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法布尔:天时篇(上)

作者:秦彧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7-10

法布尔君,是个招人羡慕嫉妒恨的家伙,居然能常年和昆虫泡在一起,悠闲自得地积累着昆虫观察记录。我等小民该如何与昆虫邂逅呢?

  四年黑暗的苦工,一月日光中的享乐,这就是蝉的生活,我们不应厌恶它歌声中的烦吵浮夸。因为它掘土四年,现在忽然穿起漂亮的衣服,长起与飞鸟可以匹敌的翅膀,在温暖的日光中沐浴着。那种钹的声音能高到足以歌颂它的快乐,如此难得,而又如此短暂。

  摘自法布尔《昆虫记》

天时篇1-蝉

蝉(摄影:秦彧)

  百年前的法布尔君,不仅是令人仰慕的殿堂级昆虫达人,也是个招人羡慕嫉妒恨的家伙!他的命也太好了,居然能常年和昆虫泡在一起,悠闲自得地积累着昆虫观察记录。哪像我们这些苦命的业余爱好者,一年到头也没有几天空闲,好不容易出门去观一次虫,还经常郁闷地白跑一趟。如此下去,怎么能成为昆虫达人嘛!

  既然昆虫观察的机会如此难得,想要每一次都收获尽量多的知识和快乐,我们就必须熟悉目标昆虫的前世今生,知道它们会在什么季节出现,喜欢什么样的天气,在一天中的哪个时段特别活跃,应该怎么样去寻找乃至“诱惑”它们。探索与发现众多昆虫生生不息的规律与奥秘,也正是昆虫观察的乐趣所在。

  天南地北

  你所在的地方,七月是能把人热得直喘气,还是相当凉爽好过?一月是连鼻涕都能冻上,还是照样花红柳绿?一个地区天气的长期综合性平均就是当地的气候,我国的气候类型基本是按照地理纬度划分的,从北到南的总体气候不断变暖,昆虫观察季也相应延长。四月的白山黑水之间可能还在下雪,广东的虫友却已经开工一个多月了,海南的虫友更是全年无休。因此,本地气候情况是我们制订出行攻略的基线。

  不同地区的气候类型不同,生活其中的昆虫种类自然也大不同。昆虫分布与气候类型的关系大致有三种情况,首先是广布种类,例如红蜻这样的小坚强,快快乐乐地几乎红遍全国;其次是大致按南北分布的种类,例如金裳凤蝶喜欢热情的南方,丝带凤蝶喜欢冷峻的北方,只有在中部地区才能同时看到它们;那些比较傲娇的种类,分布区域在气候和地理条件的共同影响下相当狭小,想和它们来个亲密接触可是很拼人品的。如果想把天南地北的昆虫尽收眼底,那就做一只快乐的观虫“候鸟”吧。

天时篇2-红蜻

红蜻(摄影:秦彧)

天时篇3-金裳凤蝶-网络图

金裳凤蝶(图片来源于网络)

天时篇4-丝带凤蝶

丝带凤蝶(摄影:秦彧)

  具体到我们打算扫荡的某个观察点,到底有些什么昆虫在等着我们呢?未来的昆虫达人只能从研究昆虫物种分布的书籍、论文,以及本地前辈的观察记录中尽量寻找线索。不过,尽信书不如无书,老法师也照样能把你带进沟里。只有善于发现线索、勤做功课加上不断实践,我们才能对目标区域的昆虫物种分布情况心中有数。

  全球气候变暖的趋势正深刻地影响着整个生态系统的演化,也间接决定了不同昆虫物种的兴衰更替。广州的蝴蝶大神陈锡昌老师经过长年观察发现,近几十年来,蝴蝶物种的分布区域在不断北移,广州的野外出现了数十种南方来的陌生蝴蝶,同时也有原产蝴蝶渐渐消失了。通过长期不懈的细心观察,或许我们也能揭示类似的微妙规律,为全球气候变化研究贡献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天时篇5-从南方来到广州的灵奇尖粉蝶-网络图

从南方来到广州的灵奇尖粉蝶(图片来源于网络)

天时篇6-离开广州北迁的艳妇斑粉蝶-网络图

离开广州北迁的艳妇斑粉蝶(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个地区的总体气候是基本稳定的,不过每年的具体情况却各不相同。春天来得早还是迟,未来一段时间多雨还是干旱,都会影响昆虫的出现情况,根据气候趋势及时调整昆虫观察的行程才是王道。2015年安徽地区的早春气温较低而且天气多变,笔者四月底的安徽金寨之行因此收获异常惨淡,也算是一个前车之鉴了。

  四季轮回

  某种昆虫在一年中的什么季节出现与消失,很大程度上是由它们的生命周期决定的。不同种类昆虫的寿命差异极大,果蝇在十几天内就能走完生命旅程,而美洲的十七年蝉却要潜行地下十几年。每种昆虫的发育周期都是一段独特的生命密码,众多前辈通过细致的研究破译了无数段纷繁复杂的密码,他们总结出的昆虫化性、发生期和世代重叠等规律,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选择昆虫考察时段。

  昆虫的化性是指一个生长季节中昆虫可以发育完成的世代。一年一代为一化性,一年二代为二化性,一年三代或更多代统称多化性。需要一年甚至多年才能完成一个生命周期的昆虫,自然都是一化性甚至一化都没得,通常一年甚至N年只出现一次,错过了观察的时机就只能痴痴等待。

天时篇7-合肥地区一化性的迷尔蜻

合肥地区一化性的迷尔蜻(摄影:秦彧)

  顾名思义,昆虫的发生期就是一年中昆虫成虫出现的时期。一化性昆虫的发生期通常只有一次,以“朝生暮死“的蜉蝣为例,它们要在水中生活数年,成虫期却只有短短的一天至数天。为了保证雌雄蜉蝣不至于失之交臂,它们一般选择集中羽化,无数蜉蝣成虫会在水面上空举行狂乱的集体婚礼。想要围观蜉蝣家族一年一度的生命奇观,必须以最高优先级安排行程。

天时篇8-发生期很短的蜉蝣-网络图

发生期很短的蜉蝣(图片来源于网络)

  除了蚜虫这类近似克隆繁殖的小强级物种外,大部分多化性昆虫在特定地区的每年世代数基本固定,每一代的发生期也基本固定,不过并不见得是简单的重复。笔者偏爱的美眼蛱蝶每年不止一波,但夏型美眼和秋型美眼的翅膀反面斑纹明显不同。想要把两种类型都看周全,只有在每一段发生期都去追寻它们。还有一些多化性昆虫存在世代重叠,也就是几代同堂的现象。草蛉妈妈的产卵周期长达一个月,在高温季节足以完成草蛉的一个发育周期,因此在野外可能同时看到草蛉的卵、幼虫、蛹和成虫。世代重叠的昆虫相对“体贴”,观察它们的合适时节达几个月之久。

天时篇9-夏季型美眼蛱蝶

夏季型美眼蛱蝶(摄影:秦彧)

天时篇10-秋季型美眼蛱蝶

秋季型美眼蛱蝶(摄影:秦彧)

天时篇11-草蛉通常是世代重叠的

草蛉通常是世代重叠的(摄影:秦彧)

  不同昆虫的发生期千差万别,每个昆虫季开始之前,未来的昆虫达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偏好,结合目标昆虫的发生期早做打算。笔者有一块粗略的蜻蜓观察攻略“板砖”,希望能引出诸位达人美玉般的完美规划。

  笔者所在的安徽合肥地区,蜻蜓季通常从三月中下旬开始。早春的蜻蜓物种并不丰富,但其中不少是一年一代的,而且发生期通常都比较短。因此,笔者的春季攻略目标很明确,出行时段完全按照心仪物种的发生期安排。比如三月底开找野居荆尾春蜓、奇异赭丝蟌,四月中旬去追长腹春蜓、低斑蜻,等等。

天时篇12-早春的野居棘尾春蜓

早春的野居棘尾春蜓(摄影:秦彧)

天时篇13-早春的低斑蜻

早春的低斑蜻(摄影:秦彧)

  合肥地区三分之二以上的蜻蜓物种都在高温的夏季发生,笔者喜爱的春蜓科种类尤其如此。这些蜻蜓的发生期比较长,大部分种类在两三个月内都能看到。笔者大致是按照六月上旬、七月上旬这样的规律定期出行,比起春季来相对从容。

天时篇14-夏季的霸王叶春蜓

夏季的霸王叶春蜓(摄影:秦彧)

  秋季的蜻蜓种类相对夏季少了许多,主要的观察对象是形形色色的赤蜻。蜻蜓中有一些迁徙性种类,只在秋季的特定时段容易见到,这也是秋季的重要看点。想要邂逅这些行色匆匆的过客,只有在可能的迁徙时节加大出行观察的密度。冬季是笔者的休整季节,除了安心整理几个月的观察笔记和生态照片,只是偶尔用抄网捕捉水中的蜻蜓稚虫进行观察与拍摄。

天时篇15-深秋的李氏赤蜻

深秋的李氏赤蜻(摄影:秦彧)

天时篇16-碧伟蜓稚虫

碧伟蜓稚虫(摄影:秦彧)

  想与心仪的昆虫邂逅,不仅要关注它们的分布区域、发生季节,虫虫们对阴晴风雨、夜与昼的偏好,也都是未来的昆虫达人需要牢记在心的。这些精彩内容,《成为法布尔:天时篇(下)》中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