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阉割更人道?

作者:单少杰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10-22

哈萨克斯坦的“化学阉割”上了热搜,我们来从科学角度探讨一下这个话题。

最近,我们的邻邦哈萨克斯坦上了热搜,原因是哈萨克斯坦宣布将对上千名性犯罪者进行“化学阉割”。据报道,哈萨克斯坦总统已拨出约合人民币21万元的预算,用于采购执行化学阉割的注射剂,而此次接受化学阉割手术的罪犯将会以儿童性侵犯者为主。

一提到阉割,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可能就是封建时期皇宫里的那些“御用服务人员”了。皇帝需要他们提供服务,但又怕他们与后宫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于是他们就被切除了生殖器官。这种手段,在医学上叫“物理阉割”,那么“化学阉割”是什么?在这个越来越注重人权的今天,化学阉割是不是更人道呢?

宫廷剧里的太监。图片来源:东方

宫廷剧里的太监。图片来源:东方头条

在讨论化学阉割之前,让我们先用一点点时间来了解一下性欲这个东西。对于生物而言,繁衍后代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它不是一件性器官独挑大梁的工作,而是需要全身多种器官通力协作完成的一项工程。因此,为了让各种器官步调一致,顺利过渡到适合交配、生殖的状态,性器官会向身体里释放各种激素,比如男性的睾酮、女性的雌二醇、黄体酮等,用以通知各种器官:“繁殖工作要开始啦!大家请做好准备!”当这些激素随着血液循环进入大脑,我们就会产生“好想找个伴侣发生一些羞羞哒的事情啊”这样的冲动,也就是俗称的性欲。所以,在性欲的产生过程中,性器官是大本营,激素则是传令官

物理阉割,针对的就是大本营,而化学阉割则针对传令官。

化学阉割原创于喜欢开脑洞、搞发明的美国,它是利用注射或者口服抗睾酮药物,降低男性产生睾酮的能力,从而降低性欲,因此它又叫“荷尔蒙疗法”或“抗雄激素治疗”。目前在美国广泛使用的化学阉割药物是长效醋酸甲羟孕酮,简称DMPA,商品名得普乐。而在加拿大和欧洲,用的比较多的是另一种药物醋酸环丙氯地孕酮,简称CPA,商品名色普龙(如果你有粉刺或者脱发症状,你也许在医生给你开的药品说明书里还能偶遇这两个名字)。研究发现,定期注射这些药物的人,雄激素和性欲都将明显降低,而且在停止注射后,身体还能恢复。因此一些人说,在人权意识空前高涨的今天,化学阉割简直就是处理性犯罪者的最佳手段。

化学阉割

图片来源:搜狐

不过,很快就有一些反对的声音出现。最引人注目的一次批评来自欧洲议会反酷刑委员会,2007年,这个委员会对捷克当局同意为性犯罪者实施化学阉割一事提出了严厉批评,他们在一份公开报告中对“是否应该将这种不可逆转的手术用于人类”持“巨大的怀疑”态度。这些人的理由有四:一,生理因素不是性欲产生的唯一根源。一些家庭、环境等精神因素同样可以引起性犯罪,因此化学阉割不一定有效。二,化学阉割侵犯人权。在很多国家,化学阉割并不是一种惩罚措施,而是一种性欲的治疗手段,因此强迫性犯罪者接受治疗就是侵犯了其自由处置身体的权利。三,容易走上复仇的道路。一些研究者认为性犯罪者的人格特征与常人不同,化学阉割容易让他们产生报复社会的心理变化。四,化学阉割药物效果有限且副作用多。

在这里,稍微提一个人们对性激素的认识误区,性激素虽然主要是由性器官产生的,但其实包括肾脏在内的很多器官都有产生性激素的能力。而且,在男性体内也有一点雌激素,女性体内也有一些雄激素,只是含量很低。它们除了控制性欲外,还能影响很多身体器官的运转,例如控制骨骼密度、控制脂肪储存等。化学阉割这种从根源上切断雄性激素制造的方法虽然可能降低性欲,但也可能增加被阉割者患其他病的风险。而且,化学阉割药物本身就对肝脏和心脏有副作用,容易引起糖尿病、肝病变、血栓。

正是基于这些考虑,目前全球只有不多的几个国家同意采用化学阉割。而关于化学阉割的争论,短期之内肯定不会停止。如何让性犯罪者接受应有的惩罚,值得每一个国家的立法者深思。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