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真菌超危险?需留意的是身边的真菌

作者:胖瓜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4-18

这些真菌离你更近。

近日,一则关于“超级真菌在美国被列为紧急威胁,中国已有18例确认感染”的新闻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耐抗生素的超级细菌我们听得多了,可是超级真菌还是第一次听说。到底这种超级真菌有多危险,这个新闻意味着什么?

真菌感染这件事其实并不罕见,俗称“香港脚”的足癣就是真菌感染。2012年的全球流行病学报告估计,全球有15%的人有足癣的问题,而且70%的人在一生中的某个时期会得这个病。但足癣总归不是危及生命的大病。人体内的免疫系统对真菌的杀伤力更大,真菌在体内造成感染疾病,要比细菌困难得多,因为大部分时间真菌只能在人体的体表,比如脚、耳道、皮肤造成感染。只有那些免疫力特别低下的人,比如艾滋病患者、老人和婴儿,才有可能被真菌侵入体内。

超级真菌1

最常见的真菌感染是足癣(charcotfootcare)


想要治疗香港脚,唯一推荐的药物就是抗真菌药,治疗那些严重的全身性、肺部真菌感染时,同样只有抗真菌药有效。然而,与针对细菌的抗生素相比,注射型的抗真菌药极其昂贵,不少品类动辄几千元甚至上万元一支。抗真菌药的价格是很多病人的噩梦,但要是连抗真菌药都没用,那真菌感染的病人要面对的就是近在咫尺的死亡。

近日,在美国被列为紧急威胁的超级真菌已感染了数百位住院的病人,他们大都是重病人或老年患者,免疫力本来就很差。截至现在,感染者的死亡率高达60%,让人闻风丧胆。

超级真菌2

美国药监局培养的耳念珠菌(CDC)


这种超级真菌的学名叫“耳念珠菌”。就算是对于科学界来说,它也是个新鲜玩意儿——2009年,首次在日本发现感染病例,当时是从一位女患者的耳朵中被分离鉴定的,这也是它被命名为“耳”念珠菌的原因。当年分离这种真菌的人,恐怕也没想到短短几年,它便已蜕变成了耐抗真菌药的“超级真菌”。

念珠菌是一类常见的真菌,目前科学家已发现了超过150种念珠菌,其中有9种可以感染人类。婴儿常见的鹅口疮,就是由白色念珠菌感染导致的。其实,世界上超过一半的人群口腔中可以找到白色念珠菌,但绝大多数不会造成感染症状。也就是说,这些真菌到处都是,虽然它们不会威胁健康人,但对免疫力低下的人来说,简直是危机四伏。

超级真菌3

健康口腔和鹅口疮的对比,鹅口疮是口腔和舌头上的白色念珠菌感染(维基百科)


念珠菌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可以大家团结起来,形成结构复杂的生物薄膜,然后贴附在物体表面。在导尿管、静脉导管、人工瓣膜甚至隐形眼镜、假牙上都可能有念珠菌的生物薄膜。生物薄膜中的念珠菌对人体免疫系统的抗性更高,因此更容易借由医疗器械侵入人体,造成严重的全身性感染。

超级真菌的出现,对于那些住院治疗、免疫力低的病人来说,确实是灾难般的消息。但是,大部分医疗机构其实不希望过分宣传这种新闻,因为对一般人来说,除了造成无谓的恐慌,其实没什么作用。需要关注这类新闻的,其实只有卫生工作者及医护人员,他们能提高警觉,才能及时鉴别发现超级真菌的病例。


参考文献:

1.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National Center for Emerging and Zoonotic Infectious Diseases (NCEZID), Division of Foodborne, Waterborne, and Environmental Diseases (DFWED). Candida auris: A Drug-resistant Germ That Spreads in Healthcare Facilities.

2.   "People at Risk for Invasive Candidiasis". cdc.gov. February 13, 2014.

3.   Hay, Roderick J.; Johns, Nicole E.; Williams, Hywel C.; Bolliger, Ian W.; Dellavalle, Robert P.; Margolis, David J.; Marks, Robin; Naldi, Luigi; Weinstock, Martin A.; Wulf, Sarah K.; Michaud, Catherine; Murray, Christopher J.L.; Naghavi, Mohsen (Oct 28, 2013). "The Global Burden of Skin Disease in 2010: An Analysis of the Prevalence and Impact of Skin Conditions". The Journal of Investigative Dermatology. 134 (6): 1527–34. doi:10.1038/jid.2013.446. PMID 24166134.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