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烈运动会让人变傻吗?

作者:赵言昌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08-08

当地时间2016年8月5日,随着火炬的燃起,第31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拉开了序幕。来自206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0多名运动员在接下来的16天中,对812枚金牌展开角逐。

  百年来,奥运会不仅成为运动精神的象征,还产生了巨大的文化效应。所以,尽管人们纷纷“吐槽”这届奥运会的不靠谱,如警察罢工、施工延期、水质不达标等,甚至喊出了“安全第一,比赛第二”的口号,仍对其充满了期待。

W020160427382313304132

里约奥运会吉祥物

  不过,值得忧虑的是在赛场之外,人们的运动热情似乎在减少。一项调查显示,从2008年到2012年,参加篮球、棒球和足球运动的适龄孩子(6~17岁)减少了百分之四。如果你觉得这种变化无损大局,那么,更糟的还在后头——据相关调研机构统计,接近1/4的家长已经在考虑不让自己的孩子参加体育运动。[1]有部分原因是那些可能存在碰撞的运动——也就是几乎所有的运动——看上去都不再安全。由于运动中不免受伤,身体可能会由此产生慢性创伤性脑病变,这种风险是一般人不愿承受的。

730_405382_680310

脑部的地位

  慢性创伤性脑病变(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简称CTE),顾名思义,它首先是一种脑部疾病,其次是由创伤引起的,最后呢,这种创伤还是慢性的,有别于脑震荡等突然性事件。

  我们就先来说说脑部。平心而论,人体的每个器官都十分重要。皮肤可以抵挡紫外线,牙齿能够磨碎食物。即使阑尾这样的“多余”器官,也不建议预防性切除。不过,各个器官的地位并不平等,脑部占了好几个“最”字,论结构,脑部最复杂;论功能,脑部最重要;论研究历史,却是最短,神经外科直到百年前才成熟。[2]这就使得关于脑部领域的科学探索异常曲折,很多习以为常的结论,可能在下一分钟就被新的研究结果推翻了。比如死亡机制,临床意义上的死亡指脑死亡。以往认为,是其他器官的衰竭连累了脑,导致脑缺氧、缺血,发生不可逆变性而停止工作;最新研究却显示,实情可能恰恰相反——是脑部主动给其他器官下达了死亡指令,引导人体完成死亡过程。[3]

sps1428r-491

  人的脑部由数十亿个神经细胞组成,调节着人体的生长、发育、衰老,左右着人体的思维、感受、运动,控制着心的舒张、肺的收缩、胃的蠕动。尽管你感觉不到这种控制,但它就在那里,不离不弃。这些复杂的功能必须要有妥善的结构去保护,而这些结构可以分为内、外两部分。

1352487263112395373

创伤的危害

  脑部的外部保护可以分为三层,颅骨外软组织、颅骨和硬脑膜。其中,颅骨外软组织包括了常说的头皮、肌肉和腱膜下疏松结缔组织等,对撞击有一定的缓冲作用;颅骨是许多创伤发生时的主要受力部位,所以它既有一定的韧性,又十分坚固;[4]而硬脑膜将脑完整地包裹起来,一方面承受和分散对颅骨所施加的压力,另一方面又起到支持的作用。在内部,则有Tau蛋白。

图片2

  盖房子得先打钢筋水泥柱,把框架定下来;赛车要想坚固,必须选用合适的材料,制作防滚架。神经细胞也不例外,细胞骨架就是神经元的水泥柱、防滚架。脑神经的细胞骨架主要由微管组成,而Tau蛋白作为微管相关蛋白(microtubule-associated proteins,MAPs)之一,可以结合在微管的表面或内部,使微管聚合是速度增加,解聚的速度下降,从而起到调控微管组装并维持其稳定性的作用。[5]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