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这些文物修复完以后,几乎所有人都崩溃了

作者:枨条来源:博物馆丨看展览公众号发布时间:2018-07-17

文物修复,真是技术活儿……

最近,位于西班牙北部城镇 Estella 的一座罗马式教堂有点心累。


在这座教堂里,有一座从16世纪流传下来的“在马背上的圣乔治”的浮雕像,因为年久失修,教堂的牧师请了一位“老师”来对这座雕像进行修复。


修复完之后,如图。

1

图源:Luis Sanz/Flickr


没错,很萌很卡通。


除了哭和崩溃,我们不知道当牧师们看到“成果”之后的心情还有什么。


据说这是因为“他们用了错误的石膏和油漆,原来的油漆层可能已经找不回来了。这原本应该是交给专家做的工作。”


更令人郁闷的是,西班牙艺术保护协会和当地政府声称对此是不知情的,“我们不能忍受我们的文化遗产遭到这样的攻击”


细数过往,文物非正常死亡事件何其多,真是痛定思痛,痛何如哉!在此我们重新盘点一下,那些“非正常死亡的文物”。


死法一丨强行加水泥


这不是西班牙第一次干这事了。


早在2016年3月,兴建于公元9世纪的西班牙古堡马德雷拉,也曾展开修复,然而修复成果却令世界傻眼,甚至被历史文物学者批评是“史上最差修复工程”,引发热烈的讨论。


2

▲ 修复前的古堡


马德雷拉古堡位于西班牙西南部城市卡迪兹,千年以来轮番受到摩尔人与基督徒的猛攻,加上大自然风雨的侵蚀,仅剩断瓦颓垣,修复工作在近年展开。


3

▲ 修复后的古堡


然而,马德雷拉的修复照出炉后,受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嘲笑,修复工程用水泥直接加固在墙面上,使得古意全失,可谓根本就是破坏古迹。网友纷纷大骂:“到底对她(古堡)做了什么!”


西班牙古堡马德雷拉的惨案让全世界为之痛心。古堡以一种现代建筑的姿态走向了死亡并且迎接了新生,她的非正常死亡让文物界又多了一个笑话。


我国的网友纷纷表示,建议修复工作者去看《我在故宫修文物》。


死法二丨画风突变


其实,西班牙几年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修复悲剧,把耶稣修成了猴子。


西班牙一座教堂内有1930年画家马汀涅兹的壁画作品《戴荆冠耶稣》。由于受损严重,有位好心的80岁吉梅尼斯老太太为其修复,结果把耶稣修成了猴子,成为修复界的极大悲剧。

 

4

 耶稣>>>>猴子


西班牙的修复工作者你们醒醒好嘛,这不是搞艺术创作啊!再这样下去你国文物事业药丸啊!不过听说西班牙政府不出钱,看来修复成这样也是有原因的。


神奇的是,小镇也因此因祸得福,旅游业迎来了春天。大家都迫不及待,想来亲自看一看这幅作品。猴子还为艺术界带来了一阵魔幻清新的创作革新风潮。


5

55


死法三丨强行割裂


100年前,大英博物馆将《女史箴图》分割成四个独立的部分,裱褙成平板式多段进行展示。目前,这种“日式折屏手法”的装裱方法的破坏性已经显露出来,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女史箴图》有明显的开裂与掉粉现象。要知道在我国,对于古代绘画的保存与展示一般都是采用卷或轴的装裱方式。

 

6

▲ 展览中的《女史箴图》


英国人民表示,只怪我当年读书少,铸成大错。 


死法四丨抹杀重绘


在我国,修复失败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2013年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辽宁朝阳云接寺的清代壁画的修复工作也令人咋舌。修复工作从2012年上半年开始, 壁画修复申请并未得到朝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批准,就在云接寺住持海义法师的带领下进行了无方案的修复,而且负责壁画修复工程的公司也不具备古壁画修复的勘察和设计的资质。

 

7

▲ 修复前云接寺清代壁画


8

9

▲ 修复后的云接寺壁画


最终他们竟然在原壁画上重新画了一幅截然不同的画,色彩鲜艳,甚是刺眼,画面真美,一股浓郁的广场舞风格扑面而来。


死法五丨强行涂装


斜立于江中礁石上的世界八大斜塔之一的左江斜塔,被抹上一层厚厚的白灰浆,本是古朴而富有历史痕迹的斜塔就这样被修复了。

 

负责维修左江斜塔的专业技术人员称:“ 建筑维修历来有不同的看法和做法,有的主张‘修旧如旧’,有的主张‘修旧如新’。据我们维修时考证,左江斜塔在最初建塔时,是抹有一层白灰浆的,只不过后来在岁月流逝、风吹雨打中脱落了。我们现在给它重新抹上一层白灰浆,正是恢复了左江斜塔初建时的原貌 


10

▲ 修复前左江斜塔


11

▲ 修复后左江斜塔

 

请问三百年前的白灰浆和今天的白灰浆能一样吗?


死法六丨到此一游


除了修复失败以外,文物还经常惨遭到此一游的毒手。


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小学生埃及神庙刻字事件,埃及有着3500年历史的卢克索神庙的一座浮雕上,竟然被一名小学生刻上了“丁锦昊到此一游”几个大字,全世界的游客见证了中国式的到此一游文化,影响可谓非常糟糕。


12


听说丁锦昊同学因为此事在家哭了一整夜。


文物上“到此一游“的涂鸦和修复失败的事件简直是文物的双重恶梦。修复失败只能说是修复理念与技术有问题或者是资金不到位引发的惨案,毕竟可能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涂鸦的行为显然就是不懂得尊重文物、没有保护文物意识的体现了。


以上这些事件的受害文物,至少还留有原本的结构,下面这种就不好说了,有的甚至连一丝气息都不剩了。


死法七丨强行拆除


由德国建筑大师赫尔曼·菲舍尔设计的济南老火车站,建于20世纪初,这是一组具有浓郁的日耳曼风格的哥特建筑群,建筑师按照使用功能组织空间,主次分明,形象高低起伏,错落有致。


然而在1992年的7月1日8时5分,她 消


13

▲ 济南老火车站


14

▲ 济南新火车站



以上列举的这7种文物的非正常死法,只是文物在生存过程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中的冰山一角,要说有100百种非正常死亡的方式那也是毫不夸张的。而这100种非正常死亡的方式中,除却文物被强行破坏和拆除这些例子,多数惨剧还是发生在文物保护和修复的过程当中的。


“不改变文物原状” 和 “最小干预” 原则,是国际上通行的文化遗产保护、维修原则。同时,我国《文物保护法》也有明确规定,对文物保护单位进行修缮,应当根据文物保护单位的级别报相应的文物行政部门批准,文物保护单位的修缮、迁移、重建,由取得文物保护工程资质证书的单位承担。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保养、迁移,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


但是,在具体的保护和修复工作的实施过程中,显然这些原则并没有很好地被贯彻下去。当然啦,也有人表示文物到底要不要保持原状这个问题有待商榷,加入新的时代元素也是可以的嘛,毕竟时代是在发展的,重要的是尊重原有的历史表达。


最后还是回归到一个问题,维纳斯的双臂需要接上吗?怎么接?


【本文部分图片、文字资料来源于“好奇心日报”等网络媒体】

看展览二维码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