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标正阳门的瓮城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来源:北京晚报发布时间:2018-05-13

它是一部浓缩的史书,因此使更多的人去探索,去追寻历史的脚步,探求北京文化的源流…… 

在南中轴线上,前门有着得天独厚的地位,其它诸多城门皆无法与之相比,成为元、明、清三代帝都城垣的一个标志,备受瞩目与珍爱。前门也是历史的载体与见证者,它承载了过去,连接着现在,展望着未来。它历来是京都的一处盛景,是珍贵的文化遗产,在人们的心目中有着历史的吸引力。

南中轴

正阳门领袖京师诸门

在天安门广场南端,正阳门的城楼、箭楼、瓮城、正阳桥、五牌楼曾是北京城最雄伟壮观的一组建筑群。正阳门是明、清两朝都城的正门,俗称“前门”、“大前门”。它位于北京城南北中轴线上,具有内向拱卫皇城,外向隆示万邦的“国门”地位,皇帝每年到天坛祭天和皇帝大婚才开启正阳门。这座城门无论从位置,还是建筑形制都是北京内城中规制最高的,是中国封建社会后期城市建设、军事防御、礼仪制度和建筑艺术的形象体现,现存城楼与箭楼。

正阳门自始建至今,跨越元、明、清三朝。元世祖忽必烈建大都城,城周长60里,辟11门,丽正门是南正中之门。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于永乐十七年(1419年)将元大都南城垣南移1公里,丽正门则迁建至今正阳门的位置,仍称丽正门,正统元年(1436年)改名正阳门。明代北京诸门经近二百年的改造,规模壮观,形制完备,成为“里九外七皇城四”的格局。而正阳门以“宅中定位”的优势,以崇楼巍峨、雄视八表、籍壮观瞻的国门地位,一直领秀京师诸门。

明正统四年(1439年),为加强京师防御,在京师各城门外添建箭楼,正阳门箭楼也是此时建成,是九门箭楼中最高大的。此箭楼为京城内城九门中唯一在箭楼开设门洞的城门,以专供帝王龙车凤辇通行。箭楼上下四层,东、南、西三面墙及两檐间共有94个箭窗。门设两重,前为吊落式闸门(即千斤闸),后为对开铁叶大门,具有防御功能。

城楼与箭楼之间原有一座巨大的瓮城,又称月城。瓮城为东西宽108米,南北深85米的小广场,与箭楼共同组成了前门正门的重要屏障。瓮城内城楼前有两座坐北朝南的小庙,始建于明代。当时内城九门瓮城修建后 ,均在瓮城中建有小庙,只是正阳门瓮城内建有两座,其他瓮城只有一座。

1900年,八国联军用炮火击毁了正阳门城楼、箭楼。1902年1月慈禧“西巡”回銮时,正阳门箭楼、城墙损毁,只留残败的城台基。慈禧太后仓皇出逃回来,照例也要从前门进入皇宫。无奈之下,迎驾的官员们想到搭建彩牌楼的应急办法,能工巧匠在正阳门的残基上搭建席棚,按照正阳门城楼的样式,用五色绸缎绫罗包裹,生搭起一座“彩绸正阳门”,使人哭笑不得。现存正阳门为1906年重建,基本保留了明代建筑风格。

1906年重建时,参照崇文门城楼修建了正阳门城楼,重修了箭楼。1915年为缓解正阳门外交通,拆除了瓮城,由德国建筑师罗思凯格尔设计了箭楼平台上的汉白玉栏杆和突出的眺台,在箭窗上修建了白色弧形华盖。这次改建,使中国古老的建筑融入了西方的建筑构思,标志着传承两千多年的中国儒家思想在外来文化的入侵下发生了改变。如今的箭楼是改建后的样子。

正阳门

历经战火的正阳门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前门成为宫城之南最后的保护屏障。在政权交替或外敌入侵之际,前门一带往往也成为双方交战的重要战场,许多重要的事件,甚至是影响历史发展的重大事件也常发生在这里。

明初,朱元璋分封子孙镇守各地,以巩固新生政权。朱元璋去世,其孙朱允炆登基,为建文帝。即位后,诸王不仅手握重兵,还常“以叔父之尊,多不逊”,因而建文帝深感不安,开始实施削藩之策。驻守北平的燕王朱棣以“诛奸臣、清君侧”为名发动“靖难之役”。 丽正门是双方争夺的重点之一,双方对丽正门展开了殊死争夺。南军为攻破城池对丽正门发起强攻,城内守军拼死抵御,连城中的妇女也走上城头,帮助守军抗击。交战时,箭矢砖石纷纷掷下,打退南军一次次进攻。战争最终以南军失败告终,朱棣推翻建文帝登上皇帝宝座,成为明成祖永乐皇帝。

明代中期,漠北蒙古瓦刺部族日益强盛,几次率军南进,对明王朝构成威胁。明英宗朱祁镇在宦官王振怂恿下率五十万大军亲征瓦刺,结果大败,英宗被俘,此次战争史称“土木之变”。之后,瓦刺军乘势南下,北京遭受空前危机。大敌当前,兵部尚书于谦力斥南迁之议,主张誓死保卫京师。他辅立英宗之弟朱祁钰继承皇位以安人心,一面调集兵马物资准备御敌。正统十四年(1449年)十月一日瓦刺军大举入侵京师。于谦指挥二十二万人列阵于九门之外,抵御强敌。其中都指挥李瑞带军镇守正阳门。十一日,瓦刺军兵至北京城下,双方主要交战地是西直门、德胜门与中都旧城的彰义门之外。经过五天大战,瓦刺军惨败,仓皇撤逃。面对外来侵略,于谦大义凛然,以社稷为重,冷静应对,与入侵之敌进行了殊死搏斗,解明廷于危难之中,为保卫北京立下了汗马功劳,赢得人们的爱戴与景仰,成为北京历史上著名的民族英雄。

建于明末的观音庙是正阳门瓮城内一处佛教建筑,在此崇祯皇帝演绎了一出闹剧。 明末崇祯十四年(1641年),洪承畴统领八总兵,十三万人马与清军在松山(今东北锦州南)展开会战,结果大败而归。翌年洪承畴被清军俘获,后降清。消息传到北京,朝中大臣向崇祯伪奏洪承畴战死疆场。崇祯听到这个假消息后,忍不住失声痛哭,决定给洪承畴极高的礼遇。为纪念所谓为国捐躯的洪承畴,崇祯亲自到前门瓮城内西侧的关帝庙致祭,还在瓮城的东侧修建了一座祠堂以奉祀,堂内对联为:“君恩深似海,臣节重如山。”。闹出了很多笑话。洪承畴降清之事大白后,祭祀活动才罢休,成为一出历史闹剧,祠堂也被改为观音庙。

前门与箭楼两楼南北对峙,两楼东西有半月形的城墙围合,形成城楼与箭楼相连的瓮城,三者组成独特的城门建筑体系,成为京城正门的重要屏障。战时箭楼射击、投掷抗敌。城楼悬灯示警,禀报外城战况。城楼上如悬一盏灯,示敌近城下,悬两盏灯示战斗激烈,悬三盏灯示城防将要失守。史料记载:1644年3月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攻进广安门时,前门楼上已挂三盏灯报急,崇祯帝得知禀报,便带领太监王承恩急出宫门,自尽于万岁山(今景山)东麓寿皇亭的槐树下。

文章原标题为《北京南中轴地标正阳门 城楼与箭楼间的瓮城内有何秘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