

听说换一块城砖,从买砖、运输、加工、砌墙,全部工料费每块砖得30元,即卖一张门票可以换一块砖。

十几年前,修补紫禁城城砖就干了好几年,工程太大了,由于教书不用坐班,所以有时间天天去看,一看看半天,收工时还得去看看。那会儿,城砖运来后,就堆放在河岸上,围起来按需要砍、劈加工,再运到墙根砌墙,活儿极细,要求极严。

当时西华门城楼往南的一段墙,毁坏得最厉害,因为北来的风硬,经年累月,风吹雨淋。修城墙时,两层砖里竖外横,必要时加铁锯子相连,砌好灌白灰浆。随着砌砖加高,搭脚手架直至墙顶。这样一段、一段,自北向南,拐过来自西向东。其余三个角儿也是一样。

绿树荫

南面城墙外边,自西向东有六十多棵槐树。风吹树摆,冬季干枝擦墙,而且风吹花籽儿,植物生长在墙缝里,生根发芽,逐渐长大也损坏城墙,所以会经常地铲除,但“春风吹又生”很是难办。等距离的槐树,树角遮蔽,景色宜人,但也有问题,此所谓“有一利必有一弊”。

筒子河边五十载3

对面筒子河北岸,绿柳成荫,随季节变化,尤其是春天简直一天一个样儿。每每到了季节,柳树枝上就鼓起一个小包儿,偏紫色,说是“五九六九,沿河看柳”,实际还要晚一些;再过些天春意浓了,柳枝上长出小嫩芽,很快变成小树叶儿;两天之后,叶儿长了,用不了几天绿满枝头,柳条儿根根垂下来,上面长满小绿叶,随风飘荡,春意盎然。难怪诗人常为此感动——“两眼游丝兼落絮”、“风流万缕亭前柳”;李清照说过:“暖日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苏东坡则曰:“东风有信无人见,露微意,柳际花边”;贺知章干脆“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抬头远望,对岸中山公园里,翠柳身后,几重松柏,我常常停足观看久久不肯离去。夜晚“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筒子河就更美了。

遛早儿这柳树下面是一带河堤,河堤年久失修,补了一块又一块,从东头阙门外照角楼景色极美。十年前拆旧砌新,只东头留一小段旧堤,其余向西、向北、再向西一律修成新堤,上压面上凿成泥鳅背儿的条石,十分壮观。地面铺花砖儿,重轧沥青马路,换了新马路牙儿,有大理石桌凳供游人休息,后河焕然一新。

西华门外南北各三间小朝房,除落地重修外,重加围墙和门楼,想像依图纸原样补修。

筒子河边五十载4

住在东华门和西华门附近的许多人,有遛早儿的习惯,最早起的一拨儿四点多钟就出门,有打拳踢腿的,也有喊嗓子的。稍晚,出来活动的就多了,西华门寿山局老掌柜,会带一拨儿人练武艺,我则是喝过茶吃过早点才去。

还有不少人紧靠城墙,经过午门,逛完筒子河早市,从东华门城楼前穿过,贴城墙向北走,到头儿拐弯向西到神武门,再从北长街或筒子河里侧绕回来。

筒子河边五十载5

日子长了,在后河交了许多朋友。我在后河以听为主,多学、多打听,增长见识,还结识了一位老人,乃是天桥老艺人,本名韩金铎,艺名小骆驼,一把犀牛角、牛筋弓弦的弓,是师爷传下来的,给我看了。从他保存的旧报纸上,看到介绍他的文章。他开弓发弹,有四种绝活儿:天鹅下蛋、浪子踢球、沿前滴水、燕子夺泥,都有详细说明。

有一年后河“翻浆”,附近臭不可闻,人们只得绕道而行。后来挖河修缮,水被抽干,吊车、挖土机、卡车顺坡下到河底操作,我又是一天看几遍。竣工后放水入河,清澈见底,游船往来,看着舒坦多了。

原标题《筒子河边五十载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