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塔伦蒂诺说:“《好莱坞往事》是属于我的《罗马》”

来源:影院最TOP发布时间:2019-05-31

《罗马》获得最新一届最佳奥斯卡外语片,讲述的是他的童年时期的故事。)

听到名字叫《好莱坞往事》,这让我从一开始就期待了。

昆汀·塔伦蒂诺的第九部故事片(昆汀曾说在拍完第十部之后就退休)是一部童话,一部幻想,是对一个我们大多数人都希望生活在其中的世界的伤感挽歌——最重要的是,塔伦蒂诺本人的回忆,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好莱坞往事》是属于我的《罗马》”。(阿方索卡隆的《罗马》获得最新一届最佳奥斯卡外语片,讲述的是他的童年时期的故事。)

昆汀·塔伦蒂诺说:“《好莱坞往事》是属于我的《罗马》”

不过可惜的是,金棕榈已经被韩国导演奉俊昊的新片《寄生虫》拿下了,留给塔伦蒂诺的会是金球奖还是奥斯卡?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最少拿个最佳原创编剧将吧!

《好莱坞往事》可以说是一部历史剧。塔伦蒂诺曾在电影《无耻混蛋》和《被解救的姜戈》中,充满了它对过去的幻想。在这些电影中,他选择重写历史,作为一种“历史修正”的行为。

在电影戛纳首映之前,导演向那些想看这部电影的人发出了一个请求,要求他们不要透露剧情。但考虑到那些已知的历史偏好,这成功地引发了人们私下里对他在做什么的猜测。毕竟,我们知道,《好莱坞往事》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与1969年查尔斯·曼森家族可怕而臭名昭著的谋杀有关(“曼森家族”是美国历史上最恶名的邪教组织之一)。那次谋杀导致五人丧生,其中包括大导演罗曼·波兰斯基的妻子、女演员莎朗·塔特(被害时已有身孕)。

昆汀·塔伦蒂诺说:“《好莱坞往事》是属于我的《罗马》” (2)

正如我们所知,塔伦蒂诺以痴迷于电影的历史并成功地将其存留在电影胶片上而闻名,他重塑了一个世界,他希望自己能够在这个世界里投入更多的关注、技巧和爱,以至于在很大程度上,这感觉像是他最具“个人主义“色彩的电影。

《好莱坞往事》讲述的是一个衰落的世界

首先,我得说,从《低俗小说》开始,我就是昆汀·塔伦提诺的忠实粉丝。他显然是我们这个时代(或许是所有时代)——在技术上最具天赋的电影制作人之一,他从一个辍学的高中生成长为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导演兼编剧之一,着实让人钦佩。

他的电影总能让人感觉到他绝无仅有的自信以及对电影独一无二的感觉,尽管他的电影充满了暴力、血浆以及近乎冗长的对白,但我们不得不佩服他的创造力。

尽管我不认为这部电影能够超越了《低俗小说》,但是依旧对它的剧情非常喜欢。

这是一个讲述里克·道尔顿(“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的故事,他在20世纪50年代是一位巨星,但是经纪人马文(阿尔·帕西诺饰)告诉里克他的职业生涯正在走下坡路。里克的替身演员克里夫·布斯(布拉德·皮特饰)同时也是里克的司机、好朋友兼死忠粉。

到了1969年,里克住在西洛大道波兰斯基家的隔壁。他根本不认识他们,尽管有时他会看到罗曼(拉法尔·扎维鲁查饰)和莎伦(玛戈特·罗比饰)在路上开着敞篷车、在豪宅里狂欢。过着他所向往的生活。

于此同时在《好莱坞往事》中,两个主要故事并行上演。一个是关于莎伦的,她无忧无虑,天真无邪,渴望被他人喜欢。另一个故事则是里克和克里夫的故事,这个故事通常又分为两个故事:里克想要在不断变化的行业中努力成为一名真正有价值的演员,而克里夫则与一群生活在废弃农场上的十几岁女孩(还有几个男孩)产生了交集。当然,那群人就是“曼森家族”成员。

电影中依旧如《杀死比尔》一样表现出香港电影(特别是李小龙电影)对塔伦提诺的影响,如麦克·毛饰演李小龙。

《好莱坞往事》给人的感觉是塔伦蒂诺试图捕捉一个本可以重现的过去

《好莱坞往事》讲述的是一个关于过去的充满渴望的故事,很明显,它是在与当下对话,这两个都是瞬息万变的时代。电影迷和经典的好莱坞迷们可以看到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但也能让人回想起今天的好莱坞:讨论各种的角色低声妄想和没人敢做的暴力往事;手机小屏幕正要超过电影大屏幕;年轻人与他们的长辈有着不同的品味和道德。这是一部关于2019年和1969年的电影。

但从表面上看,这是一部走路、说话、表演都更像是1969年的电影,很明显塔伦蒂诺就是喜欢电影里的那段时光。整部电影都洋溢着一种光芒,让人感觉它部分像是在加利福尼亚,部分像是一个翻新过的“黄金时代”。使导演如此有趣的部分原因是,他可能是当代电影史上最熟练的运用者:他从不同的时代借鉴图像、声音、技术和音乐,但总是设法使它们成为自己的。

这一点从他拍摄主角皮特和迪卡普里奥的方式就可以看出来,他们昂首阔步,谈吐自如,笑容可掬,几乎就是雷德福和纽曼的翻版。同样奇怪的是,尽管罗比在电影片酬中排名第三(仅排在皮特和小李子之后),但她在电影中并没有太多台词或镜头。

塔伦蒂诺在戛纳电影节上受到了一些批评,因为他在新闻发布会上对一名一位媒体记者关于罗比台词较少的假设给予了强烈但完全没有必要的回应。但正如这位女演员自己在回应中所说,莎朗·塔特在人们的记忆中不仅仅是《玩偶谷》中的女演员、罗曼·波兰斯基的妻子,以及被曼森家族谋杀的女人,更重要的是她赋予她所饰演的角色以情感的深度。

《好莱坞往事》讲述故事的方式清晰地表明它更多的是对过去时代的哀叹,但塔伦蒂诺并不是唯一这样做的人。琼·迪迪安是泰特的老熟人,她在著名的文章《白唱片》中讲述了西洛大道上发生的多起谋杀案,成为60年代末许多人的记忆标记。她写道,那是“紧张关系破裂”的时刻,但也是1969年夏天最重要的事件之一,那件事让她觉得,这个世界已经失去了意义,正在分崩离析。

主流文化一直在试图理解这个具有神话色彩的事件。从1976年的《杀人王曼森》到2015年的《曼森家庭假日》,都重新演绎了这个故事和它的文化遗产。好莱坞历史学家卡丽娜·朗沃斯在《你一定要记住》节目中用了整整一季的时间来讲述曼森的好莱坞故事。2016年,艾玛·克莱恩的小说《女孩们》虚构了这些事件,试图探究“曼森女孩”的心理。2019年已经有两部关于曼森和谋杀的电影上映:《查理说》和《难以忘怀的莎朗·塔特》。

但对塔伦蒂诺来说,谋杀并不是他的主要兴趣所在。他最感兴趣的是他们周围的世界:为什么曼森最终来到了好莱坞,而不是其他地方?促使女孩们追随曼森这样的男人的是否也与里克·道尔顿的明星光环开始褪色有关?

塔伦蒂诺对那个时代充满了怀旧之情,《好莱坞往事》更多的是对他的致敬,而不是对这一切意义的解读或分析。

《好莱坞往事》很吸引人,但也又有一种令人难以忘怀的悲伤。在电影的结尾,塔伦蒂诺又回到了他熟悉的一些比喻中,这就好像他不能阻止自己陷入旧习惯。但在那之前,这是一种众星云集的喜悦。最后,但它还是成功地捕捉到了一些老式好莱坞电影的魔力。

《好莱坞往事》于5月在戛纳电影节首映。该片将于7月26日在美国上映。中国大陆是否引进目前还未知!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