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名里的“里程表”,都是怎么来的?

作者:杨征来源:北京晚报发布时间:2018-11-29

小数字,大讲究。

打开北京地图,人们会发现很多由数字和“里”字拼凑成的地名,如二里沟、三里屯、五里店、六里屯等。现如今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些地名的由来,但如果详细探寻这些地名的历史,还真的能找出很多它们背后的往事。比如有些带“里”字的地名明显是和老北京城有关,表示该地与北京城某座城门的距离;有些可能和已经消失了的古城或河道相关;有的地名中的数字甚至就和其本身的特色有关……可谓五花八门。今天咱们就来一起盘点盘点这北京地名中带有数字和里程的地名。

三里河

三里屯 六里桥 东西八里庄

以老北京城为参照

老北京城素有“里九外七皇城四”的说法,即内城有九个城门(南面的正阳门、崇文门和宣武门;东面的东直门和朝阳门;西面的西直门和阜成门;北面的德胜门和安定门);外城有七个城门(南面的永定门、左安门和右安门;东面的东便门和广渠门;西面的西便门和广安门);位于中央的皇城则有四个城门(天安门、地安门、东安门和西安门)。而北京周边很多带“里”的地名,有不少都是以该地距离城门的里程而确定的。

最具典型的就是三里屯和六里屯。“屯”本义讲的是草木的生长,后来逐渐衍生出“驻守”或“聚集”的含义。这两个地名里的“屯”都表示的是村庄,其中三里屯表示这里距离老北京城内城东直门有三里路,故而名之。而六里屯则由于距离内城朝阳门六里路而得名。这两处如今都位于工体北路及其东延长线上,但在这条路没修之前,六里屯需要从朝阳门外东大桥沿着一条向东北方向的分岔路前行(向东南为直达通州的官道),过王爷坟(康熙皇帝五弟恭亲王常宁墓地)核桃园、白家庄。而三里屯则需要出东直门折向东南前行才能到达。

再往东有个十里堡的地方,它的得名与明朝的粮道有关。明代改造皇城东墙,并南拓都城城墙,通惠河上行走的运粮船从此便不再进城,而以东便门外大通桥作为终点站。除了水路之外还有一条总要的陆路送粮通道,这便是朝阳门到通州的大道。明朝中后期通惠河逐渐淤塞,由京城朝阳门到通州的这条陆路便成了运粮的重要通道。清雍正七年(1729年),将这条长40里的土路改成了石板路。这条路的沿线,也出现了服务运粮人员或官差休整的驿站,十里堡便是因为距离朝阳门还有十里路而得名。这里的堡字本写作“铺”,后来逐渐演变成了今天这样的写法。

除了朝阳区的十里堡,在密云区和顺义区都有“十里堡”的地名,顺义区甚至还有“二十里堡”的名字,这些地名分别表示的是距离密云县城或是顺义县城的里程数。可以说这些地名便是那时候的公路里程表,在没有指示牌的年代,为行路人提供了路程的参考。

位于广安门外的六里桥,因距离广安门六里而得名。旧时在此地附近有一条南北向的沟渠,而东西向的由京城去往卢沟桥的官道正好和这条沟渠相交叉,因此沟渠上架的这座桥便被称为六里桥了。
广安门外的这条官道在清代是一条极为重要的道路。首先它是北京西南部一条重要的陆路进京通道,其次清代皇帝前往西陵祭祀祖先,这里也是必经之路。因此雍正年间将原有的土路改为石板路,乾隆年间还将广安门旧有的较为低矮的门楼拆除,仿照内城城门的样式修建起了重檐歇山三滴水式的门楼。这就使得广安门成了外城七门中除了永定门以外最为壮观的城门。广安门曾名“广宁门”,清代道光年间,为了避道光皇帝旻宁的讳,而改称为广安门。它还有个俗名叫“彰义门”,这是由于在广安门的西延长线上,曾经有一座金中都的城门叫做彰义门。

北京城一东一西,有两个八里庄。东边的八里庄由于距离朝阳门八里而得名,西边的八里庄则是距离阜成门八里而得名。东八里庄原本只是朝阳路上一个较大的村庄,但1949年之后的“一五”期间,国家在这里兴建大型棉纺织厂,即大家熟知的京棉一厂、二厂和三厂。慈云寺、东八里庄和十里堡,就分别是当年三座工厂和家属区的位置。朝阳路路南为工厂区,路北便是家属区。当时为了三座工厂上班的工人,专门开通了12路无轨电车(即112路前身)。

位于西郊的西八里庄有着浓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西八里庄附近的慈寿寺塔、恩济庄关帝庙、北洼路上的摩诃庵等至今仍保存完好。其中慈寿寺塔是明朝万历皇帝的母亲所建,已经成为了北京城西的地标性建筑。

西城三里河 七里庄

以金中都城为参照

金海陵王完颜亮即位后,于天德三年(1151年)四月颁布诏书决定迁都燕京(北京)。后来完颜亮任命大臣参照北宋都城汴京的规划和建筑式样,在辽南京城(北京西南广安门外)的基础上在东、西、南三个方向往外扩展建立新的都城,即为金中都城。金中都的中心是皇城,共有四个城门:东为宣华门、南宣阳门,西玉华门,北是拱辰门。皇城外为都城,周围36里,共13个城门。北京的有些地名,就是以金中都城为基准。

比如,西城的三里河,这个名字中带有“河”字,也的确是因为一条河流的存在,这便是金代开凿的一条引水渠--金口河。如今西四环的“金沟河桥”下的金沟河路,便是昔日金口河的故道,而金沟河则是金口河的讹传。这条河在今三里河附近的河道上曾经架有一座桥,这座石桥为三孔石桥,从这座桥向西南走三里路,便到了金中都的北门会城门(今会城门公园附近),因此“三里河”的这个名字也便由此形成了。

1949年后,梁思成、陈占祥提出的“梁陈方案”,将三里河选为新的行政中心区,最后由于种种原因,《梁陈方案》被否决。1952年,国家计委同样准备在这里兴建新的三里河行政中心,最终这里只建成了原定方案西北角的“四部一会”大楼。

丰台的七里庄,虽然跟六里桥距离不算远,名字也差不太多,可是所体现的地理位置信息可是截然不同的。前者是由于距明清北京外城的广安门六里而得名,而七里庄则是由于距离金中都城西南门“丽泽门”七里而得名的。如今北京西三环上的丽泽桥以及丽泽商务区,都是以此二字命名,而从菜户营桥向西,马上便要兴建起一条城市快速路--丽泽路,也同样是得名于这座昔日金中都的城门。巧合的是这条新建的城市快速道路和古时候金中都的丽泽门内外的大道是重合的。如今丽泽门早已不在了,其大体位置在今中央戏曲学院北侧。以戏曲学院周边处为起点,向西七里左右,正好是丰台七里庄的所在地。

东城三里河 十里河

以元代河流为参照

前文我们提到了金口河,这是金代所兴修的一项水利工程。到了元代为了保证元大都的水利供应,从金口河引出一条支流,即金口新河,也称文明河。这条河流沿着元大都南城墙外侧(今前三门大街北侧),到元大都的正南门丽正门附近分为两岔,一线继续向东,作为都城的护城河,最终在都城东南角与通惠河汇流。另一线则折向东南,经过今天的桥湾、龙潭湖、小武基桥、化工桥折而向东,一直流到通州张家湾,最终与大运河汇流。而这条河流正是元大都城三条漕运干线的南线(北线为阜通河,中线为通惠河)。这条文明河使用的时间并不长,在明代的时候很多河道便已经断流了。如今前门外东侧长巷头条、二条、三条等胡同的走向,基本呈西北--东南方向,这便是文明河当年的流向造成的直接影响。

北京城的一些地名也是直接源自于这条河流,比如东城三里河(在珠市口东大街一带),它就是距金口新河和元大都南护城河分岔的地方大约有三里路而得名。东城三里河东侧有一条南北走向的桥湾街,从这个地名推测,当年在此处极有可能存在一座跨越文明河的桥梁。紧邻着东城三里河南侧的金鱼池,是老舍先生笔下《龙须沟》的原型。

如今以家具而闻名的十里河,也是源自于上文提到的文明河。此处距离河流分岔处为十里,再向东南过小武基桥,就是十八里店,十八里店同样体现了对于河流里程的记录。十八里店周边昔日曾有第四代和第五代肃亲王墓,如今早已无迹可寻。

五里店 八里桥

以其它地理坐标为参照

除了以金中都城、老北京城以及一些著名的河流为参照点,还有一些带“里”的地名,有自己独特的参照物。

丰台区的五里店,因其距离卢沟桥五里路而得名。在五里店东北侧不远处的大井村,曾有一座乾隆皇帝专门为迎接凯旋将士而兴建的凯旋门--“荡平归极”砖牌楼门。乾隆四十年(1775年),已经断断续续持续了近三十年的大小金川之役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乾隆皇帝得知此消息后非常高兴,命人将在大军凯旋途中所经过的大井村附近的一座木牌楼拆除,改建为砖牌楼,并亲书“荡平归极”和“经环同轨”牌匾,分别镶嵌于牌楼两侧。

在北京东边还有五里桥、八里桥两个地名,这两个地名中数字的含义表示的是该地距离通州北关漕运码头的距离。其中五里桥是平津战役中为和平解放北平国共双方举行最后一次谈判的场所,八里桥则见证了昔日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骑兵,在英法联军洋枪洋炮下全军覆没的悲壮历史。石景山区的五里坨,则是因为其距离东面的京西重镇模式口五里路而得名。

在海淀,还有一个二里庄的地名,有意思的是,当年从德胜门出北京城,一路上经过的功德林、马甸、土城(健德门)、苇子坑(四环)、二里庄、南沙滩、北沙滩等村庄,互相之间的距离竟然都是二里路。所以海淀的二里庄有可能是源自这种里程表式计量的方式。不过,在民间,二里庄还有一种说法,曾有两个宫里的太监,出资在村里修建了一座庙宇,以供自己“退休”后养老之用。太监又被称为“老公”,所以这座庙也被当地人俗称为“二老公庙”,久而久之,这个名称就演变成为二里庄了。

动物园南边的二里沟,其得名是由于附近一条河沟的长度大约在二里左右。当年,住在甘家口一带的居民,想要去逛动物园,都要穿过这条干涸的河沟,再跨过沟北面的一条铁路才能到达。这条铁路本名为“京门线”,从西直门火车站出发一路向西,途经五路(今6号线西端海淀五路居站)、田村、三家店等地,最终到达京西门头沟的木城涧。这条铁路修造的目的正是为了方便将门头沟的煤炭运送到北京城里,其设计、建造者正是詹天佑。如今这条铁路西直门到五路区段已经拆除,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客运地铁6号线。而年底即将通车的16号线,未来也会在二里沟和6号线形成换乘,昔日的一条小河沟,终将华丽转身为重要的交通枢纽站。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