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科学》:科学与孩子们最自然的亲和

作者:许秀华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4-12-10

科学可怕吗?那得看讲科学的是谁。如果由你的老师来讲科学,那一定非常可怕。

  科学可怕吗?那得看讲科学的是谁。如果由你的老师来讲科学,那一定非常可怕。英国少儿科普系列丛书《可怕的科学》(Horrible Science)就是这么告诉孩子们的。这太不尊师重教了!可是这类挑战权威的姿态,一下子就拉近了孩子们和科学的心理距离。科学精神里最重要的一个要素不就是质疑吗?

可怕的科学封面

这一整套《可怕的科学》站在一起,看起来确实有些可怕呢

 

  既然老师们一讲起科学就变得面目可憎,那么谁来讲科学呢?科普作家推荐的第一人选当然只能是科普作家。

  这套书的主要文字作者尼克·阿诺德(Nick Arnold)在2004年接受《中华读书报》采访时说:“horrible的词义除了‘可怕’,还有‘可笑’、‘幽默’的意思。小孩子会喜欢很可笑的事,也喜欢害怕。”然而翻译成中文的时候,无法找到对应的词汇,就只剩下可怕一个意思了。即使只剩下了可怕,仍然架不住孩子们的喜欢。

这套书的主要文字作者尼克•阿诺德2

看得出作者尼克•阿诺德在生活中也颇具喜感

 

  在我这类挑剔的科普同行看来,《可怕的科学》各本书的内容却似乎有些“碎片化”。虽然每本书都是从头到尾地回顾历史,展望未来,可是似乎却少了一些知识环节,不像教科书那么系统,面面俱到。可是要真的像教科书那样事无巨细,这套书的悦读感还会这么强烈吗?

  这正是科普作家们的普遍困惑:科普内容,讲多少,怎么讲,如何才是忠实于科学?《可怕的科学》也许提供了一套解决方案。这套书,就像一座骨架基本完毕,但尚未竣工,也似乎永远也不必竣工的宏伟大厦。作为读者,你感受得到图纸上的壮美,但是要建设好它,必须启动你自己的思维,自己去出把力。

  好的科普书,不就是应该承担着这样的启迪?让一个孩子,通过喜欢一朵花,爱上一片草原。牵着他们的小手,让他们满心欢喜地踏入科学之门。通过一本喜爱的科学书,爱上科学,继而主动去观察、思考,尽自己的所能去搜集阅读更多的相关文章书籍,即使最后不从事科学职业,也会让科学精神指导自己的人生。这样的启迪,不是胜过强硬的知识灌输?掰开鸭子的嘴,喂再多的食物,这些食物最终大多只会变成鸭子身上的脂肪,很少会变成强筋壮骨的蛋白质。而高脂肪的结果,又会让鸭子患上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最终成为一只不健康的鸭子。

  科普是一门独立的职业,是一门独立的学科。它不是科学家或者文学家,兴之所至,信手拈来就可以轻松跨界过来的职业,更不是政府部门通过项目委派,指定某个工作人员就可以做得到,做得好的。它需要科普作家科学和文学双修,同时具备很高的科学素养和文学素养,这是做这一行的硬条件。写科学论文的文章架构,写科学论文的语言,肯定不能带到科普文章里来。科普作家只需摘取科学这棵大树上最诱人的果实,未必要摘取最适合做接下来的育种研究的果实。

  在科学和科普的关系中,直接从事科学研究的科学家,就像农民,种出水稻,小麦,萝卜,白菜,而科普作家却像受过专门的职业训练的大厨,把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米面蔬菜,做成一盘盘精致的点心,一道道精美的菜肴。

  大厨饭菜飘香的原因在于什么?除了精挑细选的原材料外,刀工、火候,调味料,一样不能少。除此之外,还必须或是自己摸索,或是拜师学艺,总是要进行一定的经验积累。菜炒多了,经验和教训都积累到一定程度了,炒出来的菜自然就好吃。当然了,在农民中,有些人也很有烹调天赋,无师自通地把农家菜做得有滋有味。

  《可怕的科学》的主要文字作者尼克·阿诺德(Nick Arnold)、主要插图作者托尼·德·索雷斯(Tony De Saulles)都不是专职的科学家,他们不直接种粮种菜,可是他们会做菜做饭,红案白案,系上围裙,厨房里一通忙乎,满满一桌菜,就让你吃了还想吃,不仅想吃,还想自己尝试去做出来。这就是了不起的科普大家。

这套书的主要文字作者尼克•阿诺德

尼克•阿诺德正声情并茂讲解《可怕的科学》

 

  总有妈妈抱怨,做了一桌子有营养的饭菜,孩子却不爱吃。这不就是烹调手艺不配合吗?总有科学家抱怨,对公众科普如何之难;总有科普作家抱怨,自己的作品卖不动,这些不都是烹调手艺的问题吗?烹调手艺不好怎么办?要么豁出去百八十斤的蔬菜鱼肉蛋奶苦练,要么虚心拜师学艺。除此别无他法。

  科普烹调手艺哪家强?真不能山东淄博找蓝翔,那找哪里呢?好的科普烹调手艺,就在科普佳作里。读他人的作品提高自己,似乎是做一个科学大厨的必要途径吧。抽空读读《可怕的科学》怎么样?别看这是给小学生看的科普书,可真要你写出这么一本来,其实很不容易。

版权信息