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康里:上世纪20年代北京的“十里洋场”

来源:北京晚报发布时间:2018-06-28

夏日午后,阳光强烈,不知为何,这里却让人生出一种荒凉与破败之感。可能是这片老建筑承载的历史太多了也太沧桑了。

提起华康里,如果不是居住在这一代,很多北京人都不熟悉。这一代所在的香厂地区,曾经是上世纪20年代北京最繁华的地方,堪比老上海的“十里洋场”。如今,已经成为平房区的华康里正在进行着一场拆违,不久的将来,有望再度成为一个地标式文化场所。

华康里

香厂新市区位于老北京的南城,是北京为数不多的民国建筑群。香厂新市区仅剩不多的历史遗迹之一华康里最初是做妓院设计的,后随着香厂新市区的萧条改为民居


如果不是事先了解了这一片的历史,人们恐怕很难将现在的华康里与繁华挂上钩。这里位于香厂路、板章路交会的一片区域,周围是一片平房区。高大的柿子树和香椿树下,坐着摇着蒲扇的老人;临街的院子前面摆满了百姓自家的花草;各种卖油盐酱醋的小铺子林立;放学前的香厂路小学站满等候的家长。老建筑华康里,就在这一片日常生活之中,静静地伫立。

破旧的圆形门楼上,有一方形匾额上书“华康里”三个古朴的大字。老窗棂上沿采用的有点欧式的设计。房子能看出是青砖灰瓦,但已经破旧得不成样子。据说,这还是“拆违”之后才露出的一点真容。

地图上把这里标注成胡同,而实际上,这里更像一个大院子。整个建筑群落,一排排房屋十分齐整。一条细长狭窄的过道两边,有着水缸、花盆等居民生活的痕迹。虽是夏日午后,阳光强烈,不知为何,这里却让人生出一种荒凉与破败之感。可能是这片老建筑承载的历史太多了也太沧桑了。

我发现,这片建筑的墙体都比较厚实,不像周围的居民房一般。据说,整个建筑当年采用的是北京城很少见的上海石库门里弄式建筑。这里的“三七墙”比一般居民的“二四墙”足足厚出十几厘米。

翻翻华康里的历史,果然也真不简单。在当时,西方文明被视为“新文明”,上海是新文明在中国的策源地。1914年,北洋政府选定香厂开启“新市区”建设,也希望采用“上海模式”,华康里就是模仿了老上海的石库门。除此之外,“新市区”内的“新世界商场”也很像上海大世界游艺场,是当时北京最时髦的场所。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新市区”里留下了新思想者的足迹。1919年6月,党的创始人陈独秀就是在新世界屋顶公园散发《北京市民宣言》而被捕入狱的。而鲁迅先生的名篇《记念刘和珍君》也写于坐落此间的东方饭店。不过,军阀混战的上世纪20年代的中国,“新市区”的繁华景象只如昙花一现,便销声匿迹了。到了上世纪30年代,这一代“新市区”就渐渐衰败了。

傅洋 文并摄J004   

GO提示

出了“华康里”的院子,万明路、板章路、香厂路这一代,随处可见看见民国建筑的遗风。比如仁寿路中部就有一处名为“泰安里”的建筑,也是“新市区”时期城市规划的产物,建筑风格有浓烈的西洋色彩。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