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记忆——磁器口老街

作者:了然客 来源:皇城根儿胡同串子 发布时间:2019-08-02

北海、景山、东四、崇文门一路逛来不觉中午时分腹中有些饥饿感,站在我们曾经家的旧址如今已是新世界家园的地方感慨万千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自幼就生长在哈德门外,住在香串胡同直到拆迁。香串胡同从北到南不过三十多个门牌,北口连接茶食胡同,南口直对磁器口。北京城的磁器口再熟悉不过的地方,那的砖砖瓦瓦市井人文就像戳子一样印记在我的心中。

磁器口老街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崇外被拆迁后多年在没来过这块生我养我的地方。最近的一次“重游”也是五六年前因它事路过磁器口匆匆而过走马观花的看了一眼而已。今年趁着“五一”长假转转,我和老伴顾忌出城会堵在路上憋着不如京城一日游自在。北海、景山、东四、崇文门一路逛来不觉中午时分腹中有些饥饿感,站在我们曾经家的旧址如今已是新世界家园的地方感慨万千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老伴提议还是吃点小吃填填肚子吧。到了磁器口就得喝豆汁尽管“锦芳”就在咫尺我们还是选择了在天坛北门重张的锦馨豆汁店。

我们老俩口从磁器口老街北口开始了旧地重游。磁器口老街由南向北走到了尽头,路断了,磁器口地铁站的建筑阻挡了磁器口老街的来处,老街成为了断头街。磁器口地铁站的西边就是闻名京城的“锦芳”小吃店,崇外大街道路改造挑直了一路向南,坐落在蒜市口东南角的“锦馨”豆汁铺首当其冲的要挪窝,若干年后在老百姓的呼吁下才在今天的位置有了一席之地。我们站在地铁站傍的高坡向磁器口老街望去,阳光下残破的老街,在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衬托下显得那么破旧不堪,地面上坑坑洼洼显然是什么管道施工之类留下的后遗症,本来就不宽的街道被临街的各式各样的铺户“借占”了不少,一些遮阳伞把整个街道都盖住,让人感觉憋得慌。踏在老街的路面上我们向南缓缓而行,我尽量用记忆中的印象与今天的街市来重合寻找本来的模样。

磁器口老街 1

老街的西边第一条胡同就是清华寺街,清华寺街是以清华寺得名的街巷明代宣德七年(1432年)奉圣夫人东安里王妙秀,命其弟义勇后卫百户荣以赐金买下旧时保安寺的基址,兴建清化寺。正统九年(1444年)竣工。正德七年毁于火,次年重建。寺中原有明代奉议大夫宋拯和右中允李廷相碑,今已无存。原建筑共有三层,现主要殿宇天王殿、大雄宝殿、后殿及部分配殿尚存。大雄宝殿为庑殿并有斗拱和彩画,这在北京外城寺庙建筑中极为罕见。其地原以寺为街名,今称清华街。清华寺街西至鲁班胡同,街东口有一副食商店,今天的副食店还在就是一个小杂货铺了,与清华寺街相对的是香乐胡同、新生巷。新生巷是条不长的斜胡同与西唐街相通。香乐胡同口有一个大众食堂记忆犹新的是那的素炒饼不错,过去从南边进城拉脚送货的大车都在那歇脚,把式们爱吃的就是这素炒饼,食堂何时没的没人知道。

清华寺街东口斜对面往北不远的路东原来有一家著名的文具店叫“三益德”,因离学校近同学们经常去那卖笔墨纸砚橡皮等物品所以在我们这群孩子里是著名的文具店了。路西高台阶就是一家“废旧物品公司门市部”同学们也常去卖白报纸和旧画报非常便宜白报纸可做练习本,画报可以包书皮所以招孩子们喜爱。“三益德”“废旧物品公司门市部”也无影无踪了,没留下半点痕迹,取代它们的是一些临时搭建的自住房。

磁器口老街 2


我们一路前行来到北京仅有的三个同名的胡同之一的八道弯,八道弯曲曲折折可以通到东晓市,著名的北京第十一中学也在其必经之路。如今的八道弯胡同已被淹没在杂乱的街棚之中,现在叫磁器口东二巷了,我觉得还是老地名有特色。沿着不宽的老街我们尽量用过去的记忆丈量今天的街景,一切都变的既熟悉又陌生,来到东晓市东口我们向着街巷的深处瞭望,熟悉的只有那东晓市三个字了,一切都那么的破败,建于清朝中期著名的金台书院旧址就在街巷的深处。东晓市往西路北面有水道子胡同、鲁班胡同、南桥湾、安国胡同,而南面依次是兴旺胡同、香椿胡同、金鱼池。

东晓市街口的对面原来有一个文化社租赁书籍特别是小人书,非常吸引孩子们全套的“三国演义”“杨家将”“水浒”等小人书都是在那看全的,这里现在是个做铝合金门窗的店铺了。旁边的红桥照相馆也成了几个外地人的租赁的小铺,正当我们立足寻找过去的痕迹的时候一个踏拉鞋的妇女把一盆脏水不客气的泼到离我们不远路面上,随后拽着一个不大的孩子走了进去。曾经摆过明星照片的橱窗如今成了卖烟酒的小门脸。一路南行来到西园子街东口记得在街口右侧有个百货店不远还有理发店,现在也不见踪迹,与其相对的东大地四巷把角的副食商场也只是房屋还在能依稀可辨也就是原来的颜色了,这里也物是人非了。

磁器口老街上唯一幸存的老字号就是磁器口大街南口的“元隆”还在,只是楼房和门脸斑驳了许多,百年的历史传承至今元隆丝绸在国外及港台名声极高它的前身就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元隆顾绣绸缎商行。

我们从北到南走完这趟老街,之所以说是走而不是逛就是说磁器口老街不再是我心中的那条老街了,人不再是那些人,物不再是那些物了,一切都变了,变的我这老北京人都快不认识了,太破了,太乱了,太脏了!这里听不到乡音仿佛您就是在外地一样,这就是今天的现实。

磁器口老街 3

来到天坛北门附近的“锦馨豆汁店”品尝多年前还是在磁器口锦馨豆汁铺喝过的豆汁儿,豆汁店铺面不大,食客也不多我与老伴各自点了豆汁、焦圈、糖火烧细细的品尝着,说实话虽是在“锦馨豆汁店”喝豆汁却总感觉手里端着的那碗豆汁儿还是差了点什么,磁器口的豆汁不在磁器口,磁器口的老北京人都搬走,磁器口就是留下一个名儿好像与我们没多大关系了,我们这一代生于斯长于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恋旧的情怀,你经历过的生活才是生活。后来的人们要保住老北京那点东西还要努力,城市的发展拆了旧的建新的,什么都可以丢,咱老北京人的精气神不能丢,这可能与我们打小就生长在磁器口一带的人来讲该不是一种苛求吧。

原文标题《磁器口老街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