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的东单头条和儿童电影院

来源:皇城根儿胡同串子 发布时间:2019-08-20

在东单头条开设有大型商业场所:东单菜市场、美琪电影院(解放后青艺剧场)、平安电影院(解放后儿童电影院)、东单电话局等。

老北京还是真有东单头条的,没有头条,哪来的二条和三条。清代,东长安街的皇城内皇家、官员专用道路,禁止平民通行。东交民巷是外国使馆区,严禁中国人穿行。东城居民要去西城,必须绕道前门外打磨厂,或绕道东四十条往西地安门外大街,出行十分不方便。东城东片居民要到王府井买东西,必须走东单头条、二条或三条。

旧日,东单头条的南侧是东长安街北侧的平房,北侧是繁华的街市。

进入民国,北洋政府交通总长朱启钤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通北京城东西道路交通。他采取了二条办法,一是使东西长安街对平民开放;二是开辟景山前街,在东西皇城打开两个缺口,形成贯通东西城的东西主干线。二个皇城豁口的位置,一个在今南河沿大街(旧日皇城护城河)北口与五四大街交汇处的沙滩;西豁口在府右街北口。

随着东长安街对平民的开放,东单路口至东单头条东口的平房区,逐渐演变成东单菜市场,随后往西的平房也陆续变成了商业房。因此,东单头条的南侧就演变成了东长安街北辅道。在东单头条开设有大型商业场所:东单菜市场、美琪电影院(解放后青艺剧场)、平安电影院(解放后儿童电影院)、东单电话局等。

解放后的1955年和1958年,北京市政府二次扩宽长安街,形成了现在宽90米的格局。东单头条南侧也就完全融入在东长安街里了,东单头条就是1994年前东长安街北侧的高坡。

老北京人都知道,东单头条比东长安街地势平均高1.5至2米。因此,在东长安街北侧,要不然走东长安街便道,要不然走东单头条,二者之间有一堵高一米多的虎皮墙。虎皮墙上有宽约10米的绿化带和灌木林,老北京人称它东单小树林。白天是逛东单王府井的人们停步歇息的好地方。落日傍晚后,东单小树林是年轻人谈恋爱的场所。

东单头条与儿童电影院 1

在下面1953年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在王府井南口的东单头条与东长街便道,还有“东单小树林”,图片中那栋三层小楼是民国初年盖的北京电报局大楼。60年代改为国家海洋局办公楼,当时的门牌号是31号。图片中的小树林1992年建起京城第一座麦当劳。现如今,东方广场门前的宽阔广场,就是旧日的东单头条。

东单头条与儿童电影院 2

东长安街西口27号是一栋二层建筑,1973年邮电出版社迁入,前面是营业门市部,后面有职工宿舍。建筑形式应算是法国式吧,照片中依稀可见房前庭院。据说这栋二层小楼,原来是一座大型平房四合院,是最早的北京饭店,1906年迁走后,法国人盖起二层小楼,称东安饭店。下面二张照片拍摄于东方广场1994年拆迁之前。

东单头条与儿童电影院 3

东单头条与儿童电影院 4

网上有一位曾经在邮电出版社工作过的人士对这里的描述文字:“1987年大学毕业后,我的工作单位—人民邮电出版社就坐落在长安街上,王府井路口不远的闹市区。但是一进到单位的院子里,就仿佛与闹市隔绝。办公楼是一座有百年历史的古老木楼,木楼梯走起来咯吱咯吱的,透出有一种不能承受的沧桑。不久,小楼就真的不能承受现代办公之重,被拆除重建。单位的大部分部门和集体宿舍临时搬迁到京西的玉泉路附近。但是我工作的部门还在王府井的旧址。于是,我每天骑车穿行在长安街上,往返三十多公里,三个小时。京西的长安街延长线上,两侧绿树成荫,我每天穿着牛仔骑着车快乐地飞奔着,有时耳朵里还插着walkman的耳机在自行车的大潮里疯狂地钻来钻去,从来没有对超长的上班距离感到烦脑。那时,真年轻啊。”

东长安街25号是铁道部职工宿舍的后门。23号是儿童电影院,民国时期曾是著名的平安电影院。

东长安街东口3号是东单邮电局,始建于1942年,1949年2月人民政府接管时编号5支局,沿用至今,原址在东长安街东单菜市场的西侧。1994年建东方广场被拆。1999年回迁至东单三条东方广场,当时从新世纪邮局调来中国首台自助收寄机。这台老资格收寄机是当年向22届万国邮联大会献礼而设计的,定名为YJY—99型收寄机,是由现金收寄系统、收据打印、邮件传输等部件组成的一体机。可完成普通、国际、国内函件,国内挂号函件、印刷品等邮件的自助收寄业务。

1986年8月2日,北京长安街上,白天的暑热还未散去,下班的人流刚刚涌过。在东单头条,一顶顶鲜艳的遮阳篷,十几分钟之间纷纷搭立起来。片刻,服装、百货等商品已经摆在案位上。

原来,今天是东单头条夜市开张。尽管北京市东城区事先没有声张,来了个“突然袭击”。可是,短短几分钟,顾客便三五成群地围上来,交易马上就开始了。

一个冷饮摊前,空汽水瓶已经成箱,用过的冷饮包装纸盒也有半桶……

东单头条夜市,东临东单北大街路口,西接繁华的王府井大街南口,长几百米,设了八十多个摊位。东城区政府选择在这里开放夜市,就是希望能给首都的夜晚增添光明!

东城区年轻的副区长姜永华来到夜市,她对记者说,我到外省市去,看到了开放搞活给城市带来的商业繁荣,就连一些小城镇也是一样。可北京,就像外地同志说的,简直是“都市里的村庄”!今天东单头条夜市开放了,要办好,而且要把王府井、东单等的夜市都带动起来。在一旁的一位老同志说,现在实行夏时制,下班早了,晚上想出来走走看看,多开点夜市好。

北京市副市长孙孚凌也来到夜市。他和摊点上的营业人员握手,问这问那。他对夜市的组织者说,光是卖衣服、裤子不行,还要有儿童玩具、百货等等,不要限制,要多品种,让夜市的东西逐渐丰富起来,真正地方便群众。

白昼渐渐隐去,夜色降临,白炽灯亮起来了,它照耀着喜形于色的群众,照耀着繁华喧闹的夜市。一个青年高兴地叫道,这夜市真美!

上文摘自《北京晚报》1986年8月4日第2版《今夜东单分外明》

东单头条从东口到西口的建筑依次是:造福东城居民50年的“东单菜市场”;往西依次是“东单邮电局”、“外贸部招待所”、“外贸部运输公司”、“北京青年艺术剧场”、“北京儿童电影院”、“邮电部出版社”和最早的“中国民航办公楼”,以及90年代初在北京开设的第一家“麦当劳”快餐店,还有几个常年关着大门部队大院子。这些建筑与东单二条一起,在1996年建设“东方广场”时,都成为历史而消失了。

1992年4月23日,北京王府井南口出现了一个具有异国情调的建筑,路过这里的老百姓看到了那个过去只有在电视里才能见到的金黄色双拱型标志。同样是三层营业面积,同样是世界第一大的北京第一家麦当劳餐厅开业了,是由北京南郊农场和美国百麦公司合资开办的,楼高三层,原址是东单头条西口小树林。

王府井南口麦当劳刚开业不久,一天晚上,来了二三十个穿着光鲜的年轻人,他们占据了整个三楼,在点了大量汉堡和饮料后,搬开了所有可以搬开的桌椅,开始在自带的收录机的伴奏下,两两成对,翩翩起舞。

对麦当劳的门市经理来说,阻止他们是对“上帝”的不恭,因为厚厚的管理手册详细罗列了各种服务要求,却没有禁止顾客在餐厅跳舞。见多识广的老美万万没有想到,会有消费者到麦当劳餐厅来开舞会。估计这个夜晚已经被麦当劳的管理者记录在案,标题就是“当顾客在餐厅里跳舞时该怎么办?”

东单头条与儿童电影院 5

当年麦当劳与东城区政府签订了使用场地三十年的合同书。二年后,李嘉诚建设东方广场要拆掉麦当劳,麦当劳当然不干了,为此双方把官司打上了法庭。据说,后来李嘉诚支付麦当劳一笔不菲的补偿费,1996年王府井南口的麦当劳自行拆除。

从平安电影院到儿童电影院

北京平安影戏院,又称平安电影公司,坐落于东长安街路北,1907年由外商创办,开始专门为东交民巷一带外国人放电影。这是北京第一家电影院,20年代演出美国大片最出名,曾上映过美国影片《出水芙蓉》,红极一时。

1946年12月26日北平《经世日报》报道:昨晚9时,燕京大学女生沈崇(笔者注:沈崇是清末重臣两江总督沈葆祯的孙女),19岁,赴东单平安电影院看最后一场《民族至上》影片。散场后,忽见身后有美兵二人尾随。行至东单大操场地方,该二美兵即对该女施以无礼。该女一人难敌四手,大呼救命。适有行路人闻知,急赴内七分局一段报告。由警士电知中美警宪联络室,派员赴肇事地点查看。美军已逃去其一,即将余一美兵带走。该女被强奸后,送往警察医院,检查后,转送警局处理。于此,震惊中外的“沈崇事件”及由此而引发的抗议美军驻华暴行运动在中国大地拉开帷幕。

东单头条与儿童电影院 6

解放后,沈崇在德胜门外尼姑庵修行;文革中被集中到山西省大同市华严寺;后到五台山南山寺,终成远近闻名的佛教大师。据说,沈崇在70年代曾担任过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先生的英文翻译,参加过不少外事活动,但绝不披露姓名。

解放后,平安电影院更名为北京儿童电影院,简称“儿影”,是北京城儿童最喜欢去的地方。电影白天放映,场场爆满,因为都是附近小学校包场。

儿童影院位置就是现在的东方广场,影院的前门在长安街面上,后门到原来的东单二条。影院的东则是东单邮局和青艺剧场,西临邮电出版社和国家海洋局,再西就是王府井南口了,地处繁华地段,门前总是车水马龙。老平安影院建于是当时北平著名影院之一,曾上映过美国影片《出水芙蓉》,红极一时。其建筑分为两部分,一是放映室,红砖的建筑,呈品字形三楼。另外就是观众厅,有座位528席,舞台不大,经改造可放映宽银幕影片。

后来又根据需要,增建了观众休息厅,是占了红线的。据说影院老建筑是没有地基的,但使用几十年也没见有啥危险。平安影院原来的产权人叫赵振纯,曾在日本早稻田大学上过学,解放后公私合营留在了影院管后勤,同时还留下了一些原影院的老职工。

东单头条与儿童电影院 7

儿童影院当年并非只放映儿童题材的电影,与其他影院如大华,红星、明星一样,也放映社会公映的电影。这是因为当时电影很少,儿童题材的就更少了。有时三家影院共用一个拷贝,各家出一位跑片员,差开时间,同时映一部电影电影。有时跑片员因为交通或车辆故障耽误了时间,看电影的观众只好亮灯等候,这是时常发生的事。

记得儿童影院开的最早场,是早晨6:15分,映的是《青松岭》,学生包场,我们是提前一小时上班,做准备工作。对了,忘说了,我是影院放电影的,也跑过片。大冬天的,天黑黑的,马路上都没啥人,唯独电影院灯火辉煌。

那时人们的娱乐主要是看电影,票价也不贵,电影院一天排八场,从早到晚,几乎场场满。那时就连放映什么《钢铁巨人》、《牛角石》之类的电影也有不少人看,而且各单位工会都来组织电影,电影票成了香饽饽,电影院的人特牛波依,当年批“资产阶级法权”时就拿电影票当靶子,说不能以票谋私,现在想起来,真是可笑。

儿童影院最火的时候,是当年日本电影周,放映《追捕》和《望乡》,每天天不亮票房前就有人排队等着买票。日本NHK电台记者前来进行访问,可能他们很纳闷,为啥与日本不共戴天的中国人对日本电影却如此喜爱。

儿童影院最不景气时也与日本有关,那就是日本电视连续剧《姿三四郎》开播之时。当时电视机并不普及,家里如有台九吋的黑白电视机就非常了得了,只要那鬼哭狼嚎的唱腔一响,大街上几乎没人了,电影院门可罗雀。再后来,电视剧冲击电影院的势头越来越猛,电影院的危机到来了。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东方广场开始筹建,儿童电影院是招商引资项目的中心点,当时的主要投资人就是后来的香港特首董建华。后来东方广场的投资越来越大,股东变成了李嘉成,东单头条沿线,也就是从王府井南口一直到东单南口,北至东单二条,全部是该项目的规划用地。包括儿童电影院、东单儿童医院、国家海洋局、青艺剧场等单位和居民,全部拆迁。已走向电影衰落阶段的儿童电影院在这样的背景下,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这座曾辉煌过几十年的儿童电影院,现在几乎被人们忘记了,因为眼前的东方广场是那样的高大雄伟,是现代时尚的象征。相比之下那低矮破旧的电影院,已成为历史的尘埃。

儿童电影院的东侧是解放后新建的青年艺术剧场,简称“青艺”,是中国青年艺术剧团演出话剧的场所。一般是晚场,观众都是成年人。

原标题《东单头条与儿童电影院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