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解暑话“扒糕”

来源:皇城根儿胡同串子发布时间:2019-08-20

算来已经50多年未见那些在盛夏季节推着扒糕车子穿街走巷叫卖的小贩啦

算来已经50多年未见那些在盛夏季节推着扒糕车子穿街走巷叫卖的小贩啦;就是在北京城里的一些小吃店,夏季经营“扒糕”这种老北京传统小吃的也很少。这倒使我越来越怀念那些昔日卖扒糕的小贩,特想在盛夏酷暑之日痛痛快快地吃上几碗扒糕。确切来讲,扒糕应该是老北京小吃中的夏季小吃,是清凉爽口、开胃解暑的食品。

盛夏酷暑话“扒糕”

昔日老北京城的夏季,扒糕和凉粉儿是深受百姓欢迎的小吃。扒糕的做法很简单,就是先把荞麦面调和成稀糊,将其倒入煮沸的水中,关火后搅成团儿过凉水成面坨。吃时,用刀从面坨上切下一块圆饼状,再用刀切成一条条长条状放入碗中,浇上酱油、醋、辣椒油、盐、蒜汁、芝麻芥末糊等,乘着那股五味俱全的凉劲儿,三五口扒拉到口中,那筋道、清凉、爽口、刺激的感觉让人浑身一个“爽”字,既开胃又解暑,从心里透着那么凉。

我小时候,夏季胡同里经常有卖扒糕的。小贩推着车子一吆喝,立刻就从各个院门跑出不少买主儿,有大人也有孩子。记得有一个40岁左右的小贩,他每次推车一进胡同,立刻就在他的车子周围站满买主。这小贩把车子停稳后,开始了经营,他一下子把四五个碗放在车面儿上,然后从面坨上准确地切下大小均匀的小块儿圆饼状面坨,用刀麻利地横竖切几下,那一个个碗里立刻出现数量均匀的小长条儿;接着他拿起调好的浇汁儿,用小勺一一在各个碗里浇好汁儿并放上菜料递到每个买主手里,只是辣椒油由吃主根据自己的口味自己从放在一边的玻璃罐里取。由于小贩动作麻利利落,所以即便买主多,也不会等多一会儿,人人很快就能吃上。真有不少买主一吃就是两碗,甚至有吃三四碗的,所以小贩不愁生意不好。

盛夏酷暑话“扒糕” 1

那时候,如果你出去串门儿或散步,在烈日照晒下汗流浃背,这时如果你想吃碗扒糕,这并不难,很快就会遇到卖扒糕的小贩或卖扒糕的小吃店。

如果按照人们对食品色味俱佳的要求看,扒糕似乎不登大雅之堂,那灰黑的颜色,有些人看了可能会不大舒服。早先有文人的著作中,也把扒糕描写得很招人“厌恶”,如《燕都小食品杂咏》一书中,对扒糕的描写就是:“色恶如今属扒糕,拖泥带水一团糟。嗜痂有癖浑难解,醋蒜熏人辣欲号。”但不管说什么,老北京人几乎都爱吃扒糕,这不仅是上述提到的口感和清凉爽口,而且做扒糕的原料荞麦据说含有多种维生素,对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等患者都有食疗作用,食之有益。早在明朝李时珍所著的《本草纲目》中,就谈到荞麦“实肠胃,益气力,续精神,能练五脏滓秽”。所以这也算是个营养品吧。

盛夏酷暑话“扒糕” 2

我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说是文化托起了北京老字号食品,因为不少老北京传统食品都具有文化底蕴。就拿扒糕来讲,在上世纪30年代,有文人张醉丐为一位陆先生绘画的小吃图中的扒糕配写打油诗一首,诗曰:“清凉食品味调和,佐料掺匀给得多;夏日故都风景好,扒糕车子似穿梭。荞麦搓团样式奇,冷餐热食各相宜;北平特产人称羡,醋蒜还加萝卜丝。”张先生还为不少北京小吃的绘图配写打油诗,可见昔日老北京的小吃,看似不登大雅之堂,但是却很受文人墨客青睐。

曾有相当长的时间内,在北京的小吃店里看不见扒糕了,我是在1998年在北京著名的老字号小吃店南来顺再见到扒糕的。当时我们单位召开各省区市有关部门办公室主任会议,各地的朋友非常想吃老北京小吃,我在联系南来顺时看见有扒糕,当时正是盛夏,于是我一下子连吃两碗。到了近80位会议代表就餐那天,我发现大家都非常爱吃这些小吃,包括扒糕。这使我感到老北京小吃还是有影响力的。

盛夏酷暑话“扒糕” 3

至于那些昔日推着车子穿街走巷卖扒糕的小贩,已经有50多年没见到了。那诸多扒糕车子形成的老北京胡同一景,看来只能留在60岁以上人们的记忆中了。有时候我在想,如果这做法极其简单的、解暑的小吃扒糕大量问世,能不能得到现在年轻人的认可?我想答案大概是:恐怕很难!

原标题《盛夏酷暑话“扒糕”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