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甘膦农药之胜?

作者:王五人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1-07

对该除草剂的争执,究其根源还是草甘膦。关注转基因技术的读者对草甘膦肯定也不陌生。
 

  Enlist Duo是由陶氏益农公司(Dow AgroSciences)研发,是一种含有2, 4-D和草甘膦的除草剂。早在2014年,该除草剂就登记用于经基因改造的玉米和大豆,一开始是在6个州内使用,而后又增加了9个州。而美国环境保护署(以下简称EPA)则被要求允许除草剂在这15个州内合法使用,除此以外,还需允许在另外19个州内使用。这一许可要求当然是来自陶氏公司,但广大群众和环保组织却在极力阻挠对Enlist Duo的批准。

  双方一直在斗智斗勇,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在2014年请求EPA“审查和限制使用除草剂草甘膦,以防止对王蝶产生不合理的负面影响”。虽然EPA拒绝了这一请求,但仍然对草甘膦的使用进行了详细调查。而11月份最终的调查结果就是,未发现该产品的协同毒性,EPA将批准Enlist Duo的使用(12月1日前可提交异议)。这一批准自然引得环保组织不满。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的高级科学家内森·唐利(Nathan Donley)愤慨道:“EPA变脸也太快了!去年EPA还因为不清楚Enlist Duo的危害而犹豫不决,今年就突然宣布允许该除草剂使用,还想将使用范围扩大一倍?这最终将危害我们的环境!”而引起如此争执的Enlist Duo除草剂究竟是什么呢?

草甘膦

草甘膦

  Enlist Duo是2, 4-D胆碱盐的一种,即2,4-二氯苯氧乙酸(漂移和挥发更低)和草甘膦的混合物。尽管这两种物质都已经被允许使用,但这两者的混合物在一起,能否继续使用,成为问题之一。

联合作用会如何?协同效应无证据

  这里需要提及的一个名词就是“联合作用”。这两种物质都是毒物,那么混在一起,又会发生什么呢?这种多种化学物质共同作用对机体所产生的综合毒性作用就是联合作用。共有四种可能性,分别是相加作用、协同作用、拮抗作用和独立作用这四种。[注1]

  相加作用就是两种以上毒物对机体的毒作用为单项物质毒性作用的总和。而拮抗作用是两种毒物联合作用时,其中一种毒物可使另一种毒物毒性减弱,其毒性低于两种毒物作用的总和称为拮抗作用。独立作用也很好理解,就是毒物中各单项物质对机体的作用途径、方式和作用部位都不相同,毒作用的机理也不同时,各毒物对机体产生的作用为独立作用。而本例中最受关注的协同作用,即两种毒物联合作用时,其中一种毒物可使另一种毒物毒性增强,其毒性超过两种毒物毒作用的总和。

  2, 4 –D和草甘膦算是勉强被大众接受,但这两者的混合体若更毒,应该怎么办?对此协同效应的争论一直不休,环保组织和陶氏公司互相指责对方数据不够充分。虽然EPA官方上对该农药争执不断[2],但EPA最终还是就“目前为止,没有数据表明这两种物质会产生协同作用,对各个年龄段人类甚至工作人员,对水土气都无显著作用”而批准了该除草剂。

“草甘膦”——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对该除草剂的争执,究其根源还是草甘膦。关注转基因技术的读者对草甘膦肯定也不陌生草甘膦具有很好的去除杂草效果,而后科学家们又培育出具有草甘膦属性的大豆和玉米,这样就意味着可以尽情地喷洒草甘膦去除杂草,而不用担心伤害到我们所需要的作物。然而,这一美妙设想很快被打脸:“大自然比我们想象的要顽强得多,于是许多杂草也具有了抗草甘膦属性。所以对于新型除草剂的呼吁日渐升高。而此次的Enlist Duo混合了2,4-D和草甘膦这两种农药的除草剂也许能够解决掉那些耐草甘膦的杂草。

  但环保组织以及广大群众对这种“哪里失火救哪里”、“既然杂草耐草甘膦,那就再来点别的农药”的逻辑思维已经失望到不再信任。

  而EPA这次的批准,又是否真的能够带来转机呢?在商品上贴上相关标签,任由消费者自己抉择,除此以外,也许只能等时间给我们答案了。[3]

 

注解:

[1]. 关于联合作用请见如下链接“http://www.phsciencedata.cn/Share/wiki/wikiView?id=b4b58846-9bcc-446d-b4c2-46f86a473250”;

[2]. EPA官网上对Enlist Duo这种农药的详细争执与介绍,请见如下链接“https://www.epa.gov/ingredients-used-pesticide-products/registration-enlist-duo”;

[3]. 本消息来自环境领域权威网站Chemical and Engineering News, 请见如下链接“http://cen.acs.org/articles/94/web/2016/11/EPA-greenlights-24-D-glyphosate.html”.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