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花归来——眼睛怎么红了?

作者:赵言昌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4-23

难道是花动的手脚?

春天是花开的日子,恰如小学生作文里写的,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不管是远观,还是近察,都让人心情愉悦。但有些朋友,看着看着花,眼睛就红了,甚至开始流泪、奇痒无比。

image001

相关新闻(图片来源:news.sina)

这是为什么呢,花朵到底对眼睛动了什么手脚?

人体所有的器官里,眼睛是最靠外的。内脏处于骨骼和肌肉的重重保护之中,皮肤,也有角质层作为屏障。只有眼睛,不但直接与外界接触,而且裸露在空气中。这意味着,眼睛很容易丢失水分,也经常接触外来物质,如花粉、细菌等。

image003

眼睛结构(原图出处:allaboutvision)

相应的,在结膜内,存在着杯状细胞和免疫细胞。前者,可以分泌粘液和水分,使眼球保持湿润;后者,会想办法应对各种入侵物质,维护眼球的健康。

把人体比作一个小区的话,免疫细胞大概相当于门岗。门岗的作用有二:一是让小区居民进来,二是把有害分子挡住。有些人,虽然不在小区里住,但是对小区没有任何危害,比如快递员。正常情况下,应该让他们自由出入才是。如果保安们过于敏感,就有可能引起问题——这,就是超敏反应。

超敏反应可以分为四种,I型、II型、III型和IV型。发生在结膜处的,主要是I型超敏反应。其特点,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虽然会严重干扰组织的功能,但是一般不涉及细胞损伤。[1]

I型超敏反应的核心,是B淋巴细胞。结膜内的B淋巴细胞如果发生误判,把花粉等无害物质当作 “敌人”,就会释放抗体(IgE抗体);抗体与肥大细胞结合后,便会督促肥大细胞进入“防御状态”;假如人体在短时内再次接触花粉,肥大细胞就会释放组胺。组胺一方面可以引起强烈痒感,另一方面,会导致血管扩张、分泌细胞过度活化,进而,产生眼痒、眼红、异物感等症状。[2]

打个比方的话,I型超敏反应像一次错误的抓捕活动。公安局发出告示,最近附近有犯罪分子出没,大家要小心;保安们又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小区居民。于是在出现可疑分子之后,大家一哄而上——当然,误会解除,也就没事了,只会妨碍一时,不会对小区产生严重危害。

image005

此外,也有可能发生IV型超敏反应。IV型超敏反应,因T细胞而起。T细胞也是保安(免疫细胞)之一,但是在IV型超敏反应中,它忘记了自己的职责,转而纠结个人恩怨——快递员第一次进小区的时候,和他发生了一点不愉快,被他记恨上了,因此,在第二次遇到快递员的时候,他便故意刁难。对于T细胞来说,刁难的方式,是释放炎症介质、引起组织炎症,临床上表现为红肿热痛等症状。所以,IV型超敏反应来得慢,通常在接触过敏原24~72小时后才开始发作;表现上,也以组织的炎性损伤为主。[1] 

image007

广义上,所有发生在结膜处的过敏性疾病,都可以称之为过敏性结膜炎,包括常年性过敏性结膜炎、季节性过敏性结膜炎、春季角结膜炎等。[2]具体划分标准,还存在一定的争议。[3]其症状,正如前文所说,以眼痒、眼红、眼异物感为主,也可出现畏光、流泪、喷嚏、鼻涕等症状,严重时,还可以出现视力下降。常见的过敏原,有花粉、灰尘、尘螨和真菌等。[4]

那么,过敏性结膜炎该如何应对呢?

从上面的发病机制中,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I型还是IV型超敏反应,都包括了两个步骤:首先,免疫细胞发生了误判;接着,因为误判,它们释放了对身体有害的物质。

所以,在应对上,最好的办法是预防,避免免疫系统发生误判,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家里有小孩的,不妨让他们多参加一些户外活动,让他们的免疫系统多“见见世面”;即使是室内,也不要过于追求洁净,适度的抗原刺激,对于免疫系统的正常发育,有着重要意义。健康的免疫系统,不光能减少过敏性结膜炎,还能减少过敏性哮喘等疾病。[6][7]

对于已经出现过敏性结膜炎的患者,预防已经来不及了。所以,首先是要判断过敏原,及时脱离有害环境。接下来,可以分两步走:治标或者治本。必须要做的是对症治疗,减少(免疫系统释放的)有害物质对人体的伤害,也就是治标。可以用抗组胺、抗炎药物或糖皮质激素,减弱组胺的作用、保护组织不受炎症介质的伤害;也可以用人工泪液,人工泪液的成分,和眼泪基本相同,主要是水。因此,滴了人工泪液以后,局部的组胺和炎症介质会被稀释,对人体的伤害自然也会减少。[5]

第二步,是治本。如果过敏原比较明确,又经常接触、没办法完全避开,可以“打预防针”或者考虑脱敏疗法。“打预防针”就是使用肥大细胞稳定剂,提前安抚一下,让它见到花粉等过敏原之后,不要那么激动。脱敏疗法的机理,则和小区组织的各种演习差不多。用小剂量的过敏原刺激人体的免疫系统,使其逐渐适应过敏原。免疫系统不再把过敏原当作敌人,过敏性结膜炎自然也就不会发生了。

参考文献

[1] 陈慰峰编. 医学免疫学[M].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4.

[2] 赵堪兴, 杨培增. 眼科学(七版/本科临床/十一五规划/配光盘)[M]. 2008.

[3] 刘祖国, 肖启国. 过敏性结膜炎的诊治[J]. 中华眼科杂志, 2004, 40(7): 500–502.

[4] 张克军, 邹明霞, 王春花等. 过敏性结膜炎变应原检查[J]. 中华眼科杂志, 2001, 37(6): 465–465.

[5] 李莹, 张潇, 吕岚等. 过敏性结膜炎的流行病学及奥洛他定滴眼液开放性多中心治疗的初步效果[J]. 眼科, 2008, 17(3): 166–170.

[6] 马群, 曾水清, 乔彤等. 儿童过敏性结膜炎和过敏性鼻炎的关系[J]. 临床眼科杂志, 2009, 17(3): 216–219.

[7] 乔彤, 胡义珍. 儿童过敏性结膜炎诊治进展[J]. 国际眼科杂志, 2007, 7(2): 502–505.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