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京涛:科幻圈的唐·吉诃德

作者:偏谏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3-17

科幻群绝对是奇人频繁出没的地方——超级技术宅、各类科幻杂志的编辑、小有名气的科幻作家、相约十年后各拿出一份科幻大作进行PK的学生……

  看看老婆跑没跑,看看孩子丢没丢

  “一觉起来,看看老婆跑没跑,看看孩子丢没丢。”这是地雷常用来冒泡的一句玩笑话,但这多多少少能反映出他心中从不道出的某些东西。在身边人的眼中,李京涛是个堂·吉诃德式的人物,而他失败的次数也堪比堂·吉诃德——小说网因为版权纠纷被迫关闭;因意见不合,主管网站的伙伴解散了网站和小说组;因编辑错解了他的意思,四处发帖争取来的宝贵机会作废……

堂吉诃德

李京涛的失败比堂·吉诃德更多

  但尽管这样,最让他痛心的经历却不在网上,“好多次,我去书摊上问小贩有没有科幻读物,小贩(指着玄幻、奇幻小说)说,这都是。”他如是说。

  从言谈上看,地雷绝对是个自卑的人——他常用“村货(一种对农村同胞的蔑称)”来形容自己,他身高一米七五却常说自己是“穷矮挫”,他常说自己创立的《科幻文汇》是所有类似杂志里的“丑矮搓”……

  从行动上看,地雷的形象便大相径庭。虽然常常遭遇滑铁卢,但他还是总能获得新的灵感,这些灵感常灼得他睡不着觉,以至于半夜爬起来写计划,计划实施后继续走麦城。就这样,光阴流转,轮回反复,他身边的伙伴越来越多,计划也越来越有可行性。

  大玩家李京涛

  ……创建一个团结全体幻迷组织的想法也随之萌生。科幻迷作为一个分散的团体,某些幻迷倍受孤独,当所持科幻书籍被人借走翻阅后表示看不明白时,其中的失落无人可知。但这又是一个崇尚科技的时代,幻迷群体又是无比巨大的 。我们要建立一个非政治、非牟利的团结组织,来宣示我们的信仰,为热爱的科幻、科学事业做能做的事……

  ……这样的参与具有随时性,即在不耽误自己正常日常工作的情况下可随时参与进来。多群联合代表其制作群体为所有普通幻迷,不属于任何组织或各人,每位幻迷都是杂志的主人,让《科幻文汇》成为一本可由任何普通幻迷参与制作且属于幻迷自己的电子杂志……

  李京涛就这样蒙在被子里用手机打出一篇篇计划、感想和呼吁,在各个幻谜可能出现的地方发出邀请,一遍遍地述说着科幻对民族和国家的重要性,创建科幻群组进行讨论……这样的行动已持续了大约四年,灌水刷帖的方法看起来相当笨且惹人讨厌但却也有效,计划一次次失败,朋友却一天天多起来。他总是将自己的行为归结为叛逆,总是说自己是在玩,“好玩者,其行为无关于梦想,不在于声名,不看重一本万利。”他如是说。

  有人问他玩这些后不后悔,他一口说道,当然后悔,然后哈哈哈地笑几声。

  初期,地雷的想法相当理想化,他曾试图组织写作会议交流写作心得、灵感,讨论群组起的名称相当响亮,叫“中国科幻写作会议室”,乍一看还以为是政府兴办的组织。但很少有成熟的作家有空参与,不成熟的作家则很少有心得体会。小伙伴们开始还谈得有模有样,但由于多是学生党,连参与会议的时间都很难保证,此行动最终还是失败了。

  由于圈子小,多数科幻小团体存在着相当重的门户之见,有点像城邦割据,但无奈大家都很弱,谁也没能力吃掉谁,最多互相挖个墙脚,于是门户之见更深了。对此,地雷用多年积攒的人脉成功地创立了“中国科幻人脉群”,各个小团体可以在上面共享信息、相互交流、组织聚会,气氛缓和了不少……“为他人作了嫁衣啊。”地雷如此评价这次成功,但拒绝深谈其就里。

  曾有朋友劝他安安分分写作品,写出点名堂赚取到一定的名气后再进行号召,但地雷却说“没有好平台再好的作品也白瞎。”终于,在联合了许多朋友后,2013年《科幻文汇》诞生了,目前已出了十三期,这是一刊公益性的电子杂志,合法的科幻科普稿件一律刊发,目的是让更多的人敢于动笔写科幻。当然,由于其非盈利性,《科幻文汇》是没有稿酬的。

  科幻群绝对是奇人频繁出没的地方——超级技术宅、各类科幻杂志的编辑、小有名气的科幻作家、相约十年后各拿出一份科幻大作进行PK的学生……

  目前地雷也有了自己的小团队,里面有喊着跟定了他的死忠,有租服务器建网站写代码样样通的16岁天才,有计算机动画专业的大学生甚至巴基斯坦国际友人……常有人到团队挖墙脚,但他却不予排斥,他甚至鼓励团队成员努力发展自身,到更加有实力的团队里去。有人说《科幻文汇》如何如何烂,他只是将杂志的概况向对方解释了一番,然后盛情邀请其对文章进行评论并将评论进行刊发。

  他是科幻圈的堂吉诃德,但他永远都不会把《科幻文汇》烧掉,因为……它们都存在云盘里。

  这次的计划似乎也不怎么靠谱,但比起之前的那些行动似乎真玩出了些名堂,有那么点深意。

  祝他成功吧。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