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法布尔:天时篇(下)

作者:秦彧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7-10

在合适的天气,合适的时间,与昆虫来一场激情邂逅。

  在《成为法布尔:天时篇(上)》里,未来的昆虫小达人们了解到,要想与特定的虫虫邂逅,需要知晓它的分布区域和发生季节。只有这些宏观的概念还不够,你还要掌握虫虫们对阴晴风雨、夜与昼等“微观”因素的偏好哦。

  阴晴风雨

  除了四季的更替,每一天的具体天气也会对我们的昆虫观察造成影响。比如大风的天气是比较糟糕的,昆虫在这个时候通常会蛰伏起来,摇动不已的植物也会令人眼花缭乱,很难进行细致的观察和拍摄。

  阴雨天比大风天气更不利于昆虫观察。雨水会打湿昆虫的身体,不利于它们的飞行,暴雨天气更是对弱小昆虫的一场生死考验。每当风雨来临之际,善飞的蝴蝶、蜻蜓之流早就躲得不知去向,其他昆虫的行踪也会小心谨慎许多。在瓢泼大雨中艰难跋涉良久却一无所获,该是何等忧伤的心情(凄凉的背景音乐响起……)。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下雨天还是呆在家里养精蓄锐好了。

天时篇17-雨后出现的有翅白蚁-网络图

雨后出现的有翅白蚁(图片来源于网络)

  雨后倒是一个不错的观察时机,可以看到一些平时不好找的昆虫。白蚁平时都躲在隐蔽的巢穴里,湿润的雨后是最容易看到婚飞白蚁的时候。真菌的子实体在雨后纷纷探出头来,吸引不少平时深藏不露的昆虫来会餐。雨后也是步甲们的饕餮时刻,它们会蜂拥猎杀爬行的蜗牛和蛞蝓,同时也让我们大饱眼福。

天时篇18-吃真菌的彩菌甲-网络图

吃真菌的彩菌甲(图片来源于网络)

天时篇19-雨后出行的步甲-网络图

雨后出行的步甲(图片来源于网络)

  就笔者的一点粗浅经验来说,安徽合肥地区最有利的观察天气,莫过于早春与深秋的晴天,以及夏季的多云天气。早春和深秋的气温比较低,昆虫的数量也比较稀少。这两个季节,昆虫只在艳阳高照的天气相对活跃,有利于发现和观察它们。昆虫在盛夏的大晴天倒不见得不活动,但这样的天气对于观察者来说也是“烤”验,多云的夏日就相对好过一些。

  总而言之,在一次昆虫观察之旅中能不能愉快地玩耍,要看你有没有选择合适的天气出行。诸位昆虫达人,请务必成为《天气预报》节目的忠实观众!

  夜与昼

  当我们终于徜徉于荒野中,开始一次充满惊喜的昆虫观察之旅,你会发现各色昆虫也有自己的作息规律。根据它们的起居时段,昆虫大致可以分成昼行和夜行两大阵营。白天保持低调,在夜幕中到处流窜的是夜行性昆虫,它们是昆虫大家族中的多数派。

天时篇22-偏夜行性的云斑天牛

偏夜行性的云斑天牛(摄影:秦彧)

天时篇23-夜晚活跃的中华大刀螂

夜晚活跃的中华大刀螂(摄影:秦彧)

  蜻蜓、蝴蝶和部分种类的虎甲等,白天倍儿精神,晚上躲起来睡觉。它们是昼行性昆虫。当然,金龟子之类的夜行性昆虫在白天也经常活动。

天时篇20-昼行性的虎甲

昼行性的虎甲(摄影:秦彧)

天时篇21-昼行性的宽带青凤蝶

昼行性的宽带青凤蝶(摄影:秦彧)

  旭日东升,植物上的露珠在朝阳下熠熠生光。如此清新美丽的清晨,可以为我们的昆虫观察开一个好头。夜行性昆虫大多开始休息,昼行性昆虫的身上凝结着露珠,大多也乖巧地趴着不动。此刻,光线明亮,昆虫行动也比较迟钝,是一个观察与拍摄昆虫的黄金时段。

天时篇24-满身露珠的豆娘很老实

满身露珠的豆娘很老实(摄影:秦彧)

  随着气温缓慢上升,昼行性昆虫开始活跃起来。美丽的彩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蜻蜓或是伫立枝头守护领地,或是在空中尽情翱翔;矫健的虎甲像一阵疾风般掠过地面,追捕着可怜的猎物…….白天是昼行性昆虫的生命舞台,也是我们进行昆虫观察的重要时段。

天时篇25-白昼访花的白弄蝶

白昼访花的白弄蝶(摄影:秦彧)

天时篇26-白昼活动的黄蜂

白昼活动的黄蜂(摄影:秦彧)

  夕阳西沉,渐渐隐没在暮色苍茫的远山中。蝴蝶和蜻蜓躲进了枝叶的暗处,虎甲停栖在山石的隐蔽处静谧不动。皎洁的明月下,光影斑驳的荒野变得神秘而幽深。无数微小的身影忙碌起来,夜行性昆虫的一天才刚刚开始,昆虫迷们一天中最精彩的昆虫观察时段也随之到来。

天时篇28-夜晚活动的疑步甲

夜晚活动的疑步甲(摄影:秦彧)

  在一个宁静的夏日或初秋之夜,我们可以漫步小径,与外出寻猎的大步甲来一个狭路相逢;可以围观独角仙、锹甲和金龟子在树干上吵吵闹闹地聚餐;可以观察大蚕蛾的优雅飘飞,像是在欣赏一场子夜的独舞;还可以静静地坐在地上,任凭萤火虫黄绿色的微光在草丛中闪烁、在夜风中飘荡,同时聆听螽斯、蟋蟀等鸣虫奏出的天籁之声。

天时篇29-绿尾大蚕蛾-网络图

绿尾大蚕蛾(图片来源于网络)

天时篇30-萤火虫-网络图

萤火虫(图片来源于网络)

  即便对于昼行性昆虫,夜晚也是个不错的观察时段。N多种蜻蜓白天傻傻地飞上一天都不停栖一次,根本无法抵近观察。到了夜晚,睡着了的它们却伸手可及,就是找起来比较花功夫。

天时篇27-夜晚蛰伏的黄翅蜻

夜晚蛰伏的黄翅蜻(摄影:秦彧)

  告别幼年时期、羽化为一只成年的昆虫,是一次艰难漫长的蜕变,这时的昆虫几乎无法抵御任何侵犯和惊扰。无边黑夜遮挡了捕食者犀利的目光,也为这些苦苦挣脱旧日躯壳的小精灵提供了最温柔的保护。不论是昼行性还是夜行性,很多昆虫都会在夜晚进行生命中至关重要的成年仪式,其中尤以蜻蜓和蝉最为典型。目睹这些昆虫如此奇妙的生命瞬间,会让你不自觉地屏住呼吸,发自内心地赞美大自然的神奇与伟大。

天时篇31-金蝉脱壳-网络图

金蝉脱壳(图片来源于网络)

  长夜孤灯

  虽然黑夜让昆虫躲开了诸多天敌的追捕,但是也让它们很难搞清方向。夜行性昆虫因此演化出了特别的定向本能——巧妙利用夜空中最明亮的月亮为自己导航。月球距离地球超过三十万公里,到达地面的月光几乎是完全平行的。夜行性昆虫只要在飞行时与月光保持一定的角度,就可以朝一个方向直线前进。

  后来,一种直立行走的两足动物做出了油灯、汽灯,接着又发明了各种电灯。这些新奇的玩意儿不仅很亮,而且都是发出放射状光线的点光源。夜行性昆虫继续高高兴兴地利用远处的光线导航,却总是惊讶地发现自己无法保持与光线的夹角。努力调整飞行方向的结果,使得夜行性昆虫沿着一条螺旋形线路飞向了这些山寨的月亮,最终彻底迷失方向。人类觉得昆虫的这种行为非常有趣,还颇为厚颜地称之为“趋光性”,完全无视使用人造光源这种毫无节操的行为给昆虫们带来的困扰。

  不过,“达人之路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长夜固然漫漫,如果只能漫无目的地在荒野中搜索,对于昆虫观察来说还是太短暂了。我们的昆虫观察之午夜大作战,当然要动用事半功N(N>10)倍的大杀器,那就是传说中的灯诱!

天时篇32-灯诱-网络图

灯诱(图片来源于网络)

  所谓灯诱的做法相当简单,在荒野中找块开阔地挂起一块大白布,在白布前方固定好大功率的灯具并接通电源点亮。剩下的事就是搬个板凳悠闲地坐在一边,品着清茶或是冰镇饮料,恭候众多具有趋光性的小“客人”纷至沓来了。各大家族的昆虫通常都会在白布上露一小脸,其中最爱上灯的昆虫是各种妖蛾子、甲虫以及脉翅目昆虫。偶尔甚至会有几只昼行性昆虫前来凑热闹,估计是看到明亮的灯光误以为天已经亮了。灯诱使用的光源以250W的白炽灯起步,亮度越高通常效果越好。只要周围的生境良好,灯诱吸引的昆虫数量会多得令人惊叹。

  随着基础设施的改善,现在连最偏远的小山村都已基本上通了电。只要带上光源就可以灯诱一把,不用像前辈那样辛苦地准备蓄电池甚至发电机。要是不愿意如此兴师动众,还有一个更方便的“灯诱”方法,那就是在路灯或农家的灯光附近捡灯。可不要以为这种寻虫大法是小儿科,笔者第一次见到号称世界翅展最大的昆虫——巨齿蛉,就是在一间农家乐的路灯下。还有一位虫友,曾经一晚上在路灯下捡到了五十多只金龟子。捡灯当然没有灯诱给力,但总比大晚上钻草丛喂蚊子轻松多了。

天时篇33-路灯下的蟋蟀

路灯下的蟋蟀(摄影:秦彧)

  说了这么多关于如何选择昆虫观察时间的诀窍,各位未来的昆虫达人想来已经是掐算昆虫观察“黄道吉日”的高手了吧。就让我们带好趁手的家伙,奔向觊觎已久的绿色原野,和昆虫们来一次激情邂逅吧。

  那么,如何找到更多更好的昆虫观察基地?我们需要准备什么样的观察装备?这些疑问将在《发现法布尔:地利篇》中和大家讨论。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