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灵机一动》:我也要变聪明点儿

作者:许秀华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4-28

我就属于很多年在智力上都自我感觉超级好的那类人,直到有一天我认识了马丁•伽德纳这个家伙,看了《啊哈,灵机一动》。

  在没有见到比自己更聪明的人之前,每个人都会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从统计学上讲,这是因为样本数据实在太少了,只有一个人来参评聪明人。从心理学上讲,叫做自我认知有偏差,是自恋。小学语文老师则会告诉我们,这叫做井底之蛙、夜郎自大、唯我独尊……好多成语,随便你说。

  我就属于很多年在智力上都自我感觉超级好的那类人,直到有一天我认识了马丁•伽德纳(Martin Gardner)这个家伙,看了《啊哈,灵机一动》

马丁·加德纳(1914年10月21日-2010年5月22日),美国名声显赫的业余数学大师、魔术师、科普作家

马丁·伽德纳(1914年10月21日-2010年5月22日),美国著名的数学大师、魔术师、科普作家

  一本书里,通篇都是有趣的智力问题,并不稀奇。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在网上搜集这些问题,把它们攒在一起。可是要是把这些问题,都能完美无缺地解答出来,可就太不简单了。而如果把每个完美的解答,都写得生动有趣,让每个读到的人,都能透彻地理解,那可就太太太不简单了,只能说高山仰止,无比钦佩。伽德纳这个家伙,就在《啊哈,灵机一动》中秀了一把人类智商的延展性,让我无意中看到了自己智商的上限。不过,这都是过去时了,现在看了《啊哈,灵机一动》后,我变得比以前聪明多了。

封面

  考试开始了。题目如下:

  在热带丛林中爆发了一种传染病,在爆发初期,不能确定谁被感染。这里有一家医院,医院里有3名保健医生,必须要对当地的酋长进行一次手术治疗,3位医生必须每人都对酋长进行一次手术操作。因此,手术中,医生必须人手一副橡皮手套。若酋长已被感染,手套外侧就会被污染。而如果医生中有人感染,手套内侧就会被污染。

  按临床操作规范,手套应该3位医生人手一副。但很不幸,手套被黑猩猩(假设它出现了吧)偷走了一副,只剩下蓝色和白色的两副了。第三个做手术的人,将毫无防护地暴露于感染风险下。

  这可怎么办?

  史密斯说,我先把两副手套都戴上,白的在里面,蓝的在外面,万一感染,每个手套都只有一面污染。两副手套的另一面都是无菌的。鲁宾逊说,老史,你真聪明。这样,我和琼斯都有一面干净的手套可以戴。我们不会被酋长传染,也不会互相传染。

  护士科琳说:你们这个做法的前提是,手术之前自己并未被感染。可是万一你们中已有人感染,酋长可以就遭殃了。这个办法我反对,医生首先要为病人着想。

  3个医生面面相觑。科琳说:我有一个好办法,保证你们和酋长都不会被传染。科琳会怎么做呢?

  我想了好久好久,看了《啊哈,灵机一动》后,恍然大悟,始料未及。

  一个貌似复杂的问题,有时解决的办法可能出乎意料地简单。这种瞬间闪光的妙想,心理学家称之为“啊哈反应”(Aha!reaction),就是大家常说的灵感。灵感是创造性思维的基石。

  上课外班,做大量习题,这可不是产生灵感的好办法,通常还会南辕北辙地把灵感扼杀掉。可是人人都盼望自己有灵感,长大后说不准还能靠着一个灵感,发财致富。

  可是怎么才能产生灵感?

  伽德纳说:“灵感与一般意义上的智慧是有很大差别的。经常产生灵感的人,其智力水平大都接近于中等,虽然间或有人智力超常,但灵感与智力之间并无必然联系。一个人的智商可能相当高,但产生灵感的能力却很低;反之,有些人在许多方面的表现并不出色,但这并不排斥他可能妙招迭出。例如爱因斯坦,对经典数学并不很熟练,在中学和大学成绩平平,然而相对论却恰恰在这样的头脑中产生。(《啊哈,灵机一动》,科学出版社,2009年第三版,作者前言,以下如非特别注明,则为同一出处)”伽德纳先生,你确信不是在安慰我们这些智力平平的人吗?

  是思维敏捷的人更容易产生灵感吗?伽德纳说:“一个思维慢的人,对某个问题的着迷程度并不逊色于一个思维快的人,甚至完全有可能在解决问题时想法更奇妙。”伽德纳先生也许在暗示,蜗牛是一种奇妙的动物。

  灵感究竟与什么有关?

  伽德纳先生说,“也许灵感与幽默感有些缘分。一些奇思妙想往往与人愉悦的精神状态有关。能够创造性地解决问题的人似乎是这样一类人:他们喜欢向问题提出挑战,痴迷于此,闲暇游玩的愉悦形成了灵感产生的氛围。”伽德纳先生举例说,“比如你要拧一个螺丝,一定需要一把螺丝刀吗?用一枚硬币行不行?”下一次你的父母逼着你不停地做习题背单词时,似乎你可以引用伽德纳先生的观点。

  伽德纳先生说,“科学史上的每一次伟大革命 几乎都是不囿于常规的直觉飞跃的产物。倘若不是宇宙万物无休止地向我们提出各种困惑,科学何以存在?很多情况下,答案并非要在在不断重复的实验中去寻找。”托马斯•爱迪生先生听了之后可能很不愉快。寻找适合做白炽灯灯丝的材料,就得不停地进行实验,这叫作枚举法,伽德纳你不懂呀?伽德纳先生很镇定地以阿基米德发现浮力定律为例作答,“在很多情况下,答案完全出自于Eureka(偶然)。”

  伽德纳先生,您的《啊哈,灵机一动》会让我们产生灵感吗?

从左到右,四个封面,分别是《啊哈,灵机一动》从1981年至今的四个版本

从左到右,四个封面,是《啊哈,灵机一动》从1981年至今的四个不同版本

  伽德纳先生说,“在本书中我们把精选的问题分成了六类:组合、几何、数字、逻辑、程序以及文字。”伽德纳先生,说来说去,您还是应试教育呀!

  伽德纳先生对此加以坚决地否认,“对每一个问题我们都力争从一个有趣的故事出发,使你在兴致勃勃中解决问题,通过情绪的协调来激发你超常的思维。”要是我们的数学老师也能这样做,该多好?不过改造数学老师的大脑,看似遥遥无期。与其改造老师,不如改造自己。

  在阅读《啊哈,灵机一动》之前,我还是想知道科琳护士是怎么摆布那两双橡胶手套的!拜托,不要让我整天想这个问题。

  好吧,揭晓答案。

  科琳护士说,为了区分,我们要设定一下每副手套的正反面。W1代表白手套的里面,W2代表其外面。B1代表蓝色手套的里面,B2代表其外面。记清楚了吗?

  史密斯第一个做手术,像他提议的那样,白色在里,蓝色在外,戴上两副手套。

  史密斯手术后,W1和B2面可能被污染,而W2和B1面仍然无菌。第二位手术的医生琼斯,只戴蓝色的,让B1接触皮肤。现在蓝色的手套两面都可能被污染。

  第三个手术的鲁宾逊医生将白手套翻面戴上,让W2面接触皮肤。然后再把蓝手套加在白手套外面,B2面朝外。

  由于上述三步只有B2面接触过酋长,因此他不存在被医生们传染的风险。(《啊哈,灵机一动》,科学出版社,2009年第三版,第199页)

  这只是个智力游戏吗?也许在西非埃博拉肆虐或者某个传染病爆发的特殊时刻,医生们要救治一个患有其他疾病的危重病人时,可能就会遭遇到医疗防护用品不到位的情况。而由于传染病刚刚爆发,缺乏有效的检测手段,无法判断病人和医生是否有人已经感染上疫病。

  这个解决方案,你想到了吗?

  为了防止交叉传染,我们都会想到,每个人最好都接触手套无菌的一面。而实际上,如果像餐具一样,专筷专用,每个人都只接触手套的特定一面,也是可以避免交叉污染的。而这恰恰是常被我们忽视的思维误区。

  所以,灵感是什么?瞠目结舌,赧然失笑。

  灵感的游戏总是让我们愉悦。想要更多的灵感吗?读一读《啊哈,灵机一动》吧,这可是用大脑在读书哟。

  至少我用大脑读过之后,感觉自己变聪明点了,奇思妙想让我很快乐。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