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搭了子弹蚁的“便车”?

作者:张楠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11-30

天牛和子弹蚁的关系,令天牛从中获益匪浅,而子弹蚁虽未得到明显的好处,但也没有因此遭受损害。不过有时候,被人“搭便车”还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一个天高云淡,阳光明媚的上午,你在广场上放风筝。周围路过的人既没有花钱买风筝,也没有出力放风筝,却能够欣赏到风筝的美丽,甚至体会到放风筝的快乐。——这就是经济学上所说的“搭便车”现象。“搭便车”现象并不是人类社会的专利,在自然界的各种生物之间这种关系也十分常见。当然,想要“免费搭车”必须先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下文中的这位主角,如果没有点“真本事”恐怕谁也不敢去招惹它,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子弹蚁。

1子弹蚁

子弹蚁

  子弹蚁(paraponera clavata)是一种生活在中南美洲,亚马孙地区的凶猛蚂蚁,其体长可超过2厘米,是世界上最大的蚂蚁之一。从外观上看,子弹蚁就像一只的没有翅膀的胡蜂。它的全身呈棕红色,身体表面长着细密的绒毛,头部生有一对大颚,尾部还长有一根毒针。谁要是将它惹急了,子弹蚁就会使出自己的杀手锏——用尾部的毒针刺入猎物的皮肤,把神经性的毒素注射到对方的体内。这种蚂蚁被誉为全世界蜇人(叮咬)最疼的昆虫。它的毒素一经注入,立刻就会产生剧烈的疼痛。有人描述,这种疼痛就像被子弹击中一般,突然爆发,难以忍受,经过数小时甚至数十个小时才会彻底消退。子弹蚁因其强效而持久的毒素得到了“子弹蚁”、“24小时蚁”的威名。

2子弹蚁蜇刺

子弹蚁蜇刺

  在自然环境中,毒素是子弹蚁攻守兼备的生存利器。在捕捉昆虫、蛙类以及其他猎物时,蚁毒能够起到麻痹,甚至杀死猎物的作用。在防卫巢穴、抵御天敌时,蚁毒引起的剧烈而长时间的疼痛又是信号明确的“逐客令”。有了这样效果拔群的武器,子弹蚁在雨林之中少有天敌。它们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对侵扰其生活的动物绝不手软,不同巢穴的同类也时常发生争斗。面对这样危险的子弹蚁,什么生物能搭上它们的“便车”呢?

3大裂五山柳苏木

大裂五山柳苏木

  亚马孙雨林里的“大裂五山柳苏木”(pentaclethra macroloba)采取了一种“狐假虎威”的策略。这种植物拥有独特的“花外蜜腺”,能够通过“贿赂”的方式博得子弹蚁的青睐,从而获得保护。“花外蜜腺”,是指植物上位于花朵之外的能够分泌蜜汁的腺体。“大裂五山柳苏木”的叶柄末端,与茎干相接的区域长有花外蜜腺,能够分泌大量的蜜汁。这些蜜汁对于子弹蚁来说,简直是唾手可得,无限续杯的免费大餐。它们用自己的大颚采集树上的蜜汁和水滴,带回巢中后用以食用、储备和哺育幼虫。

4子弹蚁采集汁液

子弹蚁采集汁液

  在“大裂五山柳苏木”的树干下部、根部附近,常常能够发现子弹蚁的巢穴。子弹蚁在蚁巢洞口进进出出,在树干、叶片上觅食、警戒,无形中为这种植物披上了一层“防护罩”。那些以“大裂五山柳苏木”为食的昆虫,有的被“蚂蚁保镖”吓得落荒而逃,有的成了子弹蚁的盘中餐。雨林中的其他许多动物也忌惮于子弹蚁的威力,对这种植物敬而远之。

5中华星天牛(左)、缩翅长鞘天牛(中)、子弹蚁(右)的形态对比

中华星天牛(左)、缩翅长鞘天牛(中)、子弹蚁(右)的形态对比

  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大裂五山柳苏木”与子弹蚁形成了互利共生的双赢关系。它们为对方的生存提供了便利,也都享受到了“搭便车”的好处。相比之下,亚马孙地区的一些昆虫采取了一种成本更低的“搭车”方式。它们的策略,打个比方,类似于“李逵和李鬼”。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