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难以察觉的肾病常发于青壮年

来源:科普中国发布时间:2019-06-04

IgA肾病了解一下

  免疫球蛋白A肾病,即IgA肾病,为全球常见的原发性肾小球疾病,属于一种进展性疾病,大约有1/3的患者会在10~20年后发展为终末期肾脏病。IgA肾病在10万人中约有2.5人发病,其中东亚地区发生率最高,欧洲次之,非洲则最低。 

  而在中国,IgA肾病占原发性肾小球疾病的43.5%,位居原发性肾小球疾病的首位。而且,IgA肾病常发生于青壮年,临床症状也常常较为隐匿,较多患者是通过在体检时发现镜下血尿或轻度蛋白尿而就诊。 

  既然如此,到底什么是IgA肾病呢? 

  IgA肾病是多个基因、多种因素参与的一种复杂性肾脏疾病,以肾小球系膜区IgA免疫复合物沉积为主要特点,并伴有系膜组织增生的一类肾小球肾炎,临床表现为血尿和(或)蛋白尿。 


(图片:https://stock.tuchong.com/free/image/?imageId) 

  IgA肾病的发病机制是什么? 

  其实,IgA肾病的发病原因和机制还未完全研究清楚,遗传因素、免疫因素和环境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都可能导致IgA肾病的发生。 

  ● 遗传机制:IgA肾病在不同种族和地域之间的发病率存在显著差异,并且部分患者的发病具有明显的家族聚集现象,这都说明遗传因素可能在IgA肾病的发生和发展中具有重要作用,如血管紧张素原基因、白细胞介素-1受体拮抗剂基因、IL-4基因等多种基因的多态性都与IgA肾病的发生和发展有关。一般来说,如果家族中有两例IgA肾病确诊,便可认定为家族性IgA肾病。 


(图片:https://stock.tuchong.com/free/image/?imageId) 

  ● 免疫因素:免疫球蛋白A1,即IgA1的糖基化模式异常是IgA 

  病发生的首要机制,表现为IgA1糖基侧链半乳糖缺失,导致IgA1易自体聚集或被体内免疫系统识别形成免疫复合物,造成肾小球系膜IgA1沉积,使得肾小球损伤更为严重。此外,IgA1分泌增多和清除异常也可能导致IgA肾病的发生。在IgA肾病患者体内,肝脏中清除IgA分子物质的减少,如去唾液酸糖蛋白受体和骨髓CD89的表达下降,将导致IgA清除发生障碍,引起体内IgA升高,沉积增多。 

  ● 环境因素:自然环境中的病毒和细菌,其细胞膜上的蛋白质分子可能参与了IgA1自身的抗体反应,导致更大的免疫复合物的产生,从而加重肾小球系膜区域沉积,对肾脏造成“二次打击”,肾功能遭到进一步损害。 

  哪些因素与IgA肾病的发展密切相关呢? 

  ● 蛋白尿水平:蛋白尿水平下降可以有效地延缓肾功能恶化。研究发现,将蛋白尿水平控制在0.5g/d下为最佳目标。因此,目前推荐将IgA肾病患者24小时尿蛋白控制在0.5g范围以下。 

  ● 高血压:将伴有蛋白尿的IgA肾病患者降压至130/80mmHg可以有效地降低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并改善肾脏的预后。 

  ● 肾功能:肾功能有明显损害的患者更易发展为终末期肾脏病。 

  ● 血尿酸水平:体内嘌呤代谢紊乱是导致高尿酸血症的主要原因,尿酸盐在肾小管-间质的沉积可对肾脏造成损害。研究发现,伴有高尿酸血症的IgA肾病患者肾脏受损(如肾小球硬化和肾小管间质及血管损伤)的概率明显高于血尿酸水平正常的患者,并且更容易发展为终末期肾脏病。 

  其他可能与IgA肾病发生发展有关的因素还包括: 

  ● 年龄:IgA肾病是一种进展性的慢性疾病,年龄对其有重要影响。目前发现,年长的IgA肾病患者(>50岁)发展为终末期肾脏病为非年长患者(15-50岁)的1.95倍。但年龄对IgA肾病的影响仍未确定,因为不能明确是疾病的进展还是肾脏的衰老导致了IgA肾病的加重。 


(图片:山东大学药学院 张云曦) 

  IgA肾病发生发展可能与年龄有关 

   BMI指数:研究发现,BMI25kg/m2会造成肾小球肥大和肾小球基底膜增厚,加重患者蛋白尿的程度。 

  ● 性别:IgA肾病多发于男性,性激素可能是性别对IgA肾病产生影响的内在原因,但目前针对这一点的争议较多。 

  IgA 肾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 非免疫抑制剂治疗:IgA肾病主要的治疗方法是阻断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阿利吉仑是一种较新型的非肽类肾素抑制剂,对于伴有蛋白尿的IgA肾病患者有较好的降蛋白尿作用。 

  ● 免疫抑制治疗:由于IgA肾病的主要特点是IgAIgA为主的免疫复合物在肾小球系膜沉积,因此免疫抑制可能是治疗IgA肾病的途径,包括环磷酰胺联合糖皮质激素、糖皮质激素、钙调磷酸酶抑制剂、硫唑嘌呤以及霉酚酸酯的应用,但研究还不能确切地证明免疫抑制剂的有效性。 

  ● 扁桃体切除术:该方法存在较大争议,有研究发现扁桃体切除术脉冲疗法可使患者平均尿蛋白排泄率、血肌酐水平和血尿发生率降低,并且可使肾小球形成新月体的数量明显减少。但也有研究显示扁桃体切除术联合激素冲击治疗并提高临床缓解率。 

  除了以上的治疗方法外,IgA肾病的中西医结合治疗也取得了较大进展。陈香美教授领衔的《IgA肾病中西医结合证治规律与诊疗关键技术的创研及应用》已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由于IgA肾病的治疗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因此培养患者养成长期随访的习惯是控制IgA肾病进展的有效方法之一,建议患者定期进行尿检,如发现异常应及时治疗。 

    

  参考文献: 

  刘开翔, 占志朋, 谢席胜. IgA肾病的诊治进展[J]. 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 2018(2). 

  姜飞, 俞东容, 蔡丽丽. IgA肾病预后危险因素研究进展[J]. 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 2014(11):1024-1026. 

  郑印, 邵晓珊, 李宇红. IgA肾病的研究进展[J]. 贵州医药, 2018(3). 

  喻琴, 王丽. IgA肾病发病机制与治疗研究进展[J]. 重庆医学, 2016, 45(16):2268-2270. 

  王骞. IgA肾病的中西医治疗进展[J]. 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8(8):898-902. 

    

  (本文中标明来源的图片均已获得授权)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