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门石头胡同83号院 天和玉饭庄最后竟成大烟馆

来源:北京晚报发布时间:2018-04-14

石灰下的“天和玉”。

天和玉

石头胡同83号院清末是“天和玉”旅店

最近,这一带胡同进行整治,石头胡同83号院子门脸上原来覆盖着的石灰都被很细致地剔除干净了,露出了本来的砖雕图案和牌匾上的字号。门脸上方刻有砖匾三幅,门上正中刻“天和玉”三个大字,为此店的字号,而之前曾经看到的“公记号”字样应该是用石灰抹平了这块匾额后,在其上面重新题写的。

说起石头胡同“天和玉”这个字号,这里最早是一家旅馆。刘宝全先生1869-1942,刘派京韵大鼓创始人)于1936年到上海,在“大中华”演唱京韵大鼓,梅兰芳先生独家访问鼓界大王刘保全先生,让许姬传和自己的两个学生记录了刘保全先生的回忆录。

刘先生述说受京剧界老艺人的指点和影响。他说:“那时,我住在北京石头胡同天和玉客店,前后几条街住的都是梨园行名角,像谭家、‘老乡亲’(孙菊仙)、龚云甫、宝忠的父亲杨小朵……我们都是朋友,我一边和他们往来,一边抓工夫听戏……”这一年刘宝全先生二十一岁,也就是光绪十六年(1890年)。由此可见,“天和玉客店”当年是一家旅馆。

如今,细看大门两侧原刻有小字,均双线刻写着“本馆包办满汉酒席、应时小卖、随意便饭,一应俱全”,由此可知后来此处已由“天和玉客店”改为“天和玉饭庄”,字号没改,说明经营的老板应该是同一人或同一家人。

新发现的“天和玉”字号的落款为“秋江赵汝涌”,下面还有两方印章,刻的均是赵汝涌印。北侧的牌匾刻的是“餐秀”二字,印章两枚,为“臣汝涌印”和“秋江”,秋江是赵汝涌的号。南侧的匾额刻的是“含芳”,印章同上,由此可见这三块匾额均为赵汝涌所书。那么赵汝涌是谁呢?

赵汝湧,(?—1936),榜名赵汝勇,也做赵汝涌,字伯江,号秋江。山东省登州府蓬莱县人,光绪二十四年(1898)参加光绪戊戌科殿试,登进士二甲22名。同年五月,以主事分部(户部)学习,后升郎中。赵汝湧到了北京后眼界大开,书风也随之一变。这时的赵更倾心于苏米,用功颇勤。四品官在京城根本不起眼,没有繁杂政务,读书写字便可以打发时光。整日吟诗答对,以书会友,十分潇洒自在。名气也随之大起来,达官显贵、书肆店铺也都上门求字。赵善行楷,取意苏、米,结字劲瘦,其书法作品在当时广受欢迎,至今仍有很多作品流传于世。匾额落款印章上有“臣”字说明赵汝涌题字之时应该还在朝为官。“天和玉饭庄”开业的时间应为晚清,大致在1898至1911年间。

烟馆

民国年间变成一家烟馆

1923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增订实用北京指南》“食宿游览”一编中录有“天和玉饭庄”的电话,为南局号码六五九。之所以叫南局,是因为地处南城,且相对于灯市东口的东局而言的。后来北京电话总局也由灯市口东局迁到南局。琉璃厂的一座洋风格的二层楼房。这里地处北京外城闹市,紧邻前门大街、大栅栏、天桥等商业区,因此,南局话务量长期占据京城首位。

再仔细观察,门两旁的原有小字后来又刻上了大字,大字为阴刻,为“公记号批发土药”七字。“土药”就是鸦片、大烟。“天和玉饭庄”又变成了“公记号大烟馆”。后来饭馆易主改经营烟土生意,而原来的牌匾内容显然不合适,因此用石灰抹平后重新写出新的字号名称和经营范围的广告。

在文史资料出版社出的《文史资料选辑》的丛书中的第九十五辑中,有一篇张文钧口述,李宜琛整理的《旧社会吸毒、贩毒琐记》。文章说:到了1935-1936年间,在旧北京的石头胡同的天河饭庄旧址,开了一家大烟馆,烟馆里头设有铜床、铁床,门庭若市。

北平沦陷期间,日军对烟土贩卖实行限制和查禁,公记号大烟馆公开批发烟土,可见其老板与日本军部勾结之密切。

这一带胡同中的名人故居、会馆等正在有计划修缮保护,从整体保护这一地区的历史风貌出发,大烟馆、说书馆、茶馆、酒肆等多种传统建筑,也是具有鲜明地域特色、具有历史实感、原汁原味的老北京生活的历史记录。

文章原名称为《老北京史话:前门石头胡同83号院 曾是天和玉饭庄最后竟成大烟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