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上漂“毛毯”——湿地孕育生态传奇(上)

作者:张应松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8-25

  • 水上漂“毛毯”——湿地孕育生态传奇

    再在椭圆形草排中央切开一个脸盆大的口子,晃动中的水在压力的作用下便随着草排下沉而灌进来。下陷后再移步晃动,倒伏的草排又缓缓浮起恢复原样。而水流在急速倒灌中形成一个强力旋涡,游经此处的鱼儿自然而然地挣扎着被吸冲上部分没入水中的草排丛中。草丛又让现形的鱼儿产生阻力,减缓了逃跑速度,十几分钟就逮到3条鲜活肥美的大鲫鱼!然而,这样惊险刺激有趣的互动参与“节目”,如今游客已无缘再享受到了。

  • 水上漂“毛毯”——湿地孕育生态传奇

    绵延成片的草原延直至山脚下,泛舟湖面宛若置身在流动大草原,让人产生一种想赤脚上去走一走的冲动。导游告诉我们,古时的北海人外出打鱼就是以划着这种神奇“浮毯”当作竹筏子,在水面上漂来漂去捕鱼的。北海里的鱼特别肥壮鲜嫩,有时划着船就能从草甸上拾到夜里觅食时,不小心蹦上去的10多斤重的大鱼。笔者曾在央视《走遍中国》栏目中看过草排捕鱼的节目,出镜女记者与当地两位村民牵着手走上草排,先站到厚度适中的草排边缘。

  • 水上漂“毛毯”——湿地孕育生态传奇

    船老板告诉我们,造就“漂浮草原”奇观的其实是火山灰,由于火山喷发后撒落大量漂浮在湖面的块絮状火山灰,湿润后,内含肥沃的有机物质,提供给植被滋养的温床。由大风传播或在上面停留的鸟儿身体及其粪便夹带的草种留在火山灰上后,长年生长后,水草密密麻麻地盘根交错在一起,累月中的旧草腐烂,新草又长在烂草根上,如此循环往复,水草的草根、草须经过约60万年的生长,不断串接而成,最后形成整片草甸,各自浮在水面上。

  • 水上漂“毛毯”——湿地孕育生态传奇

    10多米深的湖水清冽见底,结群游动的小鱼和植物的根须也清晰可见。虽然这里的水达到国标二类标准,可直接饮用,但水体呈浅褐色,那是因为湖底的火山灰被太阳映射所致,水下的淤泥厚度约16米。水路两旁水面上覆盖着大片厚约1~2米的草排,或是一个个独自飘零水面的圆体浮岛,或集簇连片成毛毯状,船家说这就是世界罕见的“浮毯型”草排。

  • 水上漂“毛毯”——湿地孕育生态传奇

    进入景区,走到木栈道的尽头便是游船码头,水面停泊着清一色的纯环保木船。湿地中间的一条幽静小河蜿蜒延伸,乘上一叶扁舟,小船划出一圈圈柔美涟漪,在阳光下粼光闪闪。远处的高黎贡山,群山起伏,满目苍翠,蓝天似乎就在山顶,一片片白云清晰倒映在水中,令人赏心悦目胸臆大开,尘世间所有浮躁欲望顷刻间被荡涤殆尽。船老板很友善,古铜色的脸庞刻满沧桑,在“吱呀吱呀”的橹桨声中开始讲述湿地里的传奇。

  • 水上漂“毛毯”——湿地孕育生态传奇

    盛夏时节,从昆明长水机场飞越连绵如岱群山50分钟后,便降落在与缅甸接壤以“驼峰航线”抗战文化、翡翠文化、火山文化等闻名于世的“极边第一城”腾冲县。出城北12公里,便来到一个叫做双海行政村的盆地,盆地的形成缘于眼前两座叫做“大小笼耸山”的休眠火山。在大约60万年前,大小笼耸山火山喷发,流出的岩浆堵住了地下水的出水口,汇积成中国西南地区唯一的亚热带火山堰塞湖沼泽湿地。

北海湿地的特殊生态环境孕育了各种珍贵的奇异花草,而造就北海湿地的珍稀与壮丽离不开万物之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