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导昏迷、水蛭放血……奇葩治疗方案哪家强?

作者:赵言昌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1-02

其实,这些还不算最怪的,临床医学发展至今,“奇葩”的治疗方案数不胜数。

前不久,网上流传一个消息:赛车传奇舒马赫,在长达五年的昏迷之后终于醒了过来。

image001

舒马赫(图片来源:wikipedia)

这自然很振奋人心,可惜事实并非如此——早在2014年,舒马赫就醒过来了。更准确地说,2013年的滑雪事故之后,是医生们主动使用药物诱导舒马赫进入昏迷状态。“诱导昏迷”,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一般来说,不都是盼着患者清醒么?

其实,这还不算最怪的,临床医学发展至今,“奇葩”的治疗方案数不胜数。

排毒:重金属的“妙用”

若问古今中外的人有什么共同点,对毒素的恐惧,肯定算一个。于是乎,诞生了各种养生、排毒的“妙招”。

传说中,彭祖深谙养生之术,享年八百余岁,可惜方法失传了。中世纪的欧洲倒是有一本书,传言为巴西尔·瓦伦丁(Basil Valentine)所作。据说,瓦伦丁活到了106岁,而他长寿的秘诀是锑。

image002

锑(图片来源:discovermagazine)

锑是自然界最常见的元素之一,可以引起呕吐。养过狗的朋友知道,狗腹胀时会主动寻些草吃,吃完呕吐一番,症状便缓解了。可能正是对这类现象的观察,古人相信呕吐可以排除体内的毒素。古罗马人对锑的喜爱到了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步:他们不仅直接服用锑,还用锑制作水管、用于城市供水。

汞是另一种常被用于排毒的金属。一方面,汞是常温下唯一呈液态的金属,银光闪闪,卖相不俗,很容易让古人相信它对健康大有帮助;另一方面,汞会引起腹泻乃至大量的唾液分泌。古人理所当然地将这些视作排毒反应。

image003

汞(图片来源:wikipedia)

亚伯拉罕·林肯入主白宫之前,一直有便秘的毛病。医生开具的处方是一种特殊的药丸,由液态汞、甘草根、玫瑰水、蜂蜜和糖组成。好消息是,服药之后,便秘的确减轻了;坏消息是,这种通便效果来源于汞的毒性。汞中毒除了会导致腹泻之外,还会引起神经系统症状,肢体震颤、步态不稳,乃至性情变化等。

放血:水蛭的新生

放血的历史几乎与排毒一样长。希波克拉底认为,人体内存在四种液体,血液、黑胆汁、黄胆汁和黏液。若四者和谐,人便健康;失衡,人就会生病。

生病了怎么办?把多余的液体放出来。

黑胆汁、黄胆汁和黏液可以用催吐法排出体外,血液却比较特殊。正常人再怎么吐也吐不出血液来。无奈之下,医生们只好亲自出马,用针刺、刀割、贝壳划等方式为患者放血。

image004

划痕器,一种十九世纪的放血器具(图片来源:phisick)

莫扎特、拜伦、华盛顿等名人,都经受过放血疗法的摧残。拜伦的遭遇尤其值得一提。

1824年,因为雨中骑马,拜伦罹患重感冒,医生们力劝拜伦接受放血治疗。

医生们为拜伦总计抽取了两磅(约合900克)的血后,因病情未见好转,再次为他放血,同时还在他的耳边放置水蛭。水蛭以血液为食,一边吸血、一边释放抗凝血、镇痛的物质,成为了临床医生们的宠儿。放血疗法鼎盛之时,整个欧洲和美国,几乎所有政府都出资建立水蛭养殖场。

image005

拜伦(图片来源:wikipedia)

时至今日,放血疗法已被逐出正规治疗,不过,水蛭保留了下来。手术,尤其是整形、断肢再植手术中,需要将血管进行吻合,构建新的循环通路。手术中,有一些静脉会出现充血,水蛭嗜血的特性恰好可以用来改善血液循环。当然,现在的用法与过去不同,不是放上去就不管,医生必须考虑感染、过敏、出血不止等并发症的可能,制定妥善的方案。

昏迷:大脑保护伞

和排毒、放血不同,诱导昏迷(即密尔沃基疗法)是一种十分新潮的技术。

这种新潮,首先体现在时间上。

2004年,美国一个名为Jeanna Giese的女高中生被蝙蝠咬伤,却未按规定接种狂犬疫苗。数周后,她出现了典型的狂犬病症状,倦怠乏力、视物模糊,刺痛和呕吐。

image006

Jeanna Giese(图片来源:scientificamerican)

此时,注射疫苗已来不及,常规的治疗方案,也几乎无效,医生们决定向好莱坞电影里的超级英雄学习——将时间变慢甚至逆转,直到找到解决方案。

一方面,医生们运用大量的麻醉剂让患者处于昏迷之中,减少病变大脑对躯体的影响;另一方面,针对患者的各种症状进行治疗,抗病毒、补充营养物质等。

一周后,生化检测显示患者的免疫系统恢复工作,开始积极与病毒搏斗,医生们便减少了麻醉剂的使用。一年以后,患者康复出院。

这是密尔沃基疗法第二个新潮之处——虽然看上去不可思议,其实它的每个过程,都用到了经典的应对方案。

image007

出院时的报道(图片来源:NBC)

可惜,密尔沃基疗法还没有经过充分的验证,仍然处于试验阶段。2011年就有学者依葫芦画瓢,结果患者死亡。

数字:最新的药丸

手机,现在已经成为了必需品。通过它,你可以购物,可以聊天,可以阅读、听歌曲、看电影,等等。然而,仍然有些人对此“不满”,希望进一步拓宽它的功能,比如治病。

2017年9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第一个移动医疗应用,reSET。研究显示,reSET可以显著减少大麻、酒精、兴奋剂等精神活性物质的滥用。那么,它是怎么做到的呢?

image008

reSET(图片来源:mhealthspot)

答案是认知行为治疗。

以烟草为例,传统的戒烟方案只强调行为,想抽烟的时候吃点糖作为替代。然而,抽烟不仅是一种行为,而且涉及到认知。抽烟者可能因为偶然原因沾染烟草,随着时间的流逝,烟抽得越来越多,他们的想法也会随之改变,渐渐得出“烟草可以让我放松”“烟草可以激发灵感”,甚至“我离不开烟草”的结论。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味强调行为,只会增加焦虑、产生相反的效果;即使身体原因、不得不戒烟,只要抽烟的想法还在,一旦疾病缓解病人便有可能再次摸出香烟。

认知行为疗法诞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由三部分组成。首先,是认知改造,鼓励患者写下所有想法,帮助患者对其进行分析,找到其中不合逻辑的地方,“你真的需要烟草吗”;其次是情绪转变,通过放松训练等方法,减少患者的负面情绪,焦虑和抑郁等;最后,是行为训练,通过一连串的任务,逐渐稳固前两步的成果,形成正向循环。

reSET提供了一整套的认知行为治疗方式,有点新瓶装旧酒的意思,不过,客观来说,它减少了患者获取帮助的成本,意义深远。


如今,排毒疗法已经被证实无效,四液说也早成为历史。其实,不管这些疗法也好,整个医学史也罢,都是曲折中前进的。有时,原本被视作危险的事物,忽然成了疾病救星,比如放射性物质;有时,旧有的、濒临淘汰的药物又出现了新的功效,比如2018年初,有学者发现原本用于戒酒的双硫仑,可能具有抗癌功效。


参考文献:

[1]莉迪亚•康, 内特•彼得森. 荒诞医学史[M]. 王秀莉, 译, 赵一杰, 译. 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8.

[2]冒烟的耳朵和尖叫的牙齿[M]. 朱机, 译. 科学出版社, 2011.

[3]翟珑山, 严家新. 人类狂犬病治疗的现状和未来[J]. 国际生物制品学杂志, 2014, 37(1): 49–51.

[4]刘哲宁, 姚树桥. 认知行为治疗[J]. 中国临床康复, 2002, 6(21): 3159–3160.

[5]ARAMBURO A, WILLOUGHBY R E, BOLLEN A W等. Failure of the Milwaukee Protocol in a Child With Rabies[J].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2011, 53(6): 572–574.

[6]WHITAKER I S, IZADI D, OLIVER D W等. Hirudo Medicinalis and the plastic surgeon[J]. British Journal of Plastic Surgery, 2004, 57(4): 348–353.

[7]COMMISSIONER O of the. Press Announcements - FDA permits marketing of mobile medical application for substance use disorder[EB/OL]. [2019-01-01]. https://www.fda.gov/newsevents/newsroom/pressannouncements/ucm576087.htm.

[8]KAISERDEC. 6 J, 2017, PM 1:00. An old drug for alcoholism finds new life as cancer treatment[EB/OL]. Science | AAAS, 2017-12-06. (2017-12-06)[2019-01-01].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7/12/old-drug-alcoholism-finds-new-life-cancer-treatment.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