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被驯化了,美洲野牛为啥没有?

作者:张楠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5-30

驯化还是猎杀,这是一个问题。

在被人类驯化的14种大型动物之中(平均体重45公斤以上),牛亚科动物有5种,占大型驯化动物的35.7%。现代的各种家牛,比如黄牛、水牛、牦牛、巴厘牛、白肢野牛,都是由野生的牛类驯化而来。它们的祖先也曾剽悍好斗,但经过长年的选育,这些牛在体型、性情、产肉产奶量等方面都与野生祖先产生了巨大差异。它们被人类驯化,成为了温驯的家畜,为人类提供奶水、肉食、皮张和畜力……

可以说在驯化之路上,牛亚科动物成绩斐然。但令人疑惑的是,曾经广布北美的美洲野牛、遍布东欧的欧洲野牛,同样也是牛亚科动物,为何古代人没有驯化它们呢?

美洲野牛(上)和欧洲野牛(下)

美洲野牛(上)和欧洲野牛(下) 图源:arkive

美洲野牛和欧洲野牛外形相似,但基因差别很大。不过,它们二者杂交能产生具有生殖能力的后代。

“驯服”和“驯化”的区别

远古时期,野牛数量众多,可供人类驯化的机会并不罕见。但时至今日,所有关于驯化野牛的努力都徒劳无功。可能有些人会说,北美的印第安人有过养野牛,挤牛奶、吃牛肉的事迹,这难道不是驯化的成果吗?但类比一下野猪和家猪的区别,我们就不难发现,印第安人饲养的野牛,体态和性情几乎与野外的同类没有差别。它们还远不是温顺的家畜,只是被人类“驯服”了,而不是“驯化了”。

同样是自古常见的野生动物,为何野猪被驯化了,野牛却没有?野牛驯化的技术难点在哪里?

第一块“绊脚石”是它们巨大的体型。

美洲野牛身长约为2.5米,肩高约1.7米,体重可超过600公斤。欧洲野牛(低地亚种)的体型更大,身长约为3米,肩高约1.8米,体重可达1000公斤,它是欧洲现存最重的陆生动物。巨大的体型是一种威慑,让大多数食肉动物对野牛望而却步。想要捕捉、圈养这类巨型动物,不要说在刀耕火种的古代,即便是在持枪实弹的现代,也是相当危险的。

即便从刚出生的小牛犊开始饲养(初生体重约为20千克),你很快也会发现,野牛不是省油的灯。出生三个月之后,小野牛的体重便会翻倍,2-4年左右性成熟,它们体重飙升到400公斤以上。随体重上涨的还有野牛的食量。一头成年雄性野牛每天要吃32公斤草料,食量远在家牛之上。在野外,野牛会占有广阔的家域以确保食物充足(家域可能彼此重叠)。而想要人工驯养,草料是不得不考虑的成本之一。

美洲野牛的骨骼剖面图 来源:Wikipedia_副本

美洲野牛的骨骼剖面图 (图源:Wikipedia

野牛具有惊人的速度和敏捷,这是驯化的另一重障碍。

野牛体重近吨,身材魁梧,它们的肩胛骨之间有肌肉包裹的胸椎棘突,这让背部看起来异常高耸,前半身比后半身更大,四条牛腿相比之下就显得很细了。但是,如果你仅从侧面观察就断定野牛是个胖子,那就大错特错了。野牛的身体是“扁平”的,脸对脸从正面看过去,你会惊讶于它们的身体左右很窄,比想象中瘦很多。这种侧面和正面的视觉差异是一种进化策略,不仅保留了野牛巨大的外形轮廓,威慑侧方的捕食者,还极大限度地保留了野牛的速度和敏捷性。

生活在森林之中的欧洲野牛,长期在植被茂密、地形复杂的环境中进化。它们能在“立定起跳”的情况下,跳过3米宽的河流,跃过1.8米高的障碍物。一般牛羊用的矮栅栏根本挡不住它。美洲野牛生活在北美的大平原地区,主要在草原、灌丛之中活动。为了躲避捕食者,它们能以每小时60公里的速度奔跑,铁丝围网若不经加固,也难以抵挡它们的冲撞。在没有钢制围栏的古代,想要捕捉、圈养野牛,难度可想而知。

欧洲野牛的身体(正面观察) 来源:arkive_副本

欧洲野牛的身体(正面观察 图源:arkive

欧洲野牛、美洲野牛都有阴晴不定的暴脾气,它们会攻击任何看不顺眼的东西,这使驯化工作更加困难。

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野牛是平和、淡定,慢节奏的动物。可一旦有什么事拨动了它们敏感的神经,这些庞然大物就会毫无预兆地发起攻击。1980年到1999年间,美国黄石公园野牛伤人的数量,比熊伤人的数量还要多。一些受伤者伤情严重,被牛角刺伤或者被撞骨折。

有位博物学家曾描述:“野牛是好斗、危险而野蛮的动物。”特别是在发情期季节,每年的夏季到秋季,雄性与雌性合为一群,公牛们摩拳擦掌,蠢蠢欲动。激烈的斗殴在雄性之间时有发生,不论是牛角角斗,还是头部冲击,威力都是巨大的。在这个时候接近暴躁的野牛群绝非明智之举,野牛冲击进攻时,两只犄角轻易就能将人顶飞,如同挑飞一个沙袋。

与马鹿角斗的美洲野牛 来源:Wikipedia_副本

与马鹿角斗的美洲野牛 (图源:Wikipedia

此外,较长的生育周期也是野牛驯化中的一个问题。

虽然理论上说,野牛的孕期大约9个月,雌性每年能生下一只小牛(一胎一只)。但从野外观察的结果来看,常见的生育周期是2-3年,比家牛要慢,这使育种的周期也不得不延长,饲养成本上升。

综合一系列负面因素,我们不难看出,野牛虽然体型巨大,魁梧有力,是具有潜力的肉用、役用动物,但它们的驯化成本很高。远古时代,野牛的数量众多,肉和皮张可以通过狩猎获得,而驯养则显得不那么紧迫了。更何况,还有其他易于驯化的牛亚科动物作为备选呢。

从古至今,人类都将野牛作为狩猎对象,这在考古发掘中找到了诸多证据。不过,我们也可以追问一句,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对于野生动物的管理、饲养能力都在提高,古能实现的野牛驯化,在现代能否成功呢?如今,科学家们正在积极尝试美洲野牛与欧洲野牛、野牛与家牛之间的杂交,希望以此改良野牛的体型和习性。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人类对野牛的利用和饲养将会迎来进一步的发展。

钢架围网中的美洲野牛 来源:arkive_副本

钢架围网中的美洲野牛 (图源:arkive


参考文献:

[1] Desmond Morris. Bison.[M].UK:Grantham Book Services, 2015:21-24.

[2] Małgorzata Krasińska,Zbigniew Krasiński. European Bison: The Nature Monograph[M].DE:Springer-Verlag,2013:8-15.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