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有座自得园

来源:北京晚报发布时间:2018-05-13

今天的品读,就撷取这些传奇中的一支——自得园,讲一讲它所承载着的不平凡的历史。 

北京市的“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提到,要着力建设全国文化中心,保护好历史文化名城,推进区域文化遗产连片、成线保护利用。其中,西部西山文化带专门制订了保护利用规划。毫无疑问,三山五园历史文化景区是西山文化带的核心区域。

自得园

自得园就是位于北京海淀的一座建于清雍正年间的皇家赐园。

自辽、金以来,北京西郊即为风景名胜之区,西山以东层峦叠嶂,湖泊罗列,泉水充沛,山水衬映,具有江南水乡的山水自然景观。清代皇室在北京西郊掀起皇家园林营造大潮时,也给王公大臣建了不少“赐园”。赐园是北京独有的贵族第宅园林,即由皇帝赐予王公大臣的园林。王公赐园也星罗棋布于有“神皋胜区”之称的西郊,拱卫着以“三山五园”为中心的皇家御园,成为一时的胜景,富丽堂皇、美不胜收。赐园的产权属于皇帝,王公大臣有的只是居住权,所以赐园与御园可以互相转化。这些御园与赐园代表了清代造园艺术的最高水平,是我国古典园林的集大成之作。

自得园就是位于北京海淀的一座建于清雍正年间的皇家赐园。随着封建皇朝的覆灭,赐园终成为历史。百年沧桑后,多数赐园湮没了,不再是具象的,而仅以文献中的华丽篇章的形式存在着,但当我们历数着洪雅园、云锦园、淑春园、鸣鹤园、朗润园、承泽园、蔚秀园等园名时,似乎它们从未湮没过,它们所代表的文化、艺术,以及它们自身的轶事遗闻,早已融进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成了不可磨灭的千古传奇。今天的品读,就撷取这些传奇中的一支——自得园,讲一讲它所承载着的不平凡的历史。

二代“样式雷”设计自得园

雍正即位后,将自己做亲王时的赐园圆明园大规模扩建成皇家御园。雍正三年,由广储司拨付圆明园工程银30万两。这年八月,开始正式驻跸圆明园。在为此做筹备时,为了笼络十七弟允礼,雍正封其为果郡王,并特为他在圆明园旁赐地建园。允礼在《御赐自得园记》中写道:“圣上驻跸圆明园,臣允礼扈从。蒙恩于园西南隅赐地一区,山环水汇,因地势之自然以为丘壑,正方定位,庀材鸠工,皆出内帑,而官监之。”这说明自得园是由雍正亲自选择地址,拨付内帑(即那30万两圆明园工程银的一部分)做建设资金,由内务府主持修建的。选址上可见雍正皇帝对这位十七弟的格外照顾,自得园就建在圆明园的西南墙外,距圆明园大宫门仅一里之遥,十分方便允礼入圆明园上朝。

自得园

雍正帝御书“自得园”

自得园既然由内务府主持修建,内务府样式房的掌案(总设计师)就应是它的设计者,那么此时担任样式房掌案的是谁呢?就是鼎鼎大名的宫廷园林设计师家族“样式雷”的第二代传人雷金玉。雷金玉早年在营造畅春园的工程中,因技艺超群而立了大功,誉满京城。此时的他已年近七旬,在雍正大兴土木之时,应诏担任样式房掌案,负责设计和制作殿台楼阁和园庭的画样、烫样,并负责指导施工。

允礼从八岁起就随父皇巡幸各地,是见识过真山水和历代名胜的人,兼之又是丹青妙手,胸有丘壑,再加上园主的身份,对自得园的设计是倾心参与。园内不少景点设计都有允礼的寻访,最后还要得到他的首肯。自得园山水建筑的布局处处体现了允礼的艺术品位和情怀,所以,我们可以把自得园看做是允礼与雷金玉合作的成果。

新建的自得园呈长方形,占地约200余亩,是京城西郊最大的一座王公赐园,与鸣鹤园、自怡园、澄怀园、熙春园并称京西五大邸园。全园由虎皮石墙环绕。这种石材是瓮山到香山一带出产的红黄色砂岩,西郊的园林就地取材,大量使用了这种砂岩石块作为墙体的建筑材料。用其砌筑的墙壁,颜色斑驳,宛若虎皮,故得名为“虎皮石墙”。自得园的北园墙位于圆明园的南墙略微偏北的水平线上,墙北大路直通圆明园西南角的随墙门,路北的西部是大有庄,东部是连绵的稻田。东墙外是一亩园。南墙外隔大路和农田便是自怡园。西墙外则是青葱苍翠的瓮山,在以后的乾隆年间,这里诞生了又一座御园——清漪园(颐和园的前身)。

园名取自于宋代大儒程颢

经过半年多的施工,园内的几座主要建筑已告落成,自得园初具规模。当年的八月初九,雍正为允礼赐园名,取宋代大儒程颢的诗句“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之意,命名为自得园,并赐以御书“自得园”匾额,还为四座主要建筑分别题写了匾额:春和堂、静观楼、心旷神怡、逊志时敏。

允礼在《御赐自得园记》中称自得园的“规制之备,布列之宜,景物之美,登临之乐,则别绘为图而于记弗详”,如今记存图已经找不见了,一园的胜景难知其详,只能通过查阅现存史料,才能得出些略显模糊的影像。

自得园

果郡王允礼

自得园的大门开在南墙中部偏东的位置,为三楹歇山式,与圆明园大宫门东西咫尺相望。北墙的西北也开有一门,出门即是大有村。入得园来,但见水天一色,弥望无际。这是一座以水景取胜的疏朗闲适明秀的园林,园内引的是玉泉山的水,从瓮山下东流,自南墙入园。园内水域宽广,由七八个湖池联翩而成。狭长的西池沿着西墙南北向纵列,稍宽的北部水域中堆着一座土山,中部水域则向东突出,与其他水面相通。东湖是园中的主要水域,纵贯南北,水域南部横亘着一列长长的土山,宽阔的北部水域正中有一座小岛。园内建筑稀疏错落,池广树茂,旷远明瑟。北墙内有一道东西向的逶迤连绵的土山,东西湖之间、东墙中部的湖畔,以及园子的东南角,都建有假山。行于园中的甬路上,有“林深不知午”之感。

允礼在《御赐自得园记》中,对园中景致有着精彩的描述:“兹园之中,高者,洼者,奥者,旷者,台榭亭厦,桥梁磴瀑,曲得其面势;竹树葩卉,随在而旁罗;温凉朝暮,风雨晦明,物象时光,无不与人相惬,对之常心旷神怡。”

园内的主要建筑春和堂,位于东西湖之间,北枕土山,是允礼的园居之所。静观楼建在东湖中的圆岛上,是全园的风景中心,也是登临赏景的最佳处所。登上静观楼,远观园外,秀丽的瓮山和玉泉山,以及连绵的西山,含青吐翠,飞扑于眉睫间;近赏园内,眸中映的是满园胜景;下瞰一泓澄静的湖水,环境清幽,淡泊自然,近乎天然风景。观至此,允礼不禁诗兴大发,吟出一首《静观楼成咏》:

面面层峦向我楼,含青碧沼映空幽。

买山徒自登高峻,泛水恒难际顺流。

月夕静观澄镜影,晴朝历数秀峰头。

赏心惬目仙都性,犹记当时纵意游。

“心旷神怡”这座斋宇也建于岛上,而“逊志时敏”则是允礼的书房。优越的地址,绮丽的景观,使允礼心绪澄净,陶冶了性情。

乾隆十五年以后,自得园毗邻的瓮山开始兴建大型皇家御园清漪园,自园中西望,座座亭台楼阁如珠宫贝阙般错落有致,矗于花木掩映的山间,这些被借入园中的胜景,更增添了自得园妩媚绮丽的景色。园中接天映日的荷池,疏朗明秀的山色,庭中花影移墙,堂前峰峦当窗,宛如画中,使人身心俱醉。

文章原标题为《京西有座自得园 雍正帝亲赐御书,果郡王允礼园居之所》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