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魔镜》穿越到物理世界

作者:张祎星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4-10

粒子物理方面的科普少之又少,《时间简史》太过于简单,甚至简单到和一本物理名词手册没有多大区别。万幸,我们有了《魔镜》。

  《魔镜:杨振宁,原子弹与诺贝尔奖》这本书是《日出:量子力学与相对论》的姐妹篇。《日出:量子力学与相对论》在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后,一直在不断重印。而这次张轩中老师写的《魔镜:杨振宁,原子弹与诺贝尔奖》在科学出版社出版,我作为序文作者,读了以后觉得这本书比《日出》更通俗,也更像是一部文学作品。第一次读张轩中的文字大约是在高中时,当时窝在宿舍里狂读,总觉得他的思维跳跃不定,在文学的处理上也接近于郁达夫。

魔镜书模

  作为中国科普小说的开山之作《日出》,已经可以看到张轩中的思想核心了,即“每个人都有他的阴与阳”。在《日出》一书中,从海森堡想到玻尔去滑雪摔断腿,到薛定谔模仿学长的物理公式,这些都可以看出人性与人生是很复杂的。

  相信很多看过《日出》的人,都会觉得结构松散,故事情节前后联系性也不强。看完之后,读者肯定会琢磨一阵子:作者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其实,大家大可不必那么纠结,《日出》是一种意识流类型的科普小说,故事情节若有若无,对它来说是无关紧要的。如果你不了解意识流,不了解整个物理学的大革命,你真的是很难看懂。

  但是,这次的《魔镜》却又有所不同,《魔镜》的主要部分是在量子力学这一块,主要介绍了物理的发展和一些想法的出现,不过着重点却放到了某些侧面上,这个侧面就是粒子物理。尤其是介绍了宇称(就是空间对称的意思)这个物理上的守恒量,在原子物理以及原子核物理中的出现。

  关于粒子物理有一些不错的教科书,比如,格里菲斯的Introduction to Elementary Particles以及Halzen & Martin的 Quarks and Leptons。可惜的是,这两部都是教材,对读者的数学和物理知识的要求也比较高,很难起到科普的作用。粒子物理方面的科普少之又少,《时间简史》太过于简单,甚至简单到和一本物理名词手册没有多大区别。

  万幸,我们有了《魔镜》。

魔镜:微观世界的对称与不对称

魔镜:微观世界的对称与不对称

  这一次,张老师的《魔镜》所用的是一种全新的写法,它将中外历史进行对比,挖掘出交集与不同之处。在这种写法的背后,可以看出张老师深厚的历史素养和文化底蕴。

  同时,《魔镜》里面还藏有丰富的物理大餐。在很多小章节里,都讲了很多物理知识。比如书中前言部分提到的杨图和“马中骐钩形杨图填写方式”,它们与文字的结合浑然天成,读起来自然易懂,相信对于很多初中生和高中生来说,都是很好的启迪。而且,我相信,如果读者真正读懂了前言部分,一定会震惊于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如此美妙的数学物理结构。

  而在书的第一章,就讲解了量子物理中重要的“赛曼效应”,而且张老师还自己编写了相关的计算软件,可见其下了不少功夫。因此,我相信,这本书对于那些已经工作却仍然对物理抱有浓厚兴趣的IT人士也有很强的启发性。

  在这本书里面,我们还能看到一些群论的内容——主要是对称性,有了对称性就自然地会引入群论,相信也能对大家有所启发。

  对于我这种在物理道路上行走的人来说,这本书也是很好的读物。首先,这本书至少能帮助我们好好地梳理一遍物理史,找出其中的思想精髓。张老师的科普比起其他的科普多了许多想象的东西。他在不失去科学准确性的前提下,对历史进行了加工重塑,增加了趣味性和可读性,并且也给历史抹上了一笔浓浓的色彩。而《魔镜》在对物理的处理方面,也显得成熟老到,令人折服。

  作为中国科普小说新潮流派的旗手,作者现在正在走的道路还没有人关注。但我相信,他以后可能会成为科普小说界的刘慈欣。

  愿张老师能写出更多好作品来,如果能写出类似于Kline的《古今数学思想》的物理版本,热爱物理的读者们就更有福了!

 (作者单位:新加坡国立大学量子技术中心)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