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无烟日:想戒烟,去跑步吧~

作者:赵言昌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5-31

跑起来!

最近,明星抽烟的新闻,引起不少讨论。且不说值不值得为此大动干戈,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统计,每一百个吸烟者中,大约有七十个曾经考虑戒烟,可惜,只有五十个付诸行动,至于成功戒烟的,不多于十个。

戒烟概况

戒烟概况(图片来源:CDC)

“戒烟很难”大约是一个共识,有没有让戒烟容易一点的办法呢?

有的,那就是跑步。

如果有某种机器,可以深入吸烟者的大脑,我们将看到一群哭闹不休的“小盆友”。这群小朋友,就是神经元。之所以哭闹不休,是因为它们渴望尼古丁;之所以渴望尼古丁,是因为尼古丁可以带来快感。

如果我们把神经元比作手机芯片,神经元上的受体则相当于无线信号。无线信号有两种,一种是wifi,另一种就是我们常说的流量。

打开wifi,连上网络,你就可以买东西、打游戏、浏览网页、跟朋友聊天。不过,要小心,有些公共wifi存在安全隐患。尼古丁便是一个高明的假热点,表面上看,它跟正常热点没什么区别,甚至更好——它会弹出窗口告诉你,“你中奖啦!”。谁不喜欢中奖呢?一旦你点击链接,就落入了圈套,你会被引导至某个钓鱼网站,网站会诱导你输入银行卡号和密码……

尼古丁正是这么控制人类的:吸入肺内的尼古丁,可以迅速进入大脑,与尼古丁乙酰胆碱受体(nAChRs)结合;尼古丁乙酰胆碱受体有很多亚型,研究较多的是α4β2和α7,前者跟wifi相似,很容易被假热点吸引,进而激活脑内的奖赏系统,促使神经元释放多巴胺,产生强烈的快感;起初,神经元是中立的,只负责接受数据、处理数据,但是,假热点可能会趁你不注意、往你的手机上安装流氓软件,与此类似,接触尼古丁久了,神经元也会发生改变,越来越依赖、越来越渴望烟草,这就是为什么,戒烟者会出现一系列的不适,烦躁、易怒、失眠、食欲上升。

奖赏系统(图片来源:www.jiemodui.com)

奖赏系统(图片来源:www.jiemodui.com)

看到这里,肯定有读者已经想到了,”既然wifi不安全,我干脆直接用流量得了“。

第二种尼古丁乙酰胆碱受体,α7,就和流量差不多。相比于α4β2,它跟尼古丁的结合速度较慢、脱敏难度较低。于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如何利用这一点呢?

2017年,英国学者做了一个实验。他们首先让小鼠吸烟,对尼古丁上瘾;接着,中断尼古丁供应,同时,将小鼠分为三组,一组什么也不干,另外两组定期放到转轮里,强迫它们运动。结果显示,定期运动的小鼠,α7受体表达上调,相当于关闭wifi、只用流量,它们的戒断反应也更低,即是说,对尼古丁的渴望大为减少。

转轮(图片来源于网络)

转轮(图片来源于网络)

人体实验同样如此——运动可以显著减少戒断反应。

经常有吸烟者说,“戒烟会发胖”,言下之意,烟草固然不好,肥胖同样不好,戒烟会引起新的问题。而运动戒烟,可谓一箭双雕,既能让人摆脱尼古丁,又可以控制体重。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只要戒烟20分钟,血压和心率就会下降,十二个小时候,戒烟者血液中的一氧化碳浓度便回归正常,一年以后,发生冠心病的风险将下降一半——即使六十岁开始戒烟,预期寿命也能增加三年。

常见戒烟方案

常见戒烟方案

所以,在第32个“世界无烟日”到来之际,想逃离尼古丁?

那就去跑步吧!~


参考文献

[1]王秋雨, 金莉莉, ZIWEI L. 烟碱型乙酰胆碱受体及其亚单位的结构功能[J]. 细胞生物学杂志, 2004(03): 221–226.

[2]KALKMAN H O, FEUERBACH D. Modulatory effects of α7 nAChRs on the immune system and its relevance for CNS disorders[J]. Cellular and Molecular Life Sciences, 2016, 73: 2511–2530.

[3]尼古丁及尼古丁乙酰胆碱受体在肺癌发生发展过程中的作用[J]. Chinese Journal of Lung Cancer, 2011, 14(9): 753–757.

[4]MAGAZINE I H R. How exercise can help you quit smoking[J]. IHR Magazine, 2018.

[5]尼古丁及尼古丁乙酰胆碱受体在肺癌发生发展过程中的作用[EB/OL]. [2019-05-26].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999618/.

[6]耿怡佳, 陈欢, 朱欣潮, 等. 烟碱暴露对成瘾相关烟碱型乙酰胆碱受体的影响及调控机理[J]. 生命科学研究, 2019, 23(02): 152–161.

[7]Quitting Smoking Among Adults — United States, 2000–2015 | MMWR[EB/OL]. [2019-05-26]. https://www.cdc.gov/mmwr/volumes/65/wr/mm6552a1.htm.

[8]MPH M T MD. Expert advice on how to quit smoking[EB/OL]. Harvard Health Blog, 2018-02-08. (2018-02-08)[2019-05-26]. https://www.health.harvard.edu/blog/advice-quitting-smoking-2018020813233.

[9]M.D H L. Quitting smoking doesn’t have to mean big weight gain[EB/OL]. Harvard Health Blog, 2015-08-24. (2015-08-24)[2019-05-26]. https://www.health.harvard.edu/blog/quitting-smoking-doesnt-have-to-mean-big-weight-gain-201508248204.

[10]KEYWORTH H, GEORGIOU P, ZANOS P, 等. Wheel running during chronic nicotine exposure is protective against mecamylamine-precipitated withdrawal and up-regulates hippocampal α7 nACh receptors in mice[J]. British Journal of Pharmacology, 2018, 175(11): 1928–1943.

[11]CONKLIN C A, SORECA I, KUPFER D J, 等. Exercise attenuates negative effects of abstinence during 72 hours of smoking deprivation[J]. Experimental and Clinical Psychopharmacology, 2017, 25(4): 265–272.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