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镰仓物语》:立足本土又合理借鉴的奇幻大作

来源:中国艺术报发布时间:2019-06-30

《镰仓物语》创作基于镰仓的空间和文化特征,而影片一经成型,伴随上映又能够带来更长久的文化影响。

《镰仓物语》

2018年是日本引进片的大年,伴随《镰仓物语》的上映,其数量已经超过了2017年总和。整体而言,日本引进片题材和类型多样,国内观众对其动画片、爱情片和家庭片印象尤其深刻,而《镰仓物语》和年初上映的《浪矢解忧杂货店》也许昭示了另一种趋势,那便是日本奇幻电影未来在国内银幕上的兴盛的可能。《镰仓物语》的故事简单,但影片更多的看点则集中在鬼灵谐谑的风格,巧妙频繁的剧情转折,精致走心的细节设定以及古朴瑰丽的视觉呈现等方面。特别是整个故事围绕镰仓展开,影片超现实的奇幻想象以及故事价值观,最终都以某种方式沉淀为这一地区的文化形象,这显然具有超越影片的积极意义。

简单框架与叙事内部精细化设定

《镰仓物语》讲述了小说家一色正和(堺雅人饰)前往黄泉之国营救妻子的故事,虽然偶尔以插叙的方式涉及男主角的童年记忆,但基本并未出现其他叙事线索。因此就整体故事而言,本片似乎并无太多亮点,单线叙事无疑能够保证通俗易懂,但同时也容易招致剧情单薄以致有些枯燥的评价。应当说,这代表了部分观众的真实感受,以最后的营救部分为例,一色正和和天头鬼的对决虽然在大殿之内、冥国车站和石柱山三个场景转换,但基本都属于一个追逐段落。也就是说在全片高潮的决战部分男主角并未受到太多挑战,而在具体打斗中除了利用想象力建造阻碍这一设定较有新意外,其它多是木剑打斗,这对于看惯国产武侠动作片的国内观众而言,显然缺少视觉满足感。

但《镰仓物语》是否真的缺乏看点,事实也并不尽然。如果暂时放弃预设立场,沉浸在故事流动中,不难感受到其细致之处。本片的整体故事框架虽然简单,但在细部情节设定上十分精致,叙事过程中出现了大量意外或转折。比如开场家中仓库的神秘性,散步偶遇鬼市,家中贫穷之神的出现,亚纪子奔跑中灵魂出窍等。这些设定的吸引人之处或者依托于对某种神秘感的探寻欲望,或者依赖于对人物偶发性行为的后续期待。细节转折的大量铺垫使得观影体验充满了微妙的跌宕,特别是影片本身为喜剧风格,堺雅人略显夸张的演技以及夫妻之间日常但不乏趣味的交流,都丰富了影片的观影体验。因此《镰仓物语》在叙事上呈现整体简单与细部考究的特征,这背后隐藏的其实是创作者对观众心理的迎合以及相应类型技巧的探索使用。

奇妙幻想与世俗秩序的融合

《镰仓物语》主题表达的其实是生命轮回也变更不了的真挚爱情,电影开始亚纪子和金阿姨对话时,提及自己在兼职取稿件时看到一色正和,不知道为何就有想要出嫁的欲望。事实上,跨越年纪的师生恋其实也是萦绕观众心头的一个暧昧疑问。在最后对阵天头鬼时,观众终于明白年龄差原来是有黑暗力量从中作梗,由此本来在东方伦理中稍显不适的年龄问题瞬间得到合理解决,更重要的,俩人从平安时期已经做了千年夫妻。对观众而言,这无疑是个甜蜜回报,对于海枯石烂的世俗爱情想象,此刻在一种幻想性的神话体系内得到了永恒性满足。

幻想性无疑是《镰仓物语》的一大特色,事实上也是本片在宣传中较为强调的一点。以科幻片为代表的幻想类影片在今日已经并不罕见,但本片之所以仍稍显独特,很大程度在于幻想性和世俗性的融合,具体而言,虚拟世界的建构不仅依托于现实逻辑,同时也发生在镰仓的日常生活时空中。比如电影开场二人新婚旅行结束回到家中,忽然有河童从亚纪子身边跑过,她感到惊恐而惊奇,但一色正和解释道: “镰仓是个神奇的地方,和东京的生活完全不同。 ”其实亚纪子此时代表了观众视角,她的感受也是观众感受,和她刚刚嫁到陌生之地一样,观众也是在银幕上“初识镰仓” 。而之后当鬼市、贫穷之神、死去的优子等各种超现实情形出现时,一色正和不断重复的也是: “镰仓可是个神奇的地方。 ”但本片幻想世界和日常生活的交融并未让人觉得突兀,这很大程度上便在于亚纪子视角的代入以及由浅入深的展现过程。客观来说,将幻想世界日常化的做法并非《镰仓物语》首创,但对中国观众而言,此类视觉特征和世界观架构在大银幕仍旧称得上新奇。特别因为东方文化的亲缘性,本片对于鬼怪世界的呈现很大程度上符合中国观众的既有想象,小到每个鬼怪的形象设定,大到黄泉之国和世俗世界的关系都是如此。

镰仓形象打造和区域文化的影像赋值

电影的第一要义当然在于其自身,比如叙事和主题,形式和视觉特征等多种构成元素,但对于《镰仓物语》而言,却可以有不同的观看角度,那便是影片和地区文化形象建构的互动关系。正如片中男主角不断强调镰仓地区的特殊性,本片幻想世界的逻辑之所以能够成立,很大程度上便在于对于现实镰仓地区文化的依赖。事实上本片在创作中也着重注意了这一点,现实镰仓标志性的地貌特征和文化风俗习惯在影片中都能找到呼应。

比如在风景层次,开场夫妻二人开车从海边经过,这便暗指湘南海岸,而两人对话后景中的小岛便是与镰仓隔海相望的江之岛。在文化层次,镰仓是日本著名古都,至今仍旧留存大量寺庙和神社建筑,在文化生活上也相对传统,正如一色正和所说“和东京生活完全不同” 。而片中人物多数时候穿着居家和服,建筑也多选择传统样式,为了附和这种倾向甚至汽车都是略显古朴的老爷车。在这种崇尚古风的空间环境中,其夫妻邻里关系也显得传统而和睦,日剧《半泽直树》式的职场争斗在片中完全没有踪影,这里仿佛是和现代社会隔绝的世外桃源。正是基于对镰仓地区空间景观以及传统元素的强调,《镰仓物语》进行了大胆的幻想创造,而影片的世界观建构也十分符合东方文化对未知世界的认识,而后通过现代特效技术加持后,本片成功完成了从现实镰仓到影像版幻想镰仓的过渡。

当然,在对镰仓进行影像转化的过程中也有主次之分,而其中最为关键的一个物象便是绿皮电车江之电。它的存在不仅印证了影片在物质层次对镰仓特征的倚重,同时还被赋予了重要的叙事功能。整体而言,江之电主要出现在三个关键节点,首先便是小说家一色正和的个人喜好和灵感激发来源;其次便是连接人间和黄泉之国的交通工具;最后便是决战部分逃离天头鬼的重要武器。当然从文化层次来看,电车是近代日本崛起的重要象征,在各种载体的文化创作中也已成为缅怀辉煌过去的精神载体。由此观之,江之电在《镰仓物语》中的出现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但本片的可贵之处在于通过以上三个层次的使用,将现实物象与电影的人物塑造和叙事紧密连接,特别是将其作为连接人间和冥间通道的设定,更赋予江之电某种创造性的文化内涵。

当然,电影创作和区域文化之间并非只是单向的开发和利用, 《镰仓物语》创作基于镰仓的空间和文化特征,而影片一经成型,伴随上映又能够带来更长久的文化影响,特别是海外传播后,电影塑造的镰仓形象对当地都能产生积极作用。事实上,本片创作在立足镰仓的同时还具有更宽阔的视野,最典型的便是黄泉之国的视觉设定,其中层叠的木屋以及悬空的石柱山,都是对中国湘西木屋和张家界砂岩峰林地貌的明显借鉴,但其融合得十分自然并不突兀。 《镰仓物语》这种立足本土却又合理借鉴的创作能力或许是本土电影创作值得体味和学习的地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